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014 | 稻城亚丁

身在高原,心向太阳(3)

在“珍珠海”玩了15分钟,大概11点45分的样子就开始下山。回程导游带我们走了一条小路。 还是那句话,想必好的季节风景一定很美。最后一段路小陡,因为都是土路所以有点滑,虽然我滑了一跤,不过问题不大。 下山的地方就是“冲古寺”正面。这些刻着藏文的薄石块据说都是这里的藏族女人一块块人工扛上来的,以显示她们的虔诚。 这就是“冲古寺”,海拔3900米,我们没有进去细看。 最后是一个非常密的经幡阵,得撩起来钻过去才行。 枯树也是有力量的。 再见,亚丁稻城! 大概半小时后,12点10分回到电瓶车起点站,然后走下去到“扎灌崩”等大巴回去。因为是正午,回去的游客不多,没有那种30几座的大巴,只有10几座的中巴。然后又刚刚开走一部,一行人只能坐上后面一部。因为没坐满所以只能坐着干等,跟司机磨了好几次他就是不开车,后来陆陆续续来了几个游客,最终一直等到将近1点,司机才终于发车。 路上又跟导游搞了一下接下去的车子的问题。总算在2点多回到了日瓦乡的“机场宾馆”。前行下山的一众人已经给我们点了菜,匆匆的吃了饭,3点不到就上车准备返程了。 回程的路上,大概3点15分左右,会经过一座黄教寺庙“贡嘎郎吉岭寺”。 可能是刚翻新过,颜色很艳丽,在太阳的照射下很米粒。 还挺精致的。 导游说里面有个活佛可以给大家开光,不过貌似后来没找到。 参观10分钟结束,继续回程。先行下去的高反人群据说后来都去酒店隔壁的医院看了看,然后买了……一箱氧气……咳咳~此时还剩下一些,大家本着不浪费的精神就在车上继续吸起来了,咳咳。后来我也尝试着吸了一口,完全没感觉…… 回程又是一路颠到死,不过因为高反不严重头不是很痛所以还能承受。 右手边的风景也挺不错的,虽然很荒芜,但很辽阔。 5点多的时候,路过一片白桦林吧,貌似还算是个景点。 不过不是秋天,自然看不出什么名堂。 倒是对面的风景让我想起了在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的日子。 全程就是这种碎石路,所以才会颠到要系保险带…… 终于在5点30来到稻城县的“机场宾馆”,就在那个“尊胜塔林”对面。跟我们在日瓦乡住的“机场宾馆”是一家,除了大堂不一样之外房间格局完全一致。嗲的是他家后面有一个免费的室外温泉,据说是从附近的“茹布查卡温泉”引过来的,纯天然的哟。 回房间修整了一下,6点多下楼来酒店餐厅吃饭。这顿吃的意外的好啊,每个菜的味道都挺不错的。特别是正中那个松茸高原鸡,价格不菲啊……因为我状态也还可以,所以也蛮吃得下。 吃完晚饭7点过,天还亮着,我们步行到县城中心去逛逛。县城中心晚上还挺热闹,还有很多人在跳广场舞。大家走进一些特色商品店,有些人买了串珠。我终于帮樱花买到她要的红色手串,算是完成任务。 不过太阳落山后的高原就还挺冷,我瑟瑟发抖的回到酒店,打消了原来想好的在外面温泉泡泡脚的计划,直奔房间洗澡去了……不过听说后来还是有人去泡了,说还不错的样子。 2014年4月20日 昨晚的酒店虽然海拔3700,但是睡觉时高反症状不是很明显,只是略头疼,不知道是否跟所谓的房间里在打氧有关。不过供氧控制器按上去完全没反应,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起作用。但房间冷的可以,居然没有空调,号称有地暖,但全无感觉,害我狗狗索索一宿,蛮好再问酒店要一床被子…… 国航CA4216的航班,8点20分起飞。我们好象是6点半就集合出发了吧,7点半抵达稻城亚丁机场。 机场很冷,稍坐了一会儿就登机了。上机后发现空姐自己背着氧气在吸,而状态不错的我还自己把箱子顶上了行李架。。。我是真汉子!>_< 我坐左侧靠窗位,起飞以后就切换到欣赏风景模式啦~ 渐渐的开始靠近雪山了。 然后就是云海。 好久没看到这么壮观的云海了。 真是有一种蓬莱仙境的赶脚。 这一小时的飞行路程风景如画。不过听说坐在右侧的人更是近距离的跟神山们接触了!总之这一段一定要坐个靠窗位就对了! 到了成都机场不免还要跟旅社的人搞搞,总算还算顺利。然后就回上海咯。 这段旅行才过去2个月,但相信不论过去多久,每每想及,想必定是各种怀念。 而我,尽管经过这次之后对再战高原心生敬畏,但我想,终有一天我会再来的!

Posted in 2014 | 稻城亚丁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身在高原,心向太阳(2)

来之前我一直在纠结,我这种体力和耐力这么差的人,到底要不要自寻死路爬“牛奶海”呢。因为看网上很多人说相当累,特别是最后一段路,很难走。同行中有几个人觉得自己肯定不行,直接就打退堂鼓了,说就坐在休息站等我们,彻底不爬。而我则最终决定,好不容易来一次,不爬也太对不起自己了。所以我尽力爬,但不强求爬到目的地,爬到爬不动了就往回走。并和其他几个不爬的人说,搞不好我们很快就会下来的,他们可以等我们一起下去。届时如果体力和时间允许,我们可以不坐电瓶车,而是走栈道下去,即不会太累,也可以欣赏沿途美景。事后证明,这就跟“长大了我是考北大还是考清华呢?”一样,完全是,想太多了……咳咳~ 一行人一起走到“央迈勇雪峰观景台”合了影,然后就兵分两路了。观景台这里也是“特种马帮”的起始点。旺季的时候,这里是有马队的,从这里去“牛奶海”的全程前面3/4的地方都可以骑马进去。不过相应的,旺季人多,光骑马排队就要等很久。而我们去的时候,景区刚刚开始新一年度的游览,算淡季,还没有马队,只能自己徒步。 于是,抱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我们于11点40出发了!一开始的一片草垫子很平缓,还有木栈道。 跨过小溪之后,就是一米宽的小土路。不过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平的,所以走的不太累。 一路上还看到一些不知道算是野生的还是家养的动物,比如这些羚羊。 每次回头都是一次惊艳。 渐渐的山路开始往上,沟底显现。 途中路过一条相当清澈的小溪, 然后又是一片草原,旁边还有一段栈道。虽然草场并不绿,但还是觉得很美,要是秋天来还不知是怎样一番美到极致的景象。这一路大家都一直在以雪山为背景拍人物照。 越往后的确越难走,主要还是坡道越来越陡,人也就越来越喘了,休息的间隔也越来越短。队伍也有些走散了,我跟同伴两个人落在最后面。我们两个好几次都已经在打退堂鼓了。但离雪山也越来越近,心里又难免有些不甘。 走到这个经幡阵的时候已经14点20了,思想斗争也越发激烈。但此时已经有人陆陆续续开始返程了,问他们还有多远到“牛奶海”,都说不是很远,但后面更陡,让我们加油。于是我们一咬牙也就上了。 终于在14点30分的时候,来到了这个陡坡,我算爬上去了,但同伴很怕,手脚并用的还是爬不上来。于是我们坐在那里休息了好几分钟。 此时,居然看到有个同行人从上面下来了,说上面非常陡,很难爬,他鞋不行,先下了。听了他的话我们很泄气。左思右想终于决定撤。主要是考虑到的确是爬的很累了。后面都不一定爬的上去,就是勉强上去了,万一回程又没赶上电瓶车末班车,接着也就赶不上大巴回旅馆,那就不是一个悲剧能形容的了…… 于是,我们当断则断的决定回撤,那时大概14点45分吧,距离出发已经整整3小时了。很幸运,遇到几个好心的下山驴友,给我们搭了几把手,让我们顺利的下了陡坡。那三女一男也是网上相约而行的,不过那四川男生据说一年要来稻城亚丁好几次,所以对路况比较了解。旁边的女生说,要不是他一路鼓励,她们几个也上不去。男生还给我们看了前面他拍的“牛奶海”的照片,淡蓝色的清澈海水被雪山环绕,好美!!!可惜我们没看到,T_T 不过我们这一路往回走,可能是光线的关系,感觉比来时更美,视野也更开阔。 还是那句话,虽然颜色不多,但气魄摆在那里,我常常会走几步就忍不住停下脚步欣赏眼前的美景,并啧啧称奇。远处的房子就是我们的起点。 不过不要以为下山就容易了,虽然不用往上爬,但毕竟还是在用体力的,在高原上行进多少还是累的。 一棵造型奇特的树。本还想合影一张,结果同行的驴友说,跟古树合影是禁忌,汗,个么算了…… 一路风景如画。本来看到木栈道草原以为快了,但后来其实还是走了很久。 要不是现在不做手工明信片了,完全可以做几张出来卖,哈哈~ 牦牛哦。 因为想赶上官方号称4点30的电瓶车末班车,我们回程走得比较快,但即便如此,还是花了2小时。大概因为走的比较快,所以虽然最后一段路是平地,但我还是走的喘死,最后都心悸的我双手叉腰、人都站不直了……其实去“牛奶海”的路单程只有4公里不到,来回也就7公里多,但依然用了5小时,人走的精疲力尽,足见高原的威力。 路上遇到一个来回都碰到的小伙子。去程他从后面超越我们走到前面,回程他又从后面超越我们走到前面,关键是,人家看到了“牛奶海”!T_T 回去时他告诉我们,理论上来说末班车4点半就没有了。不过如果有人去打个招呼,说后面还有人,叫他们等等,工作人员是会等等的。我们看他脚力比我们好那么多,就说,那你到了车站跟他们说下,就说后面还有十几号人呢。 结果等我们拼尽全力赶到电瓶车站的时候,已经5点了。幸好先前说鞋很滑先撤的同伴已经等在那里而且跟电瓶车站的工作人员打过招呼了。不过那时游客已经很少了,所以车也很少,稍微等了一会儿车才来。上车前我一回头,远远的看到我们的大部队也在穿越最后的草场了,他们速度还是相当可以的。 下了电瓶车站,又把大部队等来,一行人一起再坐大巴,回到2、3公里远的“亚丁村”,今晚我们要住海拔3700米的亚丁村“杰东后书旅馆”。之前去景区的路上我们的大巴也在这里停了一下,我们已经把一些非必要随身携带的洗漱用品留在这里了。不过我们到了旅馆才发现,原来没爬的先行下山的人里,有几个因为感觉身体不适、再加上看到旅馆条件略有些艰苦,已经自行下山回到了前几天住的机场宾馆。而这天成功战胜“牛奶海”的人里,也有部分人感觉身体不适,听说有人回日瓦乡的机场宾馆了,于是也打算坐大巴回机场宾馆。所以最终只剩下一半人按原计划留在了“杰东后书”。 6点10分左右到的旅馆。“亚丁村”算是离景区最近的一个居住点了吧,而“杰东后书”则算是亚丁村最好的一个旅馆了。位置也不错,背靠两座雪山。 比起宾馆来这里的条件自然是艰苦了一点,不过在高原景区,我觉得的确算还可以的了。有独立卫生间,抽水马桶,淋浴室,房间里有加湿器,虽然没有空调,但有电热毯。据老板说,旺季的时候他家可是天天爆满、一房难求,房价更是开到4位数还供不应求。老板是个上海人,隐约记得他自己说以前是张江男,现在每年就在亚丁做半年旅馆生意,另外半年就去东南亚的海滩晒太阳,好不惬意…… 个别人士由于爬了一天,高反已经相当严重,于是直接进入吸氧的节奏。住客吸氧上来30分钟貌似是免费的,后面就要收费了。听老板说,这也是设备商设定的程序,主要还是被他们抽成。老板随身还携带血氧检测仪,压住拇指就能知道你的含氧量是多少,有没有必要吸氧。 傍晚6点45分,天还大亮,大家陆续下楼来餐厅准备吃晚饭。也有两个反应比较大的,待在房间里睡觉。餐厅特地设计成落地玻璃窗,可以远眺“仙乃日”和“夏诺多吉”两座神山。 我因为没有爬全程,所以恢复的倒还可以。没有吸氧,晚饭也吃的下。吃饭时跟老板聊天,他提供了不少高原上的需要注意的事项,并建议晚上睡觉,就算再冷,窗户最好也开条缝,防止缺氧。 最后他说,这几天天气相当好,每天都有“日照金山”。于是我吃完饭,就迫不及待的拿着相机,去二楼露台拍照了。 大概7点半吧,算是看到了金山的一个尾巴。 然后天色就渐渐的黑了,空气也明显的寒冷起来。我还是特地加了一件轻羽绒才出来拍的,依然觉得冷。 听某位以前来过的同伴说,早年路还没怎么修好,他也是因为下山晚了,于是只能徒步走回亚丁村。心里想想那种场景就觉得可怕,而且还要爬土路,真有种死在那里算了的念头…… T_T 经过一天的奋战,结束了狗一样的一天……这天晚上9点左右就躺下休息了,准备积攒体力第二天再战。之前几天虽然也高反,但因为日瓦乡只有3000米不到,所以睡的还可以。乃么在亚丁村就不对了。刚睡下时体征良好,但一直睡不着且出现头痛恶心等症状。心里非常后悔没有跟随有些同志下山去修养,还想着明天估计也报废了……熬到一点半的时候发现同屋也没睡着,就忍不住问她讨了了药,总算吃了药之后好了很多,不恶心也不怎么头痛了。这次高反没有吃散利通也没有吃阿司匹林,吃的是同屋推荐的“泰诺”。这个药前同事也推荐过,说立即见效。我感觉貌似的确有效果。 2014年4月19日 这天一大早起床总算人感觉还行,没有高反。7点就去露台打算拍日照金山,结果刚一推门出去就看到导游。他说我们来晚了,日照金山已经有点褪了……唉,只能随便的按了几张,不过倒是看到了“日月同辉”。 早饭是旅社包的自助,老板自己做的。这个是高原上一种什么饼来着,忘了,老板自己加了鸡蛋,好像是这样不容易坏还是啥。除此之外还有粥啊酱菜啊什么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2014 | 稻城亚丁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身在高原,心向太阳(1)

多年前就听说过稻城亚丁,一直无缘一睹真容。而我原以为,这次稻城亚丁也只是说说的,不想,居然还成了。 P.S.,这次全程用Altimeter这个软件测的海拔,不过事后跟网上资料对比,发现出入还是比较大的,不知道到底哪个不准…… 2014年4月15日 这天中午飞抵成都,入住“成都百港国际酒店”。听上去很档次,其实就是3星级的机场宾馆,条件很一般。反正也就是一晚上而已,无非是为了第二天赶大清早的飞机方便点。 下午打算到市中心去采购补给。来一次成都总得吃一次火锅吧,于是选在了点评上评分颇高的“蜀九香火锅酒楼”,南府分店旁边还有个家乐福,所以我们就打车前往。 成都的司机就是屌,不说普通话,幸好成都话还能听懂七七八八。跟他说要去蜀九香,他说店名不知道,你要告诉我路名。开车的时候长裤直接往上拉到大腿,露出小腿,一边开车还一边抽烟,咳咳~ 先在店里拿了号,然后步行去不远处的家乐福采购。因为饿了几个人就先在一楼的KFC吃了点东西垫垫。然后上二楼去买东西,最后买了整整一车。我这才发现原来现在超市的手推车要一元硬币启动啊,可见我是有多久没去超市。 等到一圈买好,回到火锅店,意外的发现居然有个包房退了预定,便宜了我们!口味还蛮好的,不过也没有特别惊艳吧。毕竟上海现在也蛮多这种所谓正宗的四川火锅了,而且味道都不差。 吃完回到酒店洗洗之后还不能睡,清邮件清到12点半。而四小时之后,我们就起床再次奔赴机场了。 2014年4月16日 这天早上4点半起床,5点到大堂集合,拿了准备好的路餐,一行人出发去机场。5点半到机场一看,果然人已经很多了,总算后来找了一个相对人少的队伍。我还第一次尝试了自助值机,结果第一台还是坏的,换了一台才好。 国航CA4215,6点40分从成都起飞,一小时后即抵达稻城亚丁机场。一到这个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民用机场,我就不敢怠慢的拿出了所有装备,帽子,墨镜,围巾,抓绒衣,冲锋衣,抹上防晒霜,然后缓慢的步出机场。 稻城亚丁机场海拔高达4411米,一出机场就看到宛如飞碟一般的机场候机楼。阳光非常好,天也格外的蓝,不过风吹在脸上比较冷冽。 被导游献上了白色的哈达之后,就上了大巴,前往日瓦乡。途中要经过2个景点,首先是位于稻城县桑堆乡境内的“奔波寺”。 “奔波寺”系藏语译音,又作“帮普寺”,即“草坝之边”的意思。 海拔3943米。 在那里看到类似山鸡的鸟,蛮美的。 还有可爱的小松鼠,嘿嘿~ 下车走到寺庙还有一小段路,刚上高原也不敢走的快,加上参观的时间,再拍拍集体照什么的,前前后后也花了50分钟吧。 大约1小时车程之后来到第二个途径的景点,是位于稻城县北门的“尊胜塔林”。稻城县海拔要3700米左右了,后来我们回程最后一天就住在塔林对面的机场宾馆。 貌似是新建的,所以看上去特别干净,在蓝天的映衬下也显得格外的白。 整个塔林面积还挺大,据说占地36062平方米。蛮多藏族同胞在这里转圈的,跟我们走路的速度比起来他们简直是健步如飞…… 听说顺时针走3圈可以带来好运。不过那时我已经略有一点高反了,只走了一圈意思意思。 一个藏族小朋友,不怎么怕生,还挺可爱的。 因为我只走了1圈,所以这个景点我只花了10分钟。不过,虽然我只走了一圈,但至少我还是下车的了。此时有些人已经跟我一样开始有高反了,所以到了这里根本不下车。 接下去的一段路简直可以用痛苦来形容。从下飞机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感觉我高反症状越来越明显了。除了头开始疼之外,有时候还会觉得晕,时而还会感到心悸。而这一路上因为路还没完全修好,所以几乎全程都是碎石路,以至于车极为颠簸,是那种频率极高强度极大的颠簸,常常让人必须扶着座椅或者系上安全带才不至于飞起来。2个小时下来,我感觉我的头都快被震碎了,如果当时有人看到我的表情,那一定是一个极为咬牙切齿的惨烈景象,Orz... 终于在将近下午1点的时候到了日瓦乡的稻城机场宾馆。其实从机场到这里也就150公里最多了,但是开了将近5小时。除去在景点花的时间,也要快4小时了,可见全程的路况还是不算很好。 日瓦乡的海拔只有2700米左右,算是低了很多。我们入驻之后就马上在宾馆吃午饭了。不过此时悲剧发生了,我发现我彻底高反了,因为我完全没胃口吃饭,而且很想吐……大家说我的脸色很差,那么后来我也没吃啥东西,直接进房间睡觉了。 幸好房间条件还不错的,这里海拔也不算很高,所以倒头也就睡着了。 睡到傍晚时分,同屋的也回来了,说也是头疼的很,其他人都去县城吃晚饭了,她要回来休息睡会儿。下午睡了好几个小时之后我总算恢复了很多,也不恶心了。最后我们和另一个高反的人、三个人一起在酒店餐厅随便吃了点。不止我们仨高反严重,还有人一直在房间睡觉连饭也不吃。 想起当年一起去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有两个姑娘分别吐过,我倒是没有。但是上次去海螺沟我就有点想吐,这次就更明显了。正因如此,这次来稻城亚丁之前我就开始吃红景天了,像去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一样如临大敌的重视此次稻城亚丁高原之行,但貌似效果不大。估计还是直接空降高海拔的关系,而且前一天又睡得少。我这才发现,所有的高反症状里,什么头疼、头晕、心悸、气短、体力不支都比不上呕吐来的具有杀伤力……因为在高原上本来就需要注意补充能量,吃的饱一点对抵抗高反还是有一定作用的。但一恶心,就切断了你营养的来源,很麻烦…… 经过这一天休息,感觉恢复了一点,睡饱了的我天真的以为后面会好点。结果事实证明,高反伴随全程……T_T 2014年4月17日 第二天起来,感觉还可以,于是就干了半天正经事,再清清邮件什么的。下午么,继续回房间睡觉,咳咳~ 到了晚上感觉还可以,于是出门去参加晚上的“亚丁风情”藏式风情表演+晚餐。就在镇上,开车5分钟就到。在门口有藏族姑娘给你献酒和哈达,意思意思的喝了一口。还要学藏族的规矩用无名指沾点酒,弹向空中。 进门有个院子,看到他们在烤鸡,据说一会儿就是给我们吃的…… 旁边有只黑色小猫,给它拍照的时候对我“喵呜”了一记,露出一口小獠牙,霸气侧漏…… 晚上6点,天还蛮亮的,进屋去看表演啦。 里面的舞台。在接下去的2小时里,这家藏族同胞就举家上台,兄弟姐妹一帮人轮流表演。 我们的晚饭,猪肉和饼。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2014 | 稻城亚丁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