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015 | 黄山

徒步黄山(下)

接下去我们要钻鱼肚中的“鳌鱼洞” 了。 景区在一些狭小的交通要道处设置了隔离栏,用来隔开来回人流,保证安全。有的地方会设置单行道标志。 钻过黑乎乎的“鳌鱼洞”,接下去是一长串下坡路。“百步云梯”也稍微近一点了。 虽然还是有点路,不过道路略平坦。 前进的途中路过了“一线天”,只容一人经过,非常窄。 看着好陡啊! 再回头看看我们经过的“鳌鱼洞”。 爬上“百步云梯”,另一边的云还未散去。 路遇一些挑山工。他们最牛逼了……赚点辛苦钱也是不易…… 走到这里,云层渐厚,感觉这可以称之为“云海”了吧! 我们的目的地是左边的红房子,“玉屏楼宾馆”。不过当时大家并不知道。 仙气飘飘。 “玉屏索道”。 终于在1点,全体人等都到了“玉屏楼宾馆”,总算我也没落队。到了这里才得知,“天都峰”也处于冬季封闭中…… Orz... 于是,我们无处可去,也只能先吃个饭,再打道回府。 “玉屏楼宾馆”旁边就是可能是黄山最著名的景点“迎客松”了。 早就听说“迎客松”已经濒临死亡,这几年都是靠支架撑着。果然树上各种拉索,全方位支撑着这颗老松。其实也没有很特别啦,只是名气太大而已…… 拍“迎客松”还要排队的……拍完就在“玉屏楼宾馆”吃了顿午饭。我记得是800块一桌啊,10来个菜,大多是素的……这个也不能要求太高了,能吃饱就好。 等我们1点40分吃完再出来,居然出太阳啦!哈哈哈~ 一出太阳么,景色就更嗲了呀。 然后就原路返回咯。这是下到“玉屏索道”的路。 照不到太阳的山谷里还有积雪。 有了阳光,山也变得有颜色和生气起来。 关键是!天也蓝啦!景色自然是没话说!感觉不虚此行啊!爬的再怎么累也值得了!吼吼~ 又一位挑山工,向他们致敬…… 山上的雾气是说起就起,一阵风就飘过来了,眨眼索道的轿厢就被淹没在浓雾中…… 欣赏着美景,脚下的步伐也轻快起来…… 要从“百步云梯”下去了,还是有点陡的。 然后!我们就要挑战“一线天”啦!据说“鳌鱼洞”又称“升官发财道”,而“一线天”别名“桃花运道”,那么这次两个都挑战到了,希望新年好运,哈哈~ 其实“一线天”在起始处设置了铁栏杆,因为它也处于冬季封闭期。但大家纷纷跨过栏杆去爬,咳咳~ 到后面20几阶真的很陡,都手脚并用了,最后两步还是被前面的人用拐杖拉上去的…… 爬的气喘吁吁,但也让我隐约有了当年爬“天都峰”的感觉,也算弥补一下这次爬不成“天都峰”的小小遗憾吧。 爬上“一线天”之后,好好的休息了一会儿,才继续回程。 回到“光明顶”后选了另一条通往“北海宾馆”的路回去。 路也不难走,大多很平。 到“北海宾馆”的时候已经4点了。“北海宾馆”旁边就是另一个著名景点“妙笔生花”。先是看到“笔架山”,还是很像哒。 又是一阵雾上来。 瞬间吞没了笔架山。“梦笔生花”就在笔架山右侧。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2015 | 黄山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徒步黄山(上)

“黄山”可以说是中国中原地区的第一名山。虽然我没有爬过很多山,但是我觉得它是担的起这个盛名的。说起“黄山”,对我来说,还算蛮特别的。快20年前第一次去“黄山”的时候,那应该是我第一次自己出门旅行。当时因为爬不动直接吐了,导致后来坐了人力轿子(那时我记得是200多元,算很贵的了)。好像还因为这笔额外的开销,最后打算给熟人买的烟也没买成。后来我还翻到了当年拍的相片,那时的我,一脸青春,咳咳~ 甚至于后来我还翻到了曾经写过的游记——是用笔写在本子上的!虽然没写完……着实让我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惊恐了一下,哈哈~ 我总隐约感觉后来我还去过一次黄山,可是完全没有印象了,也找不到任何留下来可以唤起回忆的文字或照片。莫非是我断片儿了……不过确认的是,最近这十年里,我肯定是没去过的了。 那么这次就要事隔多年后再去啦。依某些同志这么热爱黄山的程度而言,即便今后几年年年都去也不足为奇,哈哈~ 2015年12月11日 跟上次我们一帮小P孩吭子吭子坐火车去黄山不同,这次我们自驾。虽然基本都是高速,但路上还是要花不少时间的,5-6个小时吧,当中还得在休息站吃个简餐,一个人开会比较累,两个人轮换着开就还行,反正也不用我开,咳咳~ 快3点才从高速“汤口”收费站下来,然后往左转来到后山所在的“汤口镇”,在这里停车等后续人等。这里也是大部分游客上山的必经之路。停车之后望向四周,一条街两边很多餐厅旅馆,而群山则被笼罩在雾气中。山里气温有点低,我全副武装了一下才没觉得冷。 先前,包括在车上的时候,我就一直在纠结,到底要不要爬山,还是坐索道。我知道我体力很差爬山是绝对弱项,所以我开始是一直倾向于和一小部分人索道上山的。 但当时到了以后,情况变得比较复杂。因为我们在山上预定的是“黄山西海饭店”,应该走“北大门”上山最近。那里有个索道,据说下了索道之后,再走个刻把钟就到宾馆了。但是黄山比较大,光从“汤口镇”开到“北大门”(其中一半路还是高速哦),也要1小时左右。而“北大门”的“太平索道”下午4点30分就结束了。我们算到的比较早的,当时大部队还没到,也就是说,如果等人齐了,再一起开到“北大门”,应该已经赶不上索道了。而且我们有人想索道有人想爬山,车辆也得重新分配一下。在人没到齐的情况下,没法搞。 那么如果没索道,只能徒步登山,那时间可长了,北大门上山估计得3-4小时,那还不如直接从“汤口镇”上山。“汤口镇”旁边有一个“换乘中心”,在那里游客需要换乘景区接驳大巴到上山的大门。那么问题又来了。“换乘中心”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去前山“慈光阁”的“玉屏索道”,那里离宾馆远,下了索道还要爬个2小时左右(而且搞不好冲过去也赶不上索道末班车)。离宾馆稍微近一点的“云谷索道”位于后山的“云谷寺”,但当时它正好轮到检修,不开放……Orz...... 所以百般权衡之下,最后不得已,只能全体人员一起爬山,从“云谷寺”上,据说要爬两个多小时。我光是听到这个消息就已经在颤抖了……一般人爬两小时,我觉得我怎么也得爬至少3小时……Orz... 但是已经被逼上梁山了呀,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等大家都到齐时已经3点半了,又磨磨唧唧上上厕所啊,买点手套、手电筒、登山杖啥的,差不多3点45分才出发走去“换乘中心”。 此时的“换乘中心”已经没啥人了,径直走入。 来到换乘大厅,排队的人几乎没有。 我们在售票窗口买了票,却被检票的人告知要等满员才能发车。 我们等了将近半小时也没有人来,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太耽误时间了。于是有聪明的人灵机一动,又买了几张票,等于是包了车,然后才上车出发。 一路上雾挺浓的,能见度很低。司机倒是驾轻就熟的开着,也没有特别减慢速度的感觉,估计是早已习惯了这种天气。 开了刻把钟吧,终于到了目的地。下车以后还要走过长长的走廊才能上山。 走廊依然是空无一人。脑补着节假日这里人头攒动无法动弹的场面,咳咳~ 天色也渐渐的暗了起来,我做好了至少爬3小时的心理准备。唯一庆幸的是,我问萨总借的头灯还真是借对了…… 来到“云谷寺”,买票。这里又是耽误了刻把钟,然后才正式开始爬山。我对自己的体力有足够的认识,所以直接厚着脸皮把背包给了别人。反正天色也暗了,相机也不用。所以只带了帽子、围巾、手套还有手机和头灯,就准备轻装上阵了。这次还特地穿了宽松的裤子,就是怕爬山的时候崩的太紧难受。 5点多开始爬。刚开始爬没多久果然就已经气喘吁吁了,而且周围已经开始有点黑乎乎了,所以什么都看不见,更显得爬山的枯燥。 爬了没多久就汗流浃背了,然后就觉得帽子啊围巾啊手套啊都好累赘。所以又把这些装备摘下来放进别人的包里。幸好此时得到一根友情赞助的登山杖,还是有点用的,在接下去的时间里帮我稍微减轻了一点负担。 之后,队伍就渐渐拉开了,前面队伍是怎么分布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和另外三个女生还有三个男生落在了最后。三个男生倒也不是说体力跟我们一样差,只是人家绅士了一下,特地走慢点保护我们。而我虽然和另外三个女生属于一个梯队,但是人家背了包的啊!所以说到底,我的确是最弱的……Orz... 此时天也已经全黑了下来,没有手电或者头灯,根本无法前进。我蒙头往上爬,感觉整个山间都回荡着我粗重的喘息声,咳咳~ 爬到6点45分的时候,居然还在路边的小平台上发现了一个帐篷一刚……我们后面其实还有3个人,他们是将近6点才开始上山的。据他们说,他们路过这个帐篷的时候还研究了下,貌似里面是两个女生。我只能说她们胆子大的,胃口好的…… 按我们的体力,基本上是爬个5分钟,需要小歇个1、2分钟。爬个半小时,就需要大歇个10分钟,稍微喝点水,甚至吃块巧克力啥的,爬山的间隙有时还得买瓶水喝喝。好不容易在7点多的时候,来到“白鹅岭”,这里有个比较大的小卖部。灯虽然亮着,但大门紧锁没人。于是我们爬上旁边的平台,来到小卖部二楼,敲窗把在搓麻将的老板娘叫下楼。 经过2小时的跋山涉水,此时大家都有点饿了,体力略有些不支。此时得知先头部队已经抵达宾馆,觉得差距比较大,索性先吃点东西垫垫。于是大家纷纷买了茶叶蛋啊,泡面啊,火腿肠啊,玉米啊,巧克力等等。 帮了大忙的登山杖和头灯。 在这里大休整了一下,歇了大概半小时。期间还跟老板娘聊天,她说她们这种山上的工作人员,一个月也就下山一次。因为景区一个月只发一张免费的缆车券。而她们自己也不高兴徒步上下山,毕竟太累了。 然后再次出发。从这里开始,就没有长串的上坡山路了。基本上都是平路和下坡路,所以一路上快了很多。而且从这里开始路边的设施也好了很多,每过一小段路,旁边就有低矮的路灯。进入山体内部,路边的雪堆也多了起来。还路过了几个宾馆比如“北海宾馆”啥的,所以也没有一开始那么荒凉了。 最后,终于在8点10分的时候,来到了“黄山西海饭店”。原来“白鹅岭”到这里这么近,也就半小时不到的路程。早知道不在小卖部坐下来吃东西了,节约点时间直接杀到宾馆吃晚饭。 据说“西海饭店”是黄山山上最好的宾馆了,走进宾馆一看,大堂果然很气派,装潢的也很不错啊。这跟20年前大家睡大通铺已经不能同日而语了,当年也根本没有这么好的宾馆。 办理了入住,然后赶紧到2楼去吃晚饭。先头部队早就坐下点了菜,我们一到就开始狼吞无言起来。菜品味道倒是还可以,价格肯定是偏贵点,但还在可接受范围,毕竟是要挑上山的嘛。 等吃完晚饭回到房间,已经10点多了。第一天爬了将近3小时到了宾馆,比我想象中已经好很多了。第二天还要继续爬山,所以赶紧洗澡睡觉。为了怕第二天脚酸发作,还在浴缸里泡了一会儿腿。 2015年12月12日 这天早上8点半起床,腿居然不酸!赶紧先去餐厅吃个早饭。早饭那是很不咋滴,要求也不能太高了。众人磨叽到差不多9点30分才集合出发。在宾馆门口集合时看了看,天气有点阴沉,不过总算不下雨,山谷里依然雾气很重。 本来我们是打算今天去走“西海大峡谷”的。这个景点是以前我去时还没有开发的,听去过的人说,走到谷底再走上来绕一圈也要5小时至少吧。那么我觉得我可能就要7小时,所以想想也是蛮胆战心惊的。不过由于我们那时已经是冬季,整个“西海大峡谷”处于封闭维护期间。 于是我们准备转战前山,去爬“天都峰”。“天都峰”和“莲花峰”一般是轮流开放,一个可以爬,另一个封闭,周期长达几年。虽然上下“天都峰”就要花估计2小时,那么全天估计又是好几小时猛爬的节奏。但当年我爬过“天都峰”,尽管异常险峻但感觉乐趣无穷。刚巧最近这几年是“天都峰”开放期,于是尽管我有些担心自己的体力,但想到可以爬“天都峰”倒还是兴致勃勃。 那么就!出发!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2015 | 黄山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