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iPhone 6s

流年不利

本以为肺炎好了之后能消停一段时间,不想,流年不利啊,又崴了脚。 之前说了,8月底的时候肺炎好的差不多了,结果母上又病了,于是有那么几天都没做晚饭。9月1日晚上,我们仨去了对面“漫游城”的“弄堂咪道”随便吃了点。一人点了一份盖浇饭,味道还行,胜在方便。 因为周日晚上没做饭所以周一中午也没饭可带,就去园区里的“金武吉郎”随便吃了点。现在的午饭哦,真是吃不起。我点的好像是猪颈肉饭,味道么还行,但要40多块好像。幸好平时基本都是带饭。 3号晚上吃了个柳州路的“火靠”,味道挺好的,也不是很贵。比较有印象的一道菜是“手撕香猪脸”,也就是猪头肉。肉倒是挺嫩的,就是有点咸——我个人觉得我的口味已经算比较重的了,我都觉得咸,供大家参考,咳咳~ 我说过,之前的台风“利奇马”有点雷声大雨点小。结果6号又来一个台风“玲玲”,虽然声势不如“利奇马”,但要我说这雨一点也不比“利奇马”小啊,而且又是工作日,搞得上班路上堵到死。到了园区门口一看也吓一跳,积水非常严重。 好在持续的时间不太长,到中午的时候已经雨过天晴了,水也退了。吃过午饭出去转了一圈,路遇一只傲娇的……呱? 之前在Ins上关注了“moominofficial”这个账号,后来发现它家出了一款“Little My”的手机壳,很喜欢,虽然要15欧,但还是当即下单了。本来还想着让在瑞典的聪总帮我买,他还说可以送我,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国。后来自己尝试了下发现买起来也挺方便,也可以直运到手,运费也就比到瑞典贵一点点而已(一开始我还以为瑞典免邮费呢——我把北欧4国当成江浙沪包邮了,咳咳~),于是就自己买了。从8月28号下单到9月6号收到货,才10来天,算是蛮快了。要知道我选的可是运费最便宜的Flat Rate(4欧),官网是说要10-20个工作日的。所以说6号那天,我激动的宣布,我是大天朝第一个拥有这个手机壳的!哈哈~ 老爷子的摩托车快嗝屁了,经常发动不了(其实质量还是很不错的,实在是用了好多好多年了,真的用出本了)。7号这天没去打球,应老爷子的要求,带他去看看电动车。毕竟他年纪也大了,我想着一样买就买部好一点的,轻便一点的。说难听点他都多大了还能开几年,等他开不动了我或者母上还能开开。之前听了妈妈桑的推荐,相中了“二轮电动车中的特斯拉——小牛”,于是去了“龙吴路店”打打样。结果到了那边路边停车都满了,只能让爸妈进去看,我就人行道上随便一横然后坐车里忐忑的等他们。结果半小时后他们出来了,老爷子看中的款居然要5位数,便宜点的(也要5千吧)他还嫌续航能力不够强,以及,速度不够快,又或者,载人(母上)动力不足。一样出来逛了,就又带他们去“龙茗路店”看了看。这次停到了路边车位,于是我也进去看了眼。性能啥的就不说了,就颜值来说,还是可以的。 8号送老爷子去一个目前依然居住在宇宙的中心的表伯家里去拿点东西(我又要说了,宇宙的中心现在对我其实没有太大吸引力,但那一条条林荫路哦,真是每每经过都爱不释手,就算堵车我都乐意……)。以前我们两家住的很近,老爷子经常去他家玩,我小时候也常去。这次事先跟他说好我们会开车来,让他到时候跟小区保安打个招呼开一下大门让我们进去停一下车。结果到了他家门口,发现一扇铁门就这么敞开着,也没人管。虽然里面是很窄的一条小弄堂(大概只有3米宽),但里面也停着一部车,门口正好有可以停一部车的地方,心想着大概这就是留给我们的车位,于是就妥妥的停进去了。停好之后走进去,发现里面是死胡同,于是又退到铁门外面,准备从旁边的小夹道进去。出铁门的时候还犹豫了一下,要不要锁铁门。不锁吧,闲杂人等进进出出好像不太好,刚才开着只是给我们留车位么不是。但是锁上呢,一会儿我们走的时候,还要让表伯请保安来给我们开门,也麻烦人家。纠结之下,最终还是决定把门锁上。对开的大铁门当中有一把横着的铁栓,我先栓上了,然后从门中门出去,直接把门带上,整个铁门就落锁了。然后从旁边小夹道走进小区,刚想转弯,突然发现,另一边一个熟悉的身影——我靠!那不是表伯么?!——我靠,他怎么在另外一扇铁门那里一直向外探头张望!艾玛!赶紧走上前去,这才发现,额滴神,我们车停错了……停到了隔壁小区……而且!我们还把铁门给锁了!!!Orz... 于是我俩跟着表伯还有他们保安一起,走到刚才停车的铁门外,一阵排摸。本来我还试图用钥匙把锁给抠开,结果还是保安大哥厉害,利用对开铁门中间的缝隙,把那个铁栓给一寸寸的挪开了,总算解救出了我家小福!5555555 然后在保安大哥的指引下,倒车到马路上,再往前开个10米,进到正确的小区里,找了片空地停好。后来在表伯家坐了一个多小时吧,才拿了东西走的。不禁感叹,每次开车来宇宙的中心,都有一番惊心动魄…… 从表伯家出来之后,想着一样出来了,就再去桂林路的“小牛”看看。这次我事先研究了下停车位置,然后顺利的找到了隔壁的“和颐酒店”。刚进去把车停好走出去,问了下保安要不要先给钱,他来了一句,我们这里不好停车的…… 于是我满脸堆笑的跟他说,哎哟,就一会儿会儿,10分钟哈~ 总算他也就挥挥手让我直接走了…… 跟他道完谢我深深觉得,只要一个女生,长得不要太丑,态度好一点,很多时候小小的撒个娇,还是很能办成事的…… 咳咳~ 结果么,还是花了半小时吧。不过这次老爷子试骑了两款车,也算有了直观的感受。 13号小长假第一天,下午去好亲戚家坐了会儿。那天临时决定晚上不做饭了,再去吃一顿爸妈都挺喜欢的“高老九”。怎奈5点30分到了那里发现,可能因为是假日,排队的已经人山人海了…… 果断决定不等了,转战地下一楼,带他们去吃说了很久的“拿渡”。因为现在母上被我带的超级喜欢自制麻辣香锅嘛,所以我也想让他们尝尝外面的麻辣香锅是啥味道的(配菜的品种也可以多点几个)。吃下来味道也就还行吧,菜品种类不是很多,母上还是觉得自己做的好吃。不过我刚才查点评,发现这家貌似不是正宗的连锁啊…… 15号,肺炎痊愈之后第一次复出,浩浩荡荡一帮人去“滴水湖”附近的“滴水湖观海公园烧烤基地”吃烧烤,也算应一下“中秋”的景。虽然是暴姐组织的,但这次也拉上了Cissy。本以为她一个人参加,结果阿四也来,个么正好就蹭了一下她新买的大凌志——否则我一个人开一部车多不环保!虽然是小长假,但高速并没有免费。尽管已经在普及ETC了,但还是有茫茫多的人在走人工通道并没有安装ETC。而我们虽然有ETC但由于ETC通道并没有很多所以也走了人工通道…… 路上倒是比较顺利,但居然在快到的时候,在导航的指引下,连续走了两个断头路也是醉了…… 到了那里,租了炉子,然后开烤。买了一个套餐,然后他们还事先去超市采购了很多东西,直接导致最后吃不完又带回去很多。暴姐夫手艺好,全程都是他在烤。买的牛肉也好味(经鉴定,美国的牛肉比澳洲的好吃,当然也更贵),总之大家结结实实的饱餐了一顿美味。 19号的时候,我家“索大法”时隔一年之后再次发飙。问题是,这次我没撩别人家的大奔呀,你不开心个啥?让你们见识下它是怎么发飙的…… 老规矩,把它凉在一边一晚上,第二天就乖了。 确切的说是凉了两个晚上。因为20号周五晚上要在宇宙的中心吃饭,事先研究了下发现停车不便,于是周五没开车上班。因为没开车也就不方便带饭,所以中午一个人去园区吃了新开的“敲三记”。说是新开的,其实也超过一年了吧,只是我很少不带饭,所以没机会吃。味道还行吧,但也不算很好吃。晚上就坐地铁去“静安公园”里的“泰廊” ,顾名思义就是吃泰国菜了。生意是很好,到的时候很多人在等位,幸好我们预约过。味道嘛,还可以,虾饼不错,比较嫩,也有鲜味;冬阴功太酸了一点;猪颈肉味道也挺好;其他的蟹啊鱼啊绿叶菜啊,就还行吧。主要还是吃个环境吧,其实餐厅本身的环境在我看来略拥挤了一点,但身处“静安公园”内部这个卖点还是有号召力的。他家还有室外的位子,天气好的时候,边欣赏夜晚的“静安公园”美景,边吃饭,还是有那么一丢丢浪漫的。吃完就步行去巨鹿路上的“奇境主题养生馆”做按摩。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自己从来不会去这种地方,所以对这方面也完全不懂。然后这次去了发现,哎哟,高级了,4个人的包房,边按摩边点片看,搞的跟个小剧场似的。全套做完已经过了10点30分了,很尴尬的时间点,很难打车,最后还是去坐了地铁回家。 21号去江湾打球!那天,因为事先跟萨总约了打完球一起吃个饭,所以他让我去接他,他就不开车了。然后当时我们还说,今天稍微早个10分钟结束,因为预约了6点30分的位子。结果差不多5点40分的时候我在场下休息,起身准备去上厕所,臭老师还对我喊说,帮主,别急着换衣服,再打一会儿啊。我只能回答说,好的好的,我只是去上个厕所…… 然后等我回来么,就上场了。打到5点55分的时候我看萨总也没说要结束的意思,个么想着就准点结束了。然后么……好死不死呀,大概是58分的时候!!!我一个转身去接球,突然间右脚脚踝处一阵剧痛传来,我瞬间整个人就侧扑倒在了球场上……有那么一会儿感觉就是两眼一抹黑,人也起不来,声音也发不出,好像过了很久,才感觉萨总和臭老师奔到了我身边。后来我还问萨总了,说我怎么感觉你过了半天才来啊,他说哪有啊,你“咚”的一声一倒地(据说声音还很响,咳咳~),我就奔过来了啊——所以说,一瞬间的痛苦,在心理上是会把时间拉长很多的。 按萨总的说法,一开始他们不知道我有没有伤到骨头,所以也不敢轻易拉我起来。大概过了1、2分钟,我觉得稍微缓过来一点了,也能说话了,然后他们就把我拉起来坐在了地上。根据我对他们的描述,他们觉得我应该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扭伤(据说骨折的话会剧痛的)。臭老师是运动达人,马上从包里拿出随身的“云南白药喷雾”给我喷上了,还让萨总到前台借了一包冰袋立马给我敷上。当时就是觉得疼,但也说不上具体位置。臭老师觉得是脚内侧,所以就冰敷了那个位置。后来脚肿起来之后才发现,其实我整个脚都伤到了,在扭伤的这个级别里,已经算是比较严重的了。 冰敷了大概5分钟吧,我感觉好多了,就还是疼,但这种疼也在可接受范围。过了一会儿,他们就把我拉起来了,我感觉还可以(主要就是没有他们说的骨折带来的剧痛),于是自己一瘸一拐的去换了衣服,还穿上了鞋(当时还没肿出来……)。当时觉得应该没有太大问题,但好死不死伤的是右脚嘛,所以车是肯定不能开了,于是让萨总开车,我们还是如约去了“双阳支路”的“钱家·乔老爷铜锅涮肉”吃饭,味道不错。本来之前我接萨总去打球的时候,萨总也开了我的车,我还问他,你觉得我的车开下来有什么问题吗?他说那么短几公里没什么感觉。所以我在去吃饭的路上还跟他说,要不然你送我回去吧,正好可以多开一会儿感受下我的车,然后你打车回家,车费我报销…… 结果点菜的时候萨总说,要不一会儿你叫个代驾回去吧,这里的啤酒味道不错的,你让我喝点啤酒…… 哎,说起来,我是不太希望让代驾碰我的车的,但后来想想,萨总既然这么想喝酒,而且送我回去再打车回家也的确比较折腾——再而且,萨总说代驾的费用跟打车差不多,那我想了想觉得要么就代驾算了,不麻烦萨总了,我也正好体验一下代驾。那既然决定要找代驾了,我索性也就喝了点小酒,咳咳~ 吃到差不多的时候么就用手机下单了。说起来就是那么不巧,以前每年买车险都有赠送代驾,今年我就是觉得这些送的七七八八的东西除了漆面保养之外我都用不到,所以我没选套餐,而选了一个裸价(就是什么东西都不送但价格更便宜一点)。所以这次只能自己花钱了。不过我也有点怀疑,虽然代驾赠送是按次数来的,但难道我开去茫茫远的地方也是免费吗?下单之后很快就有师傅联系我了。我跟他说了地址,然后我们就去买单,接着我继续一瘸一拐的步行到路边的停车位,过了5分钟他到了。我是从来没接触过代驾,来的师傅人挺客气,上来就主动出示他的代驾证,然后把他的折叠电动车放进我的后备箱,上车把衣服反挂到座椅上,最后拿出白手套,准备出发! 先送萨总回家,反正也算顺路,然后就上了中环一路开回来。路上跟师傅聊了几句。那天晚上下雨,生意不太好做,师傅是在家接的我的单。然后一般他们这种都要做到凌晨2点多,也挺辛苦的。顺利的回到家,进到小区,把车停好,然后结账。我靠,131块!就这还是首单优惠了9元的,其实应该是140!之前下单前软件不是跟我说预计90多的嘛!>_< 那一刹那略有点胸闷,但黑灯瞎火的,师傅一定没看到我难看的脸色,咳咳咳~ 不过后来冷静的想了想,貌似打车还真差不多这个价,毕竟全程要毛40公里,现在插头费那么贵。想明白这层之后,心也就平了…… 接下来的周日自然是老老实实在家待着。遵臭老师叮嘱,我继续冰敷:扭伤的前24-48小时要冰敷,让里面破裂的毛细血管止血,切莫热敷,否则就要血漫金山了……冰敷期过后才是消肿祛瘀的阶段。所以这天我大概上午和下午各冰敷了一次。然后配合继续喷“云南白药”止疼消肿。应该说周日晚上还是有点疼的,走路也不太利索。我甚至还请出了老爷子的拐杖,因为感觉右脚不太能受力。但周一开始就已经不怎么疼了,慢慢走路是没问题的。 但车还是不能开了,而且毕竟走路也不方便,这班怎么上,于是想着时隔3周之后再次开始……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没有不会死但有了会活得更好, 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三人行必有我师 之 平成最后一个夏天(5)

看完刚才那个大厅的展品,我记得好像就下楼了。楼下的一个房间里,墙上展示着巨大的珠宝照片。既然实物不能拍照,就翻拍几张吧。 还是看巨型照片比较看得清细节。 也才能了解到尚美真正的功力所在。 的确是王室级别的顶级珠宝了。 美术馆本身也是比较有年代了,走廊散发着古朴的味道。 楼梯也很西式。 这座钢结构的后楼梯可能是后加的吧。 一圈走马观花的看完,居然也花了1个多小时。1点40分出馆,来到旁边的“Cafe 1894”。 这也是一家网红咖啡馆,推门而入就是一股古典气息。本想在那里喝杯咖啡,结果还是有点人的,要排队,我们不高兴等,于是只能撤了。 不过没喝上咖啡好像一整天都缺了点啥,于是就回到刚才美术馆庭院入口旁边的商场,去地下一楼一个很小的“星巴克”喝了一杯,3个人刷卡花了18.67美刀。 接着呢,要先陪哥哥去买点东西。他有个代购的委托,要买一双……Gucci的运动鞋。于是我们回到“有乐町”附近。路过4月份来买过东西的“Bic Camera”。 貌似我们步行而来的这家“Gucci”在“阪急百货”下属的“阪急绅士馆(Hankyu Men's Tokyo)”里。 店倒是很好找,但是一楼的店铺里没有哥哥要的款,后来被营业员带去了二楼,结果还是没有。但是人家服务蛮好的,帮现场在线查了全东京的库存,最后说“六本木”的Gucci有货。于是我们决定和哥哥暂时分道扬镳,他去买鞋,我们则步行去下一个目的地“日本桥”,正好中间还能路过“优衣库”,我想去看一眼。 于是帮哥哥查好了线路,让他在“银座”站坐一部“日比谷线”直达“六本木”站,买完之后还让他在“六本木”站坐“日比谷线”回到“银座(Ginza)”站,然后转“银座线(Ginza Line)”坐2站到“日本桥”站下。反正他有网络,我倒也不担心,可以随时联系。最后给了他340日币来回坐车,然后就把他打发走了,哈哈~ 1点50分,我和Cissy往“日本桥”方向慢慢前行。上次来的时候,也路过了对面的“爱马仕(Hermes Ginza Store)”,感觉还是晚上打了灯之后更档次。 刚才回看这张照片突然发现,咦,这幢大楼里就有“优衣库”嘛……应该比我后来去的那家还大,我眼睛实在是太大了…… 慢悠悠的走了30分钟,来到“东京(Tokyo)”站,还是“八重洲口”,去那里一楼的“优衣库”逛了一下,发现很小,没有我要的款。估计哥哥还要一会儿,于是就去旁边的“八重洲地下街(Yaesu Shopping Mall)”又逛了下。 “八重洲地下街”还蛮大的,而且环境也还可以,不是那种很压抑的地下小商品市场,卖的东西也都是有牌子的。我后来好像还在那里的“松本清”给Julia代购了一瓶“土台美容液”。 从地下街走到“日本桥”就不远了,大概也就10来分钟。 看到日本人穿和服上街我总觉得并不违和(国人就不行……),但如果有人穿旗袍走在上海的马路上我就会觉得有点怪异…… 最后决定就在“Coredo日本桥”这幢大楼这里等哥哥。 这幢大楼就在一个路口。 后来在大楼后面的小巷的长椅上坐着等了20来分钟才把哥哥等来,然后再一起步行前往下一个路口的“日本桥”。 “日本桥(Nihonbashi)”是江户时代东京建城的起点,也是日本所有道路的基点源头。当然,江户时期建造的木桥已经不复存在了。 现在的“日本桥”是“明治时代”新建的花岗岩石桥,在设计上不管是从材料还是桥上的雕饰都采用了和洋折衷的理念。经过多次的改建,这已经是第19代的“日本桥”了。 这里还有一个码头是可以游览脚下的河的。网上查了一下,这条河貌似就叫“日本桥川”,莫非是先给桥命名、后给河命名的? 标志性的青铜麒麟雕像张开双翼立于桥头,象征着明治时期日本社会的蓬勃发展。 东野圭吾将该青铜麒麟雕像作为重要引子写入了加贺恭一郎系列的《麒麟之翼》。 之前《祈祷落幕时》也有“日本桥洗桥节”的桥段。 作为一个推理迷也是该来打个卡吧~ 桥上的高架是“首都高速都心环状线”,也的确是有点破坏了桥的意境。但现在如果要把高架改建入地,那代价肯定不菲。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2018·8 | 日本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三人行必有我师 之 平成最后一个夏天(4)

瞧这鱼眼凸的,颜色也浓郁的很,看着有点假。要放在国内可能会被怀疑放了色素…… “赤贝”有点像大号的“毛蚶”,不过我觉得因为比较大,反而不如“毛蚶”那么嫩滑。 这“生蚝”个头可以啊,有我一个半手掌那么大!估计我吃一个就……饱了,咳咳~ 我又要说了,我们始终在寻觅酱油,咳咳~ 这“章鱼”摆的略有美感,哈哈~ 回去时路过了小小的“圆正寺”。 老实说“筑地市场”的小吃对我来说没有太大吸引力,不过Cissy还是花330日币买了一串鱼饼,大家分着吃。但是我已经完全不记得味道了,可见也就一般吧。 今天我们兴师动众要来吃的这家餐厅是市场里很有名的“鮨国(Sushikuni)”——请问有多少筒子跟我一样一开始把“鮨”字念成了“Zhi3”…… 我也是过了很久之后,突然有一天才发现,这个字,其实读“Yi4”…… 好在极其有文化造诣的哥哥也读不来这个字,所以我就感觉比较心安理得了,哈哈~ 之前在网上就看到人家说“鮨国”10点开门,由于生意火爆,所以建议9点就去等开门吃第一波,否则肯定难逃排队大潮。于是我们前面是9点10分到的,那时我们是第二桌,前面只有一桌2个人在排队。9点35分重新和哥哥汇合的时候,发现已经拿到号了(一般9点30分左右开始放号),排队的人也已经有20多个了吧。拿号的时候好像就可以点单了,这样可以效率一点。如果不是像我们这种赶上第一波的,据说会在发号的时候再给你一个时间,你要按时回来才吃的到,否则过号了又要等很久。 我们安全拿到了号,只要在10点钟开门时等在门口就行了,所以我和Cissy准备再陪哥哥去外面逛一圈,去的是刚才去过的那个室内市场对面的另一个室内市场。 风格跟前面那个一样,我们也是随便看看。正好看到一个大哥在切应该是“金枪鱼”吧,那把刀长得来,都快赶上武士刀了,反正我是从没见过…… 巨大的“鱼竹轮”,目测外径3cm。 据说这种“晴王葡萄”上海也有还很贵,相比较而言,日本卖的其实也不算贵了。反正都是据Cissy说,我在上海没留意过,哈哈~ 饮料瓶子挺可爱。 一圈逛完,再次回到“鮨国”门口,9点55分。此时排队的人已经相当多了…… 我们则跟服务员扬了扬手里的号码牌,然后就大摇大摆的走进去了,娃哈哈~ 店面挺小的,外面有6张4人桌吧,吧台上还能坐7、8个人的样子。所以一拨也就只能招待30来个客人,貌似没有二楼。 终于要吃到网红餐厅了,好开心,坐等! 墙上是各种菜单,不过我们就只点了饭。 虽然提前点单了,但还是等了一会儿。哥哥的“海鲜饭”上来的时候,已经10点10分了。 Cissy也点了一份“海鲜饭”,只是品种不太一样,分量看上去也少一点。她说她其实很喜欢上次去的那家餐厅提供的“女性人气No.1!”,对女生很友好。 对于我这种重度海胆爱好者,必须点他家招牌的“海胆饭”啊!真的是纯的海胆饭哦,只有海胆和饭,满满的铺了一整层,分量不少的。海胆非常绵密鲜美,入口即化。真的是,当时就觉得:没有什么不开心是一顿海胆饭不能解决的!实在是太好吃了!>_<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我东张西望了一下,发现身后的吧台这里,厨师正在制作“海胆饭”,手法极其娴熟。 海鲜饭里的饭也是很有讲究的,服务员熟练的用毛巾盛饭。 尽管这顿饭吃了10200日币(好像不能刷卡)不便宜(就三碗饭,没点别的,吃饱是没问题的),但就连哥哥都说,海胆味道的确很不错,非常新鲜,有一股甜味,比在上海吃过的任何一家都要好。那今天早起赶过来排队也算是值了!哈哈~ 说起来当时得知“筑地市场”要在2018年的9月搬迁至远一些的“丰州市场”的时候,就想着要赶在搬家之前来吃一次。不过后来听说只是“场内市场”搬迁,大部分餐厅所在的“场外市场”是不动的。 吃完也就10点45分吧,赶紧撤了,给后面排队的人让位。 这个鱿鱼饼的外包装上还会根据鱿鱼的样子画人头,挺好玩的。 从“筑地市场”出来,去坐地铁。好像应该是在“筑地”站坐“日比谷线”到“日比谷(Hibiya)”站,然后转“千代田线”到“二重桥前(Nijubashimae)”站最近。但我记得我们当时好像没有转车,直接从“日比谷”站就出来了。反正就算转“千代田线”也不过就坐一站,而我们下一站要去的“三菱一号美术馆”就在“日比谷”站和“二重桥前”站的中间。转不转车车费是一样的,都是170日币每人。 出了“日比谷”站,对面就是“皇居外苑”了。边走边听哥哥讲述了他80年代就去日本表演的故事…… 朝美术馆方向进发,这一段的路看着就很高级,两边也都是奢侈品店。 走了大概10多分钟,来到了美术馆。 从这个路口的庭院入口走进去。 里面环境也非常优美。 这就是“三菱一号美术馆(Mitsubishi Ichigokan Museum)”的入口了。该美术馆由英国建筑师Josiah Conder设计建造,1894年由三菱财团的“三菱一号馆”复原改建,于2010年春全新建成开馆,是丸之内地区最早一批西洋式风格建筑之一。全馆采用19世纪后半期英国流行的非对称结构设计,华美又温馨。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2018·8 | 日本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三人行必有我师 之 平成最后一个夏天(3)

除去进场和清场的时间,其实每人在屋内能待的时间绝对不超过一分钟。总算在临走的时候,灯光突然发生了变化,貌似换了一个叫“一笔, 大都会(One Stroke, Metropolis)”的作品。 最终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差不多7点45分,看看视频,你们觉得有“呼应”的赶脚吗?反正我没觉得…… 下面这个展区布置了大量的高低错落的荷叶状物体。 那一刻仿佛进入了原始森林。 这个绿色草原感觉的作品叫“地形的记忆(Memory of Topography)”。从展馆这头进来到那一头出去,一圈走完5分钟。 然后这个区域是在墙上翻滚的巨浪,名叫“Black Waves - Continuous”。 配合着音乐还挺带感的。 然后就来到了楼上的最后一块区域(但官网上的“浮游的网巢(Floating Nest)”我好像没看到啊,莫非是新开的区域?还有一个“花之精灵(Spirits of the Flowers)”我也没有看到……),这里的“未来游乐园”和“运动森林”是合在一起的。 “未来游乐园”这里,小朋友在玩“滑梯水果园(Sliding through the Fruit Field)”。 这是“运动森林”区域的“涂鸦自然 高山深谷(Graffiti Nature - High Mountains and Deep Valleys)”。 角落有一大块地方都是“呼应的无重力生命森林(Weightless Forest of Resonating Life)”,此时正好8点。 其实从“漫游水晶世界”之前,我和哥哥就跟Cissy走散了。哥哥倒是有网络,Wifi在Cissy身上,可是她忘了给egg充电,所以变得没网络了。幸好机智的她连上了展馆的免费wifi,总算跟我们联系上,于是说好在这个“呼应的无重力生命森林”门口汇合。哥哥就坐在地上等她,我自己走进去看了下。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2018·8 | 日本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三人行必有我师 之 平成最后一个夏天(2)

呐,只要走到摩天轮脚下,就能看到“teamLab Borderless”展馆的入口。 说到这个“teamLab”哦,先介绍一下。 “teamLab”以主修跨学科研究的创办人猪子寿之为首,从5人的艺术组合发展为逾400名成员的株式会社,其中包括艺术家、科学家、数学家、工程师、建筑师、动画师、音乐人等各界专家。他们以玩乐为创作导向,用强烈的声光效果迅速抓住观众的注意力。他们致力于让作品与观众产生联结,使每个人的参与对作品都有意义,他们把看展变成一场邀请所有人来玩的大派对。 但其实我想重点说的是买票的这部分。之前好像是偶然间在淘宝看到有卖“teamLab”的票,因为海报很fancy,就去研究了一下。不看不知道,一看可不得了,说什么是“全球十大必看展览之一”之类的。细看之下,觉得应该不是浪得虚名(虽然之前在中国几个地方小规模展览过,包括上海的“油罐艺术中心”,但那些个都规模太小了,很小儿科,完全不能展现teamLab的真正实力)。它在东京就有好几个不同的展馆,位于“台场”这个属于常设馆,于是当即决定要来看。结果哦,为了买票也是累的来……一开始想淘宝的,后来发现其实官网可以直接买的。但我又要说了,我觉得日本人哦,科技那么发达,但个官网哦,做的我实在不敢恭维。它的网站结构吧,我真的理解不了,反正我总是找不到我想要的。所谓的购票界面,我当时在官网上即便层层深入也遍寻不着,真的是十分火大。后来好像是在“小红书”还是哪里正好被我看到有人直接分享了官网购票的链接,我才找到入口,真的是无语了。不过刚才我又去看了眼官网,貌似现在购票提示很醒目了:先在首页点击你感兴趣的展,进到专属页面之后,购票链接在左下方或者右上方(点左下方一般是官网购票,按右上方则会直接跳转到“携程”购票)。而且哦,今年11月teamLab要在上海开大展了,就在PSA,看官网信息貌似还是常设展!牛逼了喂~ 等我千辛万苦找到购买界面之后,总算买票的过程还比较简单。只是网上支付的时候,不认我招行的信东篱把酒黄昏后帘卷西风卡,后来是用建行的卡才支付成功的。结果呢……CN因为改期了呀,然后票是不能退的呀!票价要3200日币一张3张就是9600日币啊!!!WTF!最气人的是,我竟然是前一天刚买好票,第二天就得知要改期!>_< 但是是我自作孽呀,我又要承担后果了呀。个么想着无论如何,先把改期后的票给买了。结果第二次买票的时候,招行的卡又成功了,莫名奇妙! 那就顺便来说下后来转票的事。一开始我听了最会玩的葱总的介绍,上了一个叫“Viagogo”的专门买卖二手票的网站。结果这个网站比teamLab更奇葩,在首页搜索框输入“teamLab”,自动显示下拉选项里是有teamLab这个“表演者”的,但是你直接点进去呢,是不会返回任何内容的。只能选择另外一个teamLab的“活动”,但是呢,没有我要的日期而且无法更改。最后呢,我只能提交申请,单独创建了一个新的活动。然而最后填写的邮箱用我注册的Hotmail邮箱一直报错,却又不说是什么错,最后只能改成gmail邮箱,但这个活动始终也不曾创建成功。总之用户体验一塌糊涂,简直了!真的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运作到今天的。而且因为这个网站在中国没什么知名度嘛,我就又搜了下它是否靠谱,然而貌似因为使用的国人少,所以看下来感觉还是很有风险,有些交易会让买方或者卖方有损失。加上网站本身这么烂,我最终决定放弃(永弃)! 但是票子转不出去我还是觉得很伤,于是就在“马蜂窝”和“穷游”的转票板块发帖,问人家要不要。然后也是有人回复我建议我去闲鱼卖,于是我又在闲鱼上挂了起来。还是马爸爸威武,闲鱼的用户到底多,没过几天,就有人问我了。不过一开始问的几个都想要单独一张或者两张,那不行的,因为我收到的也是电子票,其实就是一封带有一个二维码的邮件。这个二维码里包含三张票,我没法拆开。但是随着日子的临近,票子还没卖出我也是很焦虑,所以当倒数第二个想单买我票的人问我的时候,我回答说,如果最后没人买,这票我就拆开卖他。反正他是不是占我便宜花了2张票的钱去了3个人我也不管了,我自己至少可以止损一下。结果总算老天眷顾,在最后几天被我碰到一个买家愿意一下子买走我3张票,而且3张600元,那么也算功德圆满了,我也基本算没损失,只是白白忧心了个把月…… 因为我第一次安排的行程时间在后,后来第二次安排的行程提前了,所以等我把票卖出去的时候其实我已经看完了。于是在把电子票邮件转发给买家之后,还在闲鱼上跟她详细说了下怎么去,还有注意事项之类的。 言归正传说看展。进门之后是售票大厅,估计现在大家都是在网上购票的,所以现场买票的人很少(隐约记得有入场人数限制)。我们在闸机口扫了手上的二维码就顺利进去了。之前看网上说有人曾经光排队就排了1个多小时、2个小时的也有,所以我们其实也很担心当天人会太多。不过到了现场发现倒也还好,只少不用排队,可能因为比较晚了。 我们仨和其他十来个客人在进正门口之前被要求停留了一会儿,有一个工作人员跟我们用日语简单的说了几句,反正也听不懂,估计是注意事项之类的。等了大概5分钟吧,6点25分才放我们进去。 撩开黑色的帘布,终于进入了这如梦似幻的teamLab的世界!进门的那一刻旋即发出第一声“哇~”的赞叹~ 一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这个区域是“花与人的森林:迷失、沉浸与重生(Forest of Flowers and People: Lost, Immersed and Reborn)”作品。 这五彩斑斓。 这繁花似锦。 感觉自己仿佛被吞噬在花的海洋中。 在这里流连了十分钟后,来到了中间一个正方形的密闭空间内,现在这里呈现的是“蓝色空间,红色的人(Red People in the Blue)”作品。 应该是电脑会捕捉人吧,所以只有人的身上才会打上红光,其他地方都是蓝色的,挺有意思的。 地面是镜面的,感觉空间被放大很多。 大家就席地而坐,欣赏这满屋的追光。 灯光很暗的情况下,对面坐地上的女老外正好在看手机,这个光影倒也很棒! 如果单单是光未免有些枯燥,再配上精心设计的音乐,那就感觉相当精彩了。看视频感受下。 这个作品叫“被追逐的八咫鸟,追逐同时亦被追逐的八咫鸟,交汇创造出生命 - 16条交汇的光线中的1只八咫鸟(Crows are Chase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2018·8 | 日本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