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008 | 广州

LOMO·又见广州

关于2008年要说的最后一件事,是11月底的广州之行。 经过28日贼high的一晚,29日我们一觉睡到下午1点。 拉开窗帘,发现我们住的如家,被包围在一群老房子中。小扣说,著名的西关大屋就在这一带。 先是去隔壁的陶陶居下午茶,味道很不错,而且价格也不贵。 、 接着去对面莲香楼买饼,人不少。 把买好的东西放回旅馆,接着,我们就去了沙面。关于这件事情,小扣一直耿耿于怀。因为在后来出版的城市画报上,我们发现第二天下午陈升就来到了我们住的宝华路一带。小扣像祥林嫂一样的念念有词道,要是我们没去沙面就好了,就能碰到陈升了,就能碰到陈升了……Orz... “沙面”位于珠江岔口白鹅潭畔,占地面积330亩。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后,咸丰九年(公元1859年),英、法侵略者凭着签订的不平等条约,以“恢复商馆洋行”为借口,强迫两广总督租借沙面,雇工修护河堤,填土筑基,形成沙面岛。沙面岛上有150多座欧洲风格建筑,其中有42座特色突出的新巴洛克式、仿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风格建筑,是广州最具异国情调的欧洲建筑群。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大白天拍出来的照片却灰蒙蒙的泛着紫光,有点怀疑冲得有问题。所以能看得上的照片不多。 沙面给我的感觉很像鼓浪屿,许多欧式建筑,但是要比鼓浪屿开阔很多,也不像鼓浪屿那般上下起伏。那里有很多摄影人士或者团体,也是拍婚纱的热门去处。 这张还蛮喜欢的。 三奶奶小扣和大奶奶看到这件tee,立时high了,讨价还价一番便买了下来,当然,给二有暗香盈袖奶奶也带了件。 某个领馆。 这幢楼上有超大露台,赞~ 我们到这家意大利餐厅的时候,晚市还没开张,进去逛了圈就出来了。 另一张比较喜欢的,光影斑驳的很有味道。 黄昏中漫步在珠江边。 走累了坐下看了会儿粤剧。 看到一个混血儿小姑娘啥有架势的在拍照。 回去的时候穿过老城区中药一条街,那里有卖蛇干和蝎子。我倒是不怕活蝎子,还凑上去看了个究竟。小扣说,我这个蛇年蝎月出生的人,正好可以用“蛇蝎美人”来形容……咳咳~ 夜晚的上下九,像一座巨大的娱乐城。 新鲜玩艺儿,30公分高的冰淇淋。 因为在莲香楼没吃饱,于是后来大伙儿一起去吃鱼皮。小扣说,这其实就是西关大屋。我进去瞄了眼,底楼很高,通向二楼的楼梯又高又窄。 当然,最终我不会忘了,若不是为了你,我是不会去广州的。 欠2008年的债,终于还清了,接下去可以写2009年的事情了……

Posted in 2008 | 广州 | Tagged , | 24 Comments

速击广州

3年前第一次去广州的时候,也是11月,当时气温高达30度,把我热得个半死。如今再次前去,当时招待我的两个朋友分别都生儿育女了,只能感慨时光飞逝,而自己时间也不是很充裕,所以也不就没有再去打扰人家。 12点45分起飞的航班,“春秋”加上目的地“广州”,简直成了延误的双保险。于是当延误广播响起的时候,有位女士扯着喉咙开始和航空公司地勤吵架了。另有一位大妈在一旁说,上周她也是同样的航班,也是延误,最后改到了1点半。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就宣布飞机改到1点半,我和三奶奶都觉得,以后春秋直接卖1点半的航班即可。 因为延误,到新白云的时候,已经快4点了。做机场大巴的时候,我们果断的决定,我和三奶奶去check in,大奶奶先去会场占位子,事后证明此举英名。我们大巴换地铁,等全部搞定,再次从上下九的如家出发的时候,时针已经走向了5点半。出门先给大家买东西当晚饭吃,此时三奶奶火爆的急性子充分展露,说麦当劳和肯德基很远很远,就买了隔壁的肠粉,其实呢,后来我们走了几步想打车,却发现麦当劳和肯德基都很近很近……我们拎着汤汤水水的晚饭焦急地站在路上打车,却怎么也打不着,我简直觉得整个广州就没有几部出租车。刚刚因为看到在地铁换乘车站采用了一边门上车一边门下车的人性化措施而建立起来的对广州公共交通的良好印象在此刻也毁灭了。 实在没有办法,离6点40分的进场时间越来越近了,我们再次果断的决定坐地铁。另一方面又打电话给大叔,让他先去跟大奶奶会合。6点40的时候,我们刚刚走出地铁,三奶奶绝望的对我说,她们进场了……而我则惊魂未定于刚刚被别人提醒背在身后的包的拉链被拉开一个口子,钱包已经显露无遗,幸好无损失。 依然是打不到车,只能暴走。走了大概一半路程,终于抢到一部车。在车里狼狈的吃了点买的晚饭,其实也就开了10分钟,就到了会场。 8点多演唱会开始,11点多结束,大家太high,我和三奶奶、大奶奶、大叔,还有三奶奶的朋友Roy,一行五人,决定放弃宵夜,直奔钱柜。大家把陈升的歌点了个遍,还开了瓶红酒庆祝。喝了半瓶红酒开了嗓的Roy同志明显很在状态,飚完陈升飚信乐团,而大奶奶和三奶奶也是意犹未尽,演唱了著名的《两个恰恰好》。 一唱唱到凌晨3点半,打车回酒店,睡到床上一看时间,北京时间11月29日4点40分。这一觉就睡到了下午1点钟。其间接到两个电话,一个打错了(tmd!),另外一个是圆圆去机场的路上跟我道别。起床的时候收到大叔的短信,他已经在珠江边晃悠了。 收拾了一下我们就去隔壁“陶陶居”吃午饭,不过那个时候已经2点,其实是下午茶。上次来广州扇子带我去陶陶居对面的“莲香楼”吃早茶,这次去陶陶居吃午茶,感觉很完美。排队的人不少,不过翻台子的速度倒也快,等了刻把钟就上楼去了,不过是拼桌。刚坐下的时候许久也没人来招呼,后来服务员来了又说同桌的其他客人还没走不能给我们开茶。我们说都叫我们上来了为什么不给我们开茶,后来我貌似理解了,因为我们坐的那桌之前吃的是点菜,她们有规矩一定要客人走了才能给你翻台子换桌布开茶。上了普洱茶,我和大奶奶去拿点心,味道总的来说不错,尤其是那份蒸笼里的鸡块,很鲜美。快吃完的时候大叔来跟我们汇合,一买单才120元,总算体会到了广州吃的物美价廉的说法。 吃完在对面莲香楼的商店里买了些吃的带回上海,然后放回酒店,接着差不多4点钟步行去沙面。三奶奶今年5月份去广州的时候已经去过沙面了,于是她熟门熟路的带我们去。我对她说,沙面这个名字给我的感觉就让我很想捏,咳咳~珠江边的沙面算老城区,里面欧式建筑很多,有点鼓浪屿的感觉,但是地形不如鼓浪屿起伏。沙面很整齐划一的分布着一幢幢各式各样的老房子,道路之间也很开阔。期间遇到无数摄影团体和个人,还有新人若干对。两位奶奶还买到了印有“奶奶”字样的Tee。我们从一头走到另一头,又沿着珠江走回来。傍晚的珠江,夕阳洒在江面上,阳光反射在大家的脸上,无比的耀眼。休息下,坐着听了一会儿民间粤剧,便开始往回走。 一路沿着新大街、旧巷子回到上下九,又来回兜了一圈,虽然吃饭的地方不少,但是人更是不少。路过小吃街,吃了个烤生蚝,“广州酒家”一楼的“唐人街”没位子,最终还是决定在“莲香楼”晚饭。依然是跟人拼台,味道还可以,就是点的第四个菜等了1小时10分钟也没有来,期间闲来无事,只能观赏旁边玻璃房里窜上窜下的老鼠。最终把那道菜退掉了,还发现那个玻璃房竟然还是放碗筷的地方,倒胃口之极。此次莲香楼与陶陶居的PK以陶陶居的完胜告终。与我们一起拼桌的两个广州老太也看不下去了,说莲香楼不好,应该去隔壁广州酒家,我们很无奈的说没位子,她们说应该去楼上,不可能没位子。 吃完这顿158元,显然都没饱,于是去隔壁宝华路上的陈添记吃鱼皮。据说那里的鱼皮是很著名的,那么就艇仔粥、猪肠粉、鱼皮,各来一份。 临睡前去绝味买了点鸭舌头,结束一日的暴走。 周日早上吃了肯德基的早餐,打车到传说中的火车站附近,坐机场大巴到机场,等大叔的时候开始看当天晚上拍的视频,一直看到飞机上。 ╋╋╋╋╋╋╋╋╋而关于这次的演唱会╋╋╋╋╋╋╋╋╋ 尽管为了赶场我们狼狈不堪 尽管站立了几乎5个钟头 尽管期间有将近4个小时都是以60度的仰角观看、从而直接导致后来我的颈椎出问题 尽管,我觉得这场表演除了舞台比上海的大点,其他各方面都不如上海 然而 就因为我占到了人生第一个第一排 就因为看到了两位吉他大师大炮和振荣彪悍的PK 就因为听到陈升说,我要向全体女生说对不起,因为男生实在是蛮笨的,以及随即那个真挚的鞠躬 我就觉得 这一切都值得

Posted in 2008 | 广州, 没有不会死但有了会活得更好 | Tagged | 1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