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Seagull 4A

Farewell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人总是在往前进,不管是自己主动的走,还是被推着向前。 伤离别,离别虽然在眼前。说再见,再见不会太遥远。 那么,从此,各自保重,后会有期。

Posted in 冷森,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魔都的隙缝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徐汇滨江

早就是听格总说起过徐汇滨江,说要去那里拍照神马的。趁年底大家还没忙起来,终于抽空去了一下。 那天先在日月光吃了甜品,然后一行人打车沿瑞金南路南下至江边,“徐汇滨江”就在沿岸的“瑞宁路”和“龙腾大道”这里。应该说规划的还挺不错的,但感觉宣传的不是很够,还有好些在建,周围除了出租车没有公共交通,就算出租车也要走到蛮远的地方才能叫到,那天我们一直走到内环。要是有些年纪大的老人家走到一半走不动了就还蛮尴尬的。不过也可能因为宣传不够,所以人不算多,走在空旷的大道上,遥望浦江对岸,感觉还挺不错的。 先是我们下车的瑞宁路,这里有个老的火车站模型。Canon EOS 300里的最后一卷Ektar也用在这里。 旁边有大片的芦苇。 离“卢浦大桥”不远。 对面就是世博的“非洲联合馆”。 浦江上驶过的大船。 这里原是“龙华港老码头”,很多原来的大吊车都保留着。 旁边还有很多大风车。 但是感觉装饰大于实际。   草坪上的雕塑。 旁边有一段废弃的铁路实乃大爱啊!创作圣地有木有! 然后胶卷拍完了就用数码的拍了几张。 夕阳下的芦苇。 夕阳下的美人儿。   走到龙腾大道这里有一个专供滑板、滑轮爱好者玩的地方。 我的4A。 最后上一点换了天塞镜头的4A出的片儿。不过因为对焦系统换过了,所以有点不习惯,出的片效果好像有点失焦,大家随便看看…… 是有多爱铁轨啊。 好多造型可以凹。 百拍不厌。 次色特了…… 龙腾大道这里有高空布道,不过没时间上去走走。

Posted in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魔都的隙缝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Seagull·风和,日丽,采草莓

2月底的时候赶了个时髦去川沙某草莓园采草莓。 也不是很大的地方,应该是农户自己种的。草莓种在大棚里,大概总共有10来个左右。现在早已不是什么买了门票进去随便吃然后要带回家的称份量卖的年代了,既不要门票,也不让当场吃,反正就是你随便摘,摘好称重付钱拿走。25元一斤吧差不多,跟市场上买的价格差不多,只是你自己采下来的,一来好玩,二来保证新鲜。 那个时候是“奶油草莓”品种的旺季,据说这个品种可以一直长到4月份。 大家都是第一次来,自然采的也不亦乐乎。 Photo By Nicole 采姑娘的小草莓,哈哈~ Photo By Life 采完草莓去“虹火庄园”吃农家菜+海鲜,点了不少菜,吃的很到位。 难得来一次川沙,于是在DD的指引下,饭后又去了不远处的“风和日丽咖啡馆”,后来意外得知貌似老板是羊咩咩的大学同学,呵呵。 DD说那里有很多pola,果然,推门而入,就看到窗口的格子里各款pola,虽然有些可能已经不能用了。 经典的彩虹机。 在那里又消磨了1个多小时的美好时光。这也是小格第一次参加女摄团活动。 Photo By Sophie

Posted in 冷森, 魔都的隙缝 | Tagged , | 6 Comments

Seagull·魔都的那一面

一样是魔都,有光鲜亮丽的一面,也有杂草丛生的另一面。 这块地方就位于宇宙的中心的新天地后面,虽然不大,但是非常破败。 本来倒是正宗的石库门,现在只留下这样的门。 Photo By Nicole  我们都在这堆垃圾山上留了影。 Photo By Nicole 即便这么破的房子,还是有人住着。 大家对这痰盂都情有独钟,纷纷喀嚓。 封了都。 Photo By Cherry 后来那天去吃了四季亭。在餐厅旁边的弄堂里停车,这扇门又吸引了我们的注意。 Photo By Sophie Photo By Cherry 第一次没拍过瘾,于是第二次又在包子的指引下,去了董家渡附近的王家码头路。那里的破旧房子果然很有规模也很有味道,但是住户也就更多。我们更是在一处荒凉处遭遇到神经不太正常的一个女人指着我们鼻子骂,说我们打他们房子的主意……有鉴于此女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所以我们也就不跟她一般计较了。在此说明也是给想去采风的朋友提个醒,那里民风彪悍,拍照要看看风向,也尽量不要拍人,以免节外生枝。 Photo By Cherry Photo By Sophie

Posted in 魔都的隙缝 | Tagged | 3 Comments

Seagull·独家记忆 之 最后的重庆

当记忆都像这张照片一般开始模糊褪去,还有什么是可以留在心里,直到永久。

Posted in 2011 | 重庆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