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anon EOS 300

徐汇滨江

早就是听格总说起过徐汇滨江,说要去那里拍照神马的。趁年底大家还没忙起来,终于抽空去了一下。 那天先在日月光吃了甜品,然后一行人打车沿瑞金南路南下至江边,“徐汇滨江”就在沿岸的“瑞宁路”和“龙腾大道”这里。应该说规划的还挺不错的,但感觉宣传的不是很够,还有好些在建,周围除了出租车没有公共交通,就算出租车也要走到蛮远的地方才能叫到,那天我们一直走到内环。要是有些年纪大的老人家走到一半走不动了就还蛮尴尬的。不过也可能因为宣传不够,所以人不算多,走在空旷的大道上,遥望浦江对岸,感觉还挺不错的。 先是我们下车的瑞宁路,这里有个老的火车站模型。Canon EOS 300里的最后一卷Ektar也用在这里。 旁边有大片的芦苇。 离“卢浦大桥”不远。 对面就是世博的“非洲联合馆”。 浦江上驶过的大船。 这里原是“龙华港老码头”,很多原来的大吊车都保留着。 旁边还有很多大风车。 但是感觉装饰大于实际。   草坪上的雕塑。 旁边有一段废弃的铁路实乃大爱啊!创作圣地有木有! 然后胶卷拍完了就用数码的拍了几张。 夕阳下的芦苇。 夕阳下的美人儿。   走到龙腾大道这里有一个专供滑板、滑轮爱好者玩的地方。 我的4A。 最后上一点换了天塞镜头的4A出的片儿。不过因为对焦系统换过了,所以有点不习惯,出的片效果好像有点失焦,大家随便看看…… 是有多爱铁轨啊。 好多造型可以凹。 百拍不厌。 次色特了…… 龙腾大道这里有高空布道,不过没时间上去走走。

Posted in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魔都的隙缝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Canon EOS 300·没有皱褶的回忆是一个人最大的痛苦 III

因为之前说过的同样的理由,这应该也将是最后一篇“没有皱褶的回忆是一个人最大的痛苦”。因为这部Canon EOS 300拍的比LC-A+还要少,时间又长,我已经有些不记得哪些照片贴过哪些没贴过。只能凭记忆了…… 那天去“红坊”,拍了几张正片。 这是隔着有流水的玻璃拍的花,还蛮嗲的感觉。 最后一卷用的是Ektar,貌似还是从去年年底开始拍的。 好像是“四季亭”的小食,不太记得了…… 2010年的12月隐约记得已经下雪了吧,但今年至今未下。 然后就到了今年年初。我是不近视的眼镜妹。 再跳到今年秋天去复旦。 归国华侨A。 红发的A。 ~FIN~

Posted in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魔都的隙缝 | Tagged | 2 Comments

Canon EOS 300·Cute Staff

又来翻老片,也许就真是最后一卷135的Ektar。 今年3月刚买了神器的时候,叫上格总一起去了青海路拍樱花。后来樱花没拍到,就到旁边“静安别墅”玩。后来在潜伏着各种有趣小店的静安别墅里,找了家叫“杂趣”(Cute Staff)的小店逛了下,然后在他家的院子里坐了会儿。 必须有花花草草。 院子里放着的白色自行车很骚。 拍拍照也是必须的。 那天第一次看格总用彩边checky片子。 茶的味道如何不记得了,卖的东西怎样也不记得了(不过里面房间卖东西的小店布置的还挺有趣),只记得那是一个美好的阳光午后,坐在他家院子里晒太阳就是幸福。

Posted in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魔都的隙缝 | Tagged | 3 Comments

你来你走

一年半前你第一次离开。 如今,你第二次离开。 依然是,唯有那句,多珍重。 我们明年见!

Posted in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Canon EOS 300·Chrome 半岛1919

“半岛1919”是现在最流行的老厂房改造而成的创意园区。远是蛮远的,快到吴淞口了。去年夏天的某日午后,我们在阴沉的天气中摸了过去。感觉那里人是很少,老厂房也挺有味道,可是规划的并不好,乱哄哄的,有点失望。 它的前身是建造于1919年的上海第八棉纺织厂。这就是保留下来的老厂房之一,不过不能入内。 这个大漏斗大概是下货的。 这个好象是原来用来直接送货物到2楼的运输天桥。 我猜平地是推车的,台阶是人走的?坡度还是比较陡的。 外面的这条小河好像叫“蕴藻浜”。 周围散布着少量的新雕塑。变形金刚,变形能力强! 墙面的花纹诉说着它的年纪。 因为天气不是很好,拍出来都灰灰的。我们只拍了一会儿会儿就走了。就在我们爬进车的那一刻,倾盆大雨也下来了。

Posted in 魔都的隙缝 | Tagg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