老爷子常说,过了70岁,活一天赚一天

要我说,现在这句话可以改成:过了40岁,活一天赚一天,=.=

3号去江湾打球之前去接了萨总,打完球再把他送回家。期间他开了下我的车,说我的位子离方向盘太近了……于是在他的指点下,3年多来,我第一次把座位又往后挪了一档(屌丝车座椅调节不是电子的),然后调低了方向盘,让脚更舒展一点,手也更垂一点,整个人也就更放松一点。

4号再次独自去“春天国际影城”看口碑爆棚的《哪吒之魔童降世》。看之前顺便被Cissy和哥哥科普了一下“点映”这个新鲜事物…… 应该说还是不错的,但也没有太过惊艳,毕竟期望比较高吧,可以有4星半,但出于鼓励国产动画的目的,豆瓣上我还是给了5星。作为一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看完这片我得说,这个世界其实并没多少人有资格说“我命由我不由天”这种话。大多数人不认命,只是因为他们还不知道什么叫命。

7号再去加油的时候,公司斜对面的“中石化”终于重新开张了。开进去一看,哎哟喂,高科技了哟,加油枪居然改成吊挂式的了。墙上有按钮,靠按上下键控制加油枪的升降。而且改装后也可以用微信支付了,终于与时俱进了。只是有人看到我拍的照片之后,居然跟我说,加油站不要用手机拍照。我只知道加油站不能打手机啊,什么时候加油站连拍照都不能拍了?那以后进加油站还不得关机?问了万能的票圈,有人说,严格来说是要看手机的防爆等级的,而民用手机都有风险。总之我觉得不能拍照是有点夸张了。

超强台风“利奇马”还没来之前,整个舆佳节又重阳论就铺天盖地的宣传它,以至于我决定周末不出去打球了就安心在家躲台风。结果9号周五的时候就听到狗血剧情,为了安抚自己郁闷的情绪,下午去公司对面的“绝味鸭脖”买了一单,准备周末在家边吃边怒刷韩剧《春夜》生闷气!

结果呢,“利奇马”也是个耍流氓的超台,台风中心没到的时候,雨也是一阵阵的,这就是所谓的“螺旋式雨带”?风倒是比较大,但吹不到的话又会比较闷热。然后预报说台风中心周五晚上抵达上海,结果等了一整个晚上一点动静也没有,只是在周六白天稍微发了一下飚,但时间也不长。看下当时的视频感受下,不过咱家是底楼,那股狂风暴雨的劲儿跟住在楼上的人的感受比起来,还是差点。

然后到了11号周日,就,台风过境、蓝天白云了。那几天,我突然爱上了“延迟摄影”(第一次用是上两个月去丽水拍云海)。台风季风大,云走的也快,特别适合拍延迟摄影。

然而,在周日下午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发烧了……还咳嗽。咳嗽其实前几天就有,但一开始很零星,所以我也没留意,结果到了周日,就已经有点咳起来了。我以前也说过,最近几年感冒必带以前从没有过的咳嗽,但没想到的是,这次竟然发烧了。一量之下要38.5度,周日那天晚上吃好饭,7点多我倒头就睡在了床上,一觉睡到周一早上。然而周一早上睁开眼睛量了热度还是有,于是决定请假在家继续睡。一直昏睡到下午4点多大概,总算退烧了。于是周二早上就正常去上班了。好死不死周二早上接了个活儿要给30几个销售一一打电话确认些事情,结果刚打到7、8个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嗓子不行了。中午用随身带的体温计一量,又有热度了……总算熬到下班,晚上回家还是有热度,于是决定周三继续在家休息。接着周三上午起来之后热度不退,还有7、8分,想来想去还是去看个病吧,要是搞成肺炎就麻烦了(前几天中国好亲戚刚肺炎过……)。

于是14号周三下午就和母上一起打车去了“市六医院”。跟“预检台”的护佳节又重阳士说我感冒,发烧,咳嗽。她问:“发烧到38.5度了吗?”我说:“曾经到过,但现在没有。”她说:“哦,是问现在,如果现在到38.5度,就要去‘发热门诊’,没到的话,就去‘呼吸内科’。”于是去挂了一个“呼吸内科”的号,到了楼上一看,什么“消化内科”、“普内科”、“呼吸内科”、“神经内科”等等,都在一起。倒也没排很久,10分钟吧,就叫到我了。进去之后是一个姓顾的男医生,说了我的症状之后,他问我是不是上班要讲很多话,我说是的…… 然后他用听诊器听了一下我的胸腔,又说:“那去验个血、拍个胸片吧,就怕是肺炎,如果不是就简单了。”因为前面他听了我胸腔之后也没说有问题,所以我并没想太多,就准备接着去检查。

好久不去医院,各种流程都不懂,观念还停留在什么都要人工付费的阶段(这次去发现挂号什么的虽然是人工,但现金支付的部分可以支付宝了,也算方便许多)。其实医院里已经有了很多自助设备,可以做很多事情,会快很多,我一开始也不懂,就还是人肉去排队。这方面我觉得现在自己真心像老年人一样,很多东西都快跟不上了(包括现在很多餐厅微信自助点餐也是)。付完费,先去抽血。取号之后,基本秒轮到我,被扎扎实实抽掉一小罐血之后,用棉花按住针眼,稍微坐了会儿,然后又去了拍片的楼层。也是先取号,然后秒轮到我,速度进去拍好出来,坐等。验血说要等1小时,胸片要等半小时。想着反正要等报告,不如趁这个间隙,去挂个“泌尿内科”吧。

看完“泌尿内科”差不多已经过了半小时,个么就去自助机上刷卡取报告(一开始还刷不来,又问了旁边的志愿者怎么搞……),结果一刷之下说报告还没生成。于是先去尝试拿验血报告,倒是有了,一看么,第一个指标“快速C反应蛋白”有58.98mg/L之多,比正常的0-10超出茫茫多!十分异常!虽然我也看不懂,但应该是有炎症吧…… 接着继续坐等胸片报告,最后又等了十来分钟,终于等来了报告。现在也没有片子的,直接就一张打印的报告,下面的结论写着:右下肺炎症!Orz...

乃么有点傻眼了。拿着报告重新回到顾医生那里,他看了一下报告,然后又从电脑上调出了胸片的X光影像,说:“呐,肺炎啊~”我说:“是右面那一坨吗?“医生说:“那个是心脏!是左面那些……”我插嘴说:“絮状物!”他说:“对对对,你这个描述很精准!”我汗…… 然后我说:“医生你让我拍张照留念。”他说:“我来给你拍。我懂的,这种么,姿态要摆一下,朋友圈发一发,让单位里同事都看一下……”听得我笑死了。顾医生接着说:“我们不能大病看小、也不能小病看大,既然是肺炎就没什么可多说的了,吊针吧。”还说要我吊2周,先开3天,等烧退了还要再吊3天,又主动给我开了一周病假,再开了一些吃的药和咳嗽药水,让我一定要在家好好休息…… 个么我感谢之余就说:“那第三天周五我吊完水再直接来找你哦~”我的意思其实是挂完号之后不排队直接找他,结果他来了一句“可以,周五我在,不过号还是要挂的哦,不能让固定资产流失……”这个“社会人医生”说话还真是一套套的!Orz...

然后就在门外的护佳节又重阳士台先要了“病假单”,再拿着医生开的单子准备去人生第二次打点滴。先付费咯,这次勇于尝新,学习了自助付款,结果付好了之后发现一个问题:只有付费回执,没有 ** !这可不行,我要 ** 去公司报销医疗保险的。再问志愿者,人家说,去一楼取报告的地方换取 ** 。因为打点滴在对面急诊大楼,所以先在一楼药房拿了吃的药,再去排队换 ** 。结果排了5分钟排到之后人家说,现在 ** 不在这里换,“预检台”旁边专门有个人负责换 ** 。好么,队白排…… 然后总算迅速的换到了 ** 。之后就走去对面急诊大楼的输液室。

输液室里永远“人头攒动”,到了就排队办手续。排到我之后人家小护佳节又重阳士一看说;“哎,你这个输液费还没付费啊~”Excuse me??? 我是自助机上直接付的啊(可以扫二维码付款,还挺方便的),我咋知道不包括输液费啊?然后她又指着“输液通知单”说:“呐,上面写着输液费要去人工窗口付费,”接着给了我一张单子说,“你现在再去付一次吧。”你妹啊!为什么要搞的这么复杂啊!只好重新回到门诊大楼一楼的人工窗口付费,再回到急诊大楼输液室。

然而第一、第二天吊下来,每天还是有那么3、5分热度,一直到第三天早上才基本完全退烧。然后第三天照旧去打点滴,打完之后又挂了个门诊,然后去找那位顾医生。到“呼吸内科”的时候好像已经3点多了,结果到了顾医生房间门口一看,大门紧闭,里面灯好像也关了。问了一下对面房间的医生,说顾医生已经下班了!Orz... 个么只好按正常的叫号排队,大概也就2分钟后就叫到了,被分配到隔壁一位也姓顾的女医生那里。跟她把之前的情况说了一下,还说今天退烧了,但咳嗽还是比较厉害,她说:“那就再去验个血吧,看看情况。”这次熟门熟路的去自助付费然后验血,依然是半小时取报告,结果“快速C反应蛋白”还是高达44.92mg/L!回到女顾医生那里给她看,她说:“你怎么都吊了三天指标才下来这么一点,这样不行哎。我建议你现在马上去看个内科急诊,那里的点滴的药会比我们门诊的好一点,我会给你写好治疗意见的。今天先去开个一天,明天你再去挂个急诊,明天我急诊当班,你再来找我。”这…… 哎,虽然折腾,但为了快点好起来(其实我自己也感觉吊了三天并没有显著的好转),也只能按女顾医生说的,再次前往急诊大楼。

17号周六下午再次赶往急诊部挂号,这次想直接挂一个“内科”,结果挂号的说一定要有预检台的单子才可以…… 门诊就是你说挂啥科就挂啥科,没有强制要求提供预检台的单子。这个门诊和急诊的流程又是不一样的,好烦人。去到“内科”的房间,人倒是不太多。里面坐着一个医生,戴着口罩和帽子,只知道是个女的,但一时间也认不出是不是之前门诊的那个女顾医生。后来正好有个大爷从里面出来,我们就问了下这个医生是不是姓顾,他眯着眼睛看了眼病历卡上的签名说:“是的是的。”于是冲进去打招呼,说我们昨天挂了一天的“左氧氟沙星”,她说:“那我今天再给你开两天,两天后你再来挂急症,到时候直接在急症这里验血,看看指标好了没有。我个人建议,就算指标下来了,如果还在标准上限附近,最好再挂两天。”我说:“晓得了。”并表示感谢,然后就熟门熟路的再次去付费拿药。这次我是不会再搞错了,麻溜儿的搞完所有的手续就进了输液室。这次因为开了两天的药,所以有一天的药要带回家。领药的时候问了人家是否需要放冰箱保存,人家说不用的,常温保存即可。

就这样,又吊了两天的“左氧氟沙星”。个人感觉是好一些了,之前甚至还会觉得头晕,特别是晚上睡觉和早上起来,如果动作快一点,会天旋地转的。但是咳嗽还是有的,当然也是比一开始好点。刚开始咳的时候,主要是晚上睡觉咳的厉害让人不能好好休息。之前也问过女顾医生,说我咳嗽还是比较严重,她淡淡的说:“这个没有那么快好的。”但也奇怪,经常是过了12点之后,会好一些,然后就能睡到天亮了。就这方面来说,其实这次咳嗽跟之前几次感冒的咳嗽比起来,还算轻的。之前是咳到喉咙沙哑,腹肌疼痛,而这次并没有这么严重。现在回想起来,自从进入40岁后,每次感冒都咳嗽,会不会之前已经有过“肺炎”只是不太严重没有怎么发烧,吃了感冒药和消炎药就压下去了?所以现在才会突然有了“过了40岁,活一天赚一天”的这种念头。

19号周一下午再次前往急症挂“内科”。今天遇到的是一个男医生,又重新把病历叨叨了一遍。他说:“所以已经挂了5天了是吗?那先去验个血吧,看下情况。”其实我想说的是,我挂了5天6次……咳咳~ 总算急症的验血不用再回门诊,付款之后到了抽血的地方也是先取号,然后秒排到。然后,我本来已经把整个胳膊都伸进去了嘛,还心想,咦,为啥这里不像门诊那样,有一刀草纸垫在肘关节下面?结果,人家根本不是静脉抽血,而是在指尖戳一下,然后挤一下再用很细的管子来吸血!最后抽掉的血虽然很少,但是指标个数并不少。那我想问,平时在门诊抽我那一罐血是干嘛?!等报告倒也是很快,大概就20分钟。拿到手一看,快速C反应蛋白降到了9.78mg/L!果然如女顾医生所料,刚刚卡进10mg/L的标准上限。于是回去拿给医生看,他看了下说:“我建议再吊两天巩固一下吧,然后你也再多休息休息。”于是我说:“那医生你能再给我开张病假单吗?”他说:“开2天吗?”我说:“开一周吧?”他说:“哎哟这不行,我们这里最多只能开3天。”最后就让他开了3天……

最后两天的挂水已经经验相当丰富了,所以也没什么特别可说的了。最后一天去挂水的时候,其实人的精气神已经好多了,咳嗽也好一点了。所以回家时顺便就去中国好亲戚家坐了一会儿。接下去的三天就还是在家休息。反正生病的这段时间虽然没有去上班,但也一直在家开着电脑做事,并没有耽误什么工作。

这几天还是一直在量体温监控,偶尔晚间会有1、2分热度。但24号周六晚上居然量出4分我就有点不淡定了,而且我个人感觉并没有什么问题啊,甚至我觉得母上的额头还比我的要烫一点。结果让母上量,她居然也有热度!此时我就强烈怀疑温度计有问题了啊,结果把家里另外两支备用温度计拿出来一一量过,都是差不多37度吧。最后老爷子说:“不要搞了,我再去隔壁药房买一支新的。”最后事实证明,我真的没热度了,而母上,大概是被我传染了,再加上这几天一直陪我去看病也累到了,她是真的有热度了,咳咳~ 最后就扔掉了两支温度计,保留了两支。想着以后去日本再买个电子温度计吧,方便一点。

在歇了整整2周之后,终于在26号周一的时候,重新回到了办公室。结果我发现,这办公室哀鸿遍野的……周围一圈都在咳嗽啊!而本来已经不怎么咳的我,到了办公室就止不住的要咳。幸好后来戴了个口罩就好了许多,可见这办公室空气得有多差。

结果第一天上班,中午就被拉出去聚餐。地点在合川路上的“嘉良驿园”,那里有个大包房,一桌挤挤可以坐下15、6个人。味道还可以啊,价格也还行吧,就是中午上菜速度稍微慢了点。

28号周三中午又去了莲花路上的“月见葫芦”。味道倒也不错,我比较喜欢“墨鱼肠”和“月见纽约客”这两道菜。“月见纽约客”是用一块烤好的牛肉,裹着一团米饭,然后沾生的蛋液吃。蛋液虽然是生的,但不腥,这很对我这个平时特别爱吃溏黄荷包蛋的人的胃口。

母上生病之后也有去社区医院看过,因为有了我的经历所以我们也很担心她是肺炎。总算验血拍片之后说不是,那么就是普通的支气管炎。但是她一直有低烧,也咳的比较厉害,所以那几天精神也比较差,可能是因为吃了药,还比较嗜睡。结果30号周五我下班回家,刚进门就看见她坐在床沿冲我笑,一看就是精神好了很多。然后她说已经不烧了,人也感觉好了很多,不如晚上大家一起出去吃个饭,她想吃我给她安利很久的对面“漫游城”里的“重庆高老九”。那我当然说好啦,母上一般可不会提这种出去吃饭的要求。于是我先电话了一下问有没有位子,人家说还有,但不能定位,如果我们到的时候没位子了,可以提前帮我拿个号。个么就这样吧,于是三人立马出发。等我们到的时候,距离我打电话大概也就15分钟吧,果然就没位子了…… 然后人家就给了我一个号。然后就等咯,最终等了大概40分钟才等到。等坐下来我点完单的时候,已经7点30分了。总算最终口味得到了两位的认可,虽然有点辣,但点的是鸳鸯锅,他们还能吃吃。然后牛羊肉老爷子很喜欢,牛蛙母上很喜欢,也不枉费我办了会员卡,看来以后可以经常带他们来吃啦,哈哈。

母上也是大病初愈,我让她少忙活,别做饭了。所以31号周六这天晚上,我们继续去“漫游城”吃饭,这天选的是我想了很久的“大鼓米线”。之前看评论说很好吃的,所以一直想来吃吃看。然后三个人选了三个不同口味的米线,分量也不会太多,反正我吃正好。对于胃口大一些的人来说,不够的话可以免费加一碗米线。味道还可以,但也不算惊艳,可能期待太高了。我心里念念不忘的始终是那年那天在“金虹桥”吃的“阿香米线”,那碗“麻辣肥肠米线”真是让人回味无穷。

☁☁☁☁☁☁☁☁☁☁☁☁☁☁☁☁☁☁☁☁☁☁☁☁☁☁☁☁☁☁☁☁☁☁☁☁☁☁☁☁☁☁☁☁☁☁

今年的夏天我觉得不算很热了,高温天也没几个,我感觉都没几天有机会穿短裤,天就不热了。不过因为整个8月一半时间都在生病,不开心;还因为有人离职,可以预见后面又要增加很多工作,也不开心。那么发泄不开心的方法就是,买买买啊!咳咳~ 除了8月26日淘宝新势力周买了一些之外,更多的是买直播。

说到这个直播哦,你们也看我说了一年多了吧。别看小小的韩国东大门服装市场直播,看似简单,其实里面大有文章,一直以来行业内斗都很厉害。其实大部分直播店铺都是和平相处的,大家各卖各的。但就有一家,仗着自己销量大,就到处欺负人,先是暴力加价,后来卖假货(从东大门买新款,然后发往广州做仿冒产品,再卖给消费者,谎称是韩国货,然后价格跟韩国原版的一样),而自从别的良心主播因为加价比较少所以销量上来之后,她家就跟款恶意压价,还雇用黑粉水有暗香盈袖军去其他直播间恶语中伤,甚至还不允许店铺让其他主播入驻,这霸市欺凌的嚣张气焰已经惹恼了几乎所有其他的东大门主播。就在这个8月,两家直播店家居然互掐到在直播时当面吵架的地步,简直快要打起来了。真的是,堪比宫斗大戏,据说那不要脸的主播还最喜欢装哭(她不哭我也很讨厌,因为她主播的风格简直像多动症神经病一样,没有一秒钟是好好站着的,然后头发一直甩啊甩啊,实在是看不下去,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脑残粉还拥护她。而且听她说话的腔调就感觉得出,平时也是相当颐指气使的。),简直可以拿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啦。

最后。

虽然我说过很多次,但我还是想说,这个世界对于想认真写blog的我来说,实在是太不友好了。blogcn最近又是各种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8月中开始首页刷不出我新写的文章(我还想咨询网站,但遍寻不着客服联系方式,好不容易找到个邮箱,但是感觉也是写过去不会有人回复的。),然后这几天偶尔又能刷出来,但也不一定。甚至有时首页完全打不开。还有后台也时常打不开,就算能打开,写了一些之后,也常常更新失败。所以我现在都是更新前先在word保存,生怕更新出错全没了。此外,之前几天FQ又翻的很不顺利,一张600K的图片,我传了一整天都没成功,真的是身心俱疲。

所以整个8月因为blogcn本身的问题、加上生病、再加上又要开新系列又便秘了,所以更新的很少。但是没办法啊,既然我还是要用这种方法来写文章,这些就永远是受制于人的问题。前几天我还在想,如果blogcn真的挂了,我还能去哪里写东西。琢磨了一下也并没有很合适的替代方式。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暂时来看,留在首页上的微博啊,豆瓣啊,还是有效的。万一哪天这里实在更新不出,或者突然挂了,想联系我的还是可以通过这些方式找我。

最后的最后。

MLGB啊,好不容易写完这篇,又说我有MG词汇啊,然后我为了发这篇文章又花了整整一晚上啊……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T_T

Posted in 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三人行必有我师 之 平成最后一个夏天(1)

“玄武三结义”之前出去短途游过两次,因为大家玩下来还挺合拍挺开心的,所以就一直筹划着要一起出国玩一次。这次正好赶上日本新潟的“大地艺术祭”,于是三人一拍即合的准备去看(其实主要是我和Cissy相互give me five,因为哥哥素有“都可以哥哥”的美誉,咳咳~)。然而,之前也提到过,由于某些恶心的原因,本来机票酒店都已经订好了,最终被迫改行程。因为是我的问题造成的,所以我还主动承担了我们仨的机票损失(幸好春秋机票不贵就500元/人,税费原价可退,还有庆幸酒店预订不要钱)。最后总算重新安排了一个三人都有空的时间段,否则如果这个行程黄了,那我的脸色肯定会由白转黄转绿最终转紫的……

2018年8月24日

改过行程之后买的是春秋9C8987的机票,早上8点25分起飞。虽然是顺利买到了票,但价格已经飙到1310元了,加税费370就是1680元了,比原先买的翻了一倍,泄特!这天早上托哥哥的福,他来接我直接去机场。然后在停车场,我们意外的、第一次见到了阿四,哈哈~

早上值机人很多,还好跟着机智的Cissy被分流到了旁边的柜台。箱子10.5公斤,手提居然没称,不知道是为何。值机的时候忘了要左面的位子(依然是为了看富士山啊!),不过值机小姐倒是直接给了入境卡,这点蛮好的。 哥哥由于是电子护照,所以秒过关,我和Cissy则慢慢排队走人工通道。过关之后去往“日上”的路上,居然遇到了十几年不遇的老同学戴总。搞笑的是,他还跟我说,哎,刚才我在前面还碰到了XX(哥哥),我心想反正我们也没加微信,就打哈哈说,啊,真哒,好巧啊,也并没有戳穿真莫道不消魂相,哈哈~ “日上”么依然是人茫茫多,好像也没买啥,时间也挺紧张的。然后登机廊桥转折也很长,从二楼一直走到一楼。现在国内航班飞机起飞后地勤也会跟我们招手挥别了,还挺亲切。

快抵达“茨城机场”的时候,飞机下降颠的有点猛。

下机之后顺利过关。如之前提到的,这次也是预先在网上预定了从“茨城机场”去“东京站”的大巴车票。机场大厅里有明显的指示标志,说巴士在外面的3号车站。大概也就是去上了个厕所的时间吧,结果就错过了第一班车,只能等第二班,索性趁等的时候就去超市买了点饭团,花了355日币,准备在大巴上当午饭。所以建议大家,如果不是特别尿急,一出关就赶紧去坐巴士,第一班是人满就走的,赶不上第一班的话,第二班可就要再等半小时了,有点浪费时间。

我们的第二班最终大概是1点40分出发的,上车时买票,还是500日币每人。好像是出示了预约信,但也没看登机牌啥的。

上次从“东京站”去“茨城机场”因为出发比较早,所以是一路昏睡过去的。这次不太累,于是一路上瞪大眼睛看了好多风景。3点的时候开始进入东京市区,远处就是“天空树”。

虽然“天空树”比“东京塔”高很多,但地理位置稍微有点偏,而且感觉大多数人还是对“东京塔”情节更深。

好可爱的“马自达”小跑车。

又见“隅田川”。

终于在3点30分的时候,再次来到了“东京站”。

4个月前离开这里的时候,可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用到三年多次签了。

屌丝如我,因为预定的酒店离这里大概也就1.5公里,所以决定步行。还因为,就算坐地铁,也就一站,两头还都要走路,时间跟步行是差不多的。虽然距离繁忙的“东京站”也就步行20多分钟的距离,但酒店门口就冷清多了。

我们订的这家酒店叫“东京宝石饭店(Hotel Sardonyx Tokyo)”,第一次的行程订的就是这家,后来改过行程之后它家依然有房,就还是订的它家。

前台态度挺好,入住时刷了当天的房费1506.99人民币。

这个三人间不大,但也不算小了,至少三个箱子还是可以打开的。

窗外。

浴室大小也还算可以了,比一般的稍微大一些。

稍作休息,20分钟后,我们便再次出发,坐地铁去“新桥”。应该是走去了“宝町(Takaracho)”站,坐地铁“浅草线(Asakusa Line)”,2站到的“新桥(Shimbashi)”站,全程20分钟吧,地铁票180日币每人。这条路并不是去“新桥”最快、最便宜的路,但胜在不用转车,其实路大概多走300米,时间上估计也多个2、3分钟,票价每人多10日币。在东京市内有两种地铁,由日本政府及东京都政府合资经营的称为“东京地下铁(Tokyo Metro)”,线路稍多,而由东京都交通局经营的则称为“都营地下铁(Toei Subway)”,线路较少,“浅草线”属于后者。两家地铁通票好像不能通用,所以打算买通票的要研究好自己要去的景点坐的是什么线路。

地铁里有很多明年东京奥运会的宣传海报。

4点50分来到“新桥”站,然后去坐“百合鸥线”(又常译为“百合海鸥线”或者“百合(海)鸥号”,日语写作“ゆりかもめ”,英语“Yurikamome Line”),去“台场”。

“新桥”这里是终点站,在候车月台上买了车票,320日币每人。结果刚一开始,Cissy一个人上了前车居然关门了,我和哥哥没赶上,车就开走了……幸好Wifi在Cissy那里,而哥哥的手机本来就有当地的上网流量,于是马上联络让她在下一站下车等我们,后来的确是在第二站顺利汇合。

其实去“台场”的话,从我们酒店到“新桥”再转“百合鸥线”同样不是最快捷的方式,但是我就是要来坐“百合鸥线”。因为10几年前第一次来日本的时候就坐过一次,当时惊为天人!

所以这次我一上车就抢占了车头,可惜第一排已经被几个老外占据了。然而呢,另一边,几个日本小伙儿也是有点讨厌,人就站在座位外面,他们不坐,但又堵着路导致其他人不能进去坐。幸好车头的玻璃窗极其宽大,第一排的人又是坐着,所以我站在第一排后面视线还是不错的。

百合鸥线”采用电脑控制的无人驾驶方式行走,全线高架化。即便在现在看来,那种列车穿梭在港区林立的大楼里的感觉,依然非常具有科技感(有时车身还会在转弯时轻微倾斜),可想而知当年没见过世面的我看到的时候是有多欣喜了!

前方就是跨越“东京湾(Tokyo Bay)”的“彩虹大桥(Rainbow Bridge)”了。这座1993年落成、全长798米的大桥连接港区“芝浦”及“台场”的吊桥,亦是“台场”的标志。两座支撑大桥的桥塔使用白色设计,在悬索桥面的缆上置有红、白、绿三色灯泡,采用日间收集得来的太阳能作能源,在晚上点缀彩虹大桥。

大桥分上下两层,貌似上层是高速公路。我们所在的下层,在密密麻麻的钢梁当中走的是“百合鸥线”,两边是机动车道,再两边是被称为“彩虹散步道”的人行道。

我这一路哦,欢快的拍了很多视频(谁让老子现在手机128G呢,呃哈哈哈哈~),大家来感受下这无人驾驶的乐趣~

5点15分,来到了“台场海滨公园(Odaiba Marine Park)”站。

整个“台场”shopping mall林立,我们到的这站就在“Decks Tokyo Beach”旁边。其实这站离我们一会儿要去的“teamLab”也不是最近的,但因为都这个点了,想着先在这里附近逛一圈吃个饭,然后再去看展。

眺望远处的“彩虹大桥”。“台场(Odaiba)”亦称“御台场”(Odaiba的“O(お)”就是“御”的意思),位于东京湾的人造陆地上,这里拥有众多商场,公园,以及各种展馆,深受广大青年人的喜爱。据说1853 年,美国人佩里率船队来到日本,当时东京还称江户,由于防卫上的紧急需要,匆忙赶制了海上炮台设置在此御敌,从此这里便称为“台场”。

但这次再来“台场”,我个人感觉,各方面还是有点旧了。反正“Decks”里面完全没有什么可看的,所以小逛了一圈就出来了。下楼的扶梯的扶手倒是很有艺术感,呈波浪形。

又绕着商场的外面匆匆走了一圈(我记得当时风还超大),总共也就15分钟,都没啥店感觉,最后选了这家沿街的叫“旬坊(Shunbo)”的小店。吃的是荞麦面,“そば”我可看懂了。

当时才5点30分,没到饭点吧,所以完全没人。

然后就一人点了一份荞麦面咯。日本人同时吃两份主食的搭配我是不太习惯,比如这种荞麦面配米饭,还有之前的饺子配米饭。

三人点的口味不同,但也大同小异,味道尚可,刷卡了161.86人民币。

吃完也就6点多吧,然后就慢慢步行前往摩天轮,“teamLab”的展览馆就在摩天轮的入口处。

期间会经过“丰田汽车展览馆”。

6点20分,来到位于“调色板城(Palette Town)”的摩天轮跟前。

Posted in 2018·8 | 日本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青鸟日记(8)

2018年12月12日

这天下午就要撤了。这天起的略早,好像也是唯一的一天在酒店吃了早饭,也还好只吃了一天,不好吃……

9点35分出发去此行最后一个景点。天也总算放晴了,万里无云的。

然后就沿着百度地图指示走了酒店旁边的小路上山。

小马路上几乎没人。总算感觉不是很冷了,太阳洒在身上还挺舒服。

一路上好几段台阶,这样的路让我想起了重庆。

右拐走上“福山路”。

这里一边也是很多小洋楼。

这幢是“沈从文故居”。

接着是“洪深故居”。虽然我也不记得“沈从文”是谁了但这个名字至少听说过,而“洪深”貌似就完全没有听说过啊。刚才度娘了一下,貌似是个导演。

大铁门开着,不知道现在干嘛的。

然后走到“红岛路”,这里会路过“中国海洋大学”的5号门。这幢房子的转弯石梯挺有味道。

接着要绕回到“大学路”,路过了“大学路小学”。

经“掖县路”来到“龙江路”。

也是一条窄马路。

最后爬上“信号山支路”。

到底之后,左拐进入这条小路,前面就是“信号山公园”北门。一路慢悠悠的走,花了35分钟。

10点15分在门口买了门票,13元每人,然后就进去了。

“信号山”以前叫“五龙山”,这个是“五龙潭”,都结冰了。

山不高,爬到山顶也就几分钟。看了好几天了,今天终于来到山顶的“旋转观景楼”跟前。是的,它里面是会旋转的。我们的门票是包含上“旋转观景楼”的,所以直接上(公园门票和观景楼门票也可以分开买的)。

爬到顶楼以后,来到窗前。外面地板上这一圈黄色的是会缓慢旋转,各个角度还有一些藤椅供游人休憩。

个么就趁着好天气,来360度无死角的俯瞰青岛市区吧。

远处的“栈桥”。

来张近景。

这么看起来“浙江路天主教堂”也不是很远。

“江苏路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教堂”也在步行可达范围。

等它自传至少一圈吧,拍拍照啥的,然后就下来了,在里面待了大约半小时。

这是“连心天桥”。

在半山腰这里有个“烽火台”,其实就是个观景平台。在这里可以远眺“总督楼”,就是有点背光。这么远看还蛮好看的。

然后就原路返回下山了。差不多11点离开公园,走回到“掖县路”的时候,路过这家“a+课厅”。这里是好像是隔壁“大学路小学”的五年级三班放学点。

旁边是“博源书房”。

因为在学校旁边所以附近很多墙上都有充满童趣的墙画。

连水管也被改造成了墙画的一部分。

这是“中国海洋大学”的“一多楼”,顾名思义,是“闻一多故居”。

等回到酒店的时候,去前台拿了寄存的行李,然后就等专车司机来接。等的时候我记得梳了一下头,艾玛,这几天梳头头发掉的来,头发都打结在一起了,戴帽子也没用,一梳就一蓬蓬的掉。最后提一下,这次青岛之旅除了觉得寒风刺骨之外,马路上还能看到很多公厕。是不是因为老房子比较多,很多都不带厕所啊……

司机如约来接。开到一大半的时候,居然路过了敝司青岛工厂,惊喜了,哈哈~ 但貌似敝司青岛工厂官方地址不是这里啊,可能是分厂。

快1点的时候,到了机场附近。远远的看到有山峦,是不是“崂山”啊?其实这次本来很纠结要不要去“崂山”,最后还是犯懒没去。

到了机场之后跟姐姐在KFC吃了个午饭,然后就告别了。此次青岛之旅也到此结束。

Posted in 2018 | 青岛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青鸟日记(7)

然后前往下一站。

走的是“沂水路”,马路两边依然很多气派的小洋楼,都是德式的。

我又要说了,若非冬天树叶落尽,可能还挺难一睹这些小楼的全貌呢。这幢应该是“海军营部大楼旧址”。

然后在这条马路的大拐弯处,是“德国胶澳总督府旧址”。

“德国胶澳总督府旧址”是一座德式近代建筑。1897年德国攻占青岛后,于1906年建成了这座总督府,共耗资85万马克,是德国在青岛诸建筑物中体积最大、造价最高的一处房屋。该建筑具有19世纪欧洲公共建筑特色,是一座砖石、钢、木混合结构的建筑,呈“凹”字形,屋顶用红筒瓦覆盖。后来,这里成为青岛市政府、政协的办公地点,再后来随着市府新大楼的建成而终止使用。现在这里不允许入内参观,只可以在门口拍照留念。

对面这幢是“路德公寓旧址”

走到“湖北路”左拐往西。路过一家晾腊肉的店。

本想顺道去一下“湖北路”上一家叫“纸有境界”的书店,无奈来回走了几圈都没找到入口……个么作为一个“社恐癌晚期患者”,我又超级不爱张嘴问路的,于是也就这么错过了。

继续往前走到“浙江路”右拐一路北上,就到了“浙江路天主教堂”前的十字路口。远处这幢房子是“青岛书房”,原为德占时期建的“安娜别墅”,据说也是网红打卡处,然而当时攻略并没有做到这块,所以就没去。

对面的这幢感觉像是教堂的副楼。

面积还挺大,呈三角型排列。

然后就走到了教堂正面的广场上。放眼望去,远处有一对新人整在拍照。

艾玛,这身材,还大露背。那一刻我就一个疑问:我就想知道,是怎样深厚的情感,能让这位新娘在如此冰天雪地里穿成这样拍婚纱照……因为,便宜吗……咳咳~

一路走走逛逛,从前一个教堂花了15分走到“浙江路天主教堂”跟前。

这座1930年建成、原名“圣弥厄尔教堂”的天主教堂是青岛市区最大的罗马式建筑,也是中国唯一的祝圣教堂。

由德国设计师毕娄哈依据哥德式和罗马式建筑风格设计而成。整体为砖石双塔建筑,内有四口大钟。

拟建教堂应高百米,适逢二战爆发,德国禁止本土资金外流,该教堂不得不修改图纸,即建成现在规模。塔身高56米,是建国前山东省最高的建筑。

在门口买了10元的门票(全年无休)后就进去了。

教堂内宽敞明亮,大厅高18米。教堂中有一架从德国进口价值不菲的管风琴,只有在主日弥撒时才会奏响。

装饰还是比较简朴的,除了白色就是深棕色,只以金线点缀。

教堂里也几乎没人,只有主与我们同在。

里面参观一圈很快,10分钟。

然后就出来了。

教堂旁边的“肥城路”是一条落差很大的路。

我们沿着“肥城路”走到“中山路”然后左拐往南。

中山路应该算是青岛老城区里最热闹的商业街了吧,我的理解。然而,我想说,我觉得看上去十分萧条,至少冬天是这样。

拐进“湖南路”往东走的时候,发现这里大堵车……本来也就来回两车道吧,路两边的非机动车道已经停满车了,然后有的车甚至就直接停在车道上……硬生生把马路搞成了单车道,很恐怖。好像是附近有学校,这个点都是来接小朋友放学的大概。

后来就右拐上了“广西路”。这幢是“侯爵庭院饭店旧址”,距今也有100多年了,目前是个派出所。

最后在4点的时候,抵达位于“广西路”和“安徽路”路口的“青岛邮电博物馆”。这是一栋红色外墙的欧式建筑,是胶澳德意志帝国邮局旧址,它是青岛现存最早的邮电营业楼。四楼为“塔楼1901厅”(该楼始建于1901年),是青岛市目前唯一开放的百年木质塔楼,展示了120年前的建筑技术。

不过我们要去的是隔壁的“良友书坊”。

推门而入,房间里点缀了暖色系灯光。

房间的格局不太工整,所以利用各个角落布置成了不同风格的区域。

我们到的时候人不多。

我俩找了个靠窗的角落坐了下来。

就点了两杯茶和姐姐坐着聊了会儿天,一共60元。还用新买的读卡器把给姐姐拍的照片导给了她(终于不用再翻拍DSLR的屏幕了,哈哈~)。我记得当时导进我自己手机的时候超慢,为此还挺郁闷,但导进她的手机就非常快。我一度还以为因为是我手机型号老的关系,甚至有那么一秒钟想换手机来着……结果,过了一阵子后的某一天,我灵光一现的升级了IOS,导入也就非常快了……原来是操作系统的关系。

坐到5点30分就撤了。然而我刚才看攻略,发现其实真正的“书坊”在四楼,一楼应该就是咖啡馆而已,又错过了…… 我发现我这几年攻略做的越来越粗了,总是丢三落四,然后抱憾终身,咳咳~

这里还要提一点。临走前去上了一个厕所,推开边门走到后面。发现推开厕所的门进去之后,是一个很大的三角型厕所,里面有三、四个隔间。虽然厕所略有一点异味,但那个房间感觉是很有年代的那种(好像有小块马赛克贴面?),可能原先就是厕所,一直沿用下来的。

然后就是吃晚饭。反正中山路就在旁边嘛,就选了这家“胡同里炭火锅”,10分钟就走到了。

有火锅和海鲜。当时6点都还没到,所以人不多。

我俩点了一份168元的“海鲜大咖套餐”,里面东西还挺多,两个人吃是绰绰有余了。

还配了冰粉和米饭。味道尚可。

吃完差不多7点。吃完这顿最后的晚餐,就坐地铁回酒店了。

Posted in 2018 | 青岛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青鸟日记(6)

这天寒地冻的,出了酒店就赶紧往地铁里钻。然后决定再次去“五四广场站”的“万象城”直接吃午饭。到了“万象城”就直奔5楼的“食悦天美食广场”。在栏杆边可以看到4楼的溜冰场,一个小哥正在忘情的溜着(好像有音乐的?)……

选了这家“王姐烧烤”。本来我是看网上说中山路上有一家“王姐烧烤”蛮有名的,那我以为这家是分店了,结果刚才看点评,发现貌似并不是…… 怪不得味道也很一般。

还点了个“傲翔麻辣香锅”。

麻辣香锅么也没啥花头,味道不好不坏。

另外买了两杯饮料,然后烧烤只是意思意思点了几串,主要是吃麻辣香锅。

这顿一共吃了113元,纯粹填饱肚子而已。在楼上吃完饭,就去同层的星爸爸又坐了会儿(“万象城”有两家星爸爸,前一天吃的是地下一层的),花了61元,然后坐地铁回到“人民会堂站”。

地铁站外的大学路上,右手边的这幢后来我才在地图上发现是“童第周故居”。“童第周”这个名字好熟,是不是以前语文课本里提到过?但是不记得了啊~ >_<

再次路过“大学路”和“鱼山路”的红墙路口,此时来打卡拍照的人就很多了,好多用这个背景拍人物照的,想要拍一张没人的照片还等了好一会儿。

再次走上之前来过的“黄县路”,再次经过“长颈鹿咖啡”。

以及,“骆驼祥子博物馆”。

还是那个“黄县路”与“黄县路”的丁字路口。

然后走上“龙江路”。

再左转走“龙山路”。

马路上非常幽静,右手边是山,左手边很多小别墅。

从地铁站一路走到“青岛德国总督楼旧址博物馆”这里大概20分钟。先在大门口这里买门票,淡季门票(11月1日-次年3月31日,周一闭馆!)13元每人。

再往里面走2分钟就是总督楼啦。我们到的时候,刚好有几部旅游大巴拉着团队来参观,人瞬间就多了起来,只能排队慢慢往里走。

“德国总督楼旧址”始建于1905年,落成于1907年,由德国著名建筑师拉查鲁维茨设计,是一座典型的欧洲古堡式建筑。据说在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德国本土乃至欧洲大陆,这种风格的建筑都已无迹可寻,所以才显得其弥足珍贵。

里面其实是不能拍照的,我偷偷玉枕纱厨拍了几张……这是一楼一角的客厅。

屋子后面有个温室。

从二楼俯瞰大厅。要我说,相对来说,欧洲房屋装饰风格里,我比较不喜欢的就是德式……今年去德国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感觉的。因为用色都很深,有点沉闷的感觉,让我想到了中式的红木家具。

二层的回廊边是一间间小房间,展示着各种东西。各种老物件,老式的收银机和打字机。

屋外还有阳台。

这个“欧洲双耳瓷净水器”让我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还住茂名路的时候,家里也有一个跟这个很像的水壶,专门用来凉白开水的。

钥匙橱。

老式的钥匙,挺有意思。

整栋房子里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个超大的卫生间了。

不但洗脸台、浴缸和马桶一应俱全,空间更是大的可以翩翩起舞啊简直~

15分钟室内一圈就逛完了,我们因为没有导游介绍,所以比较快。从侧门出来的,估计那里以前是供佣人出入的吧。

然后绕着这幢房子走了一圈。

这里被称作“德国建筑艺术在中国的高代表”,说它装饰之豪华、造型之典雅,至今仍雄居我国单体建筑之首列。老实说我觉得也就还好吧。

当然从室外看还是不错的,雄伟中带着豪华,但室内我觉得还是蛮普通的。

这里周围的绿化也很不错,感觉其实已经处于“信号山公园”的界内了。差不多2点40分结束参观,前往下一站。回到“龙山路”继续往前。路边的这幢“欧式建筑”是“历史优秀建筑”,看着就很档次,初为私人宅邸,现在也不知道是干嘛的。

果然再往前走几步就是“信号山公园”的西南门。

山不是很高,打算明天再去。

走走也就10分钟吧,就到了“江苏路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教堂”。门票10元每人,终年无休,而且周日免票。

“江苏路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教堂”原名“福音堂”,是青岛著名的宗教建筑,是典型的德国古堡式建筑。“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教堂”由石头堆砌而成,分为礼堂和钟楼两部分。

钟楼高39.1米,三面装有巨型钟表,据说时间至今仍然分秒不差。

走到里面看看,还是很朴素的。

没有过多的装饰。

我们爬上钟楼看了看。

15分钟参观完毕。

Posted in 2018 | 青岛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