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006 | 北京

北京一夜

虽说在北京过了一个周末,但是因为来回都是晚上睡在火车上,所以成了名副其实的“One night in Beijing”。第二次来北京,上次是初春,这次是秋末,都是不错的时节。去了一些去过的地方,也去了一些没去过的地方。36小时的首都之旅,充实而又丰富。 前门,也叫正阳门。好像重新修缮过了,颜色艳丽了很多。整个北京现在就是一个大工地,到处都在建设。一切都要在2007年底之前完成,以迎接08奥运。 前门前的地上,“中国公路零公路点”标记牌。 正阳门的箭楼。 也在修,下面都围起来了,只有上面还能看看。 前门大街。像这样竖着牌坊的老街,在北京很多,比如上次去的国子监也是。 可是前门大街上的商号几乎被拆得一干二净,只有“全聚德”还缩在一条弄堂里的一个角落。好像听说这家前门的全聚德是全聚德所有分号中,味道最好的一个。 天莫道不消魂安门广场上的大喇叭里不断的说着:“参观毛主人比黄花瘦席遗容,不收费。” 这阵仗,堪比在河内看胡志明遗体的气势,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工体旁的沸腾渔乡精品店。环境和价格,都是精品的。可能是期望太高了,感觉水煮鲶鱼不如从前。再想想,上次去吃的时候,好像也不是鲶鱼。 第一次吃有整只牛蛙的“馋嘴牛蛙”。 感觉还是很震撼的,量也不少。 地铁2号线“东四十条”车站外面的“保利剧院”,久仰大名。 圆明园 圆明园座落在北京西郊海淀,与颐和园紧相毗邻。它始建于康熙46年(1707年),由圆明、长春、绮春三园组成。占地350公顷(5200余亩),其中水面面积约140公顷(2100亩),有园林风景百余处,建筑面积逾16万平方米,是清朝帝王在150余年间创建和经营的一座大型皇家宫苑。它继承了中国三千多年的优秀造园传统,既有宫廷建筑的雍容华贵,又有江南水乡园林的委婉多姿,同时,又吸取了欧洲的园林建筑形式,把不同风格的园林建筑融为一体,在整体布局上使人感到和谐完美。圆明园,曾以其宏大的地域规模、杰出的营造技艺、精美的建筑景群、丰富的文化收藏和博大精深的民族文化内涵而享誉于世,被誉为“一切造园艺术的典范”和“万园之园”。 鼎盛时期的圆明园据说比颐和园还要大。 “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景象,在这个时节,是看不到了。 如前所述,圆明园其实是相当宏大的一个、包含着三个园林的皇家花园,而我们印象中,常用来等同于圆明园的,其实只是长春园里的西洋楼遗址群。 谐奇趣。 尽管是中国人不擅长的西洋风格,但是现在看来,花纹依然如此精美,可见当时的美轮美奂。 海晏堂的石贝壳。 曾经有水在这里潺潺流过。 据说这个巨大的建筑物是蓄水池,供应着当时西洋楼建筑群所有喷泉的用水。因为在建筑材料中加入了粮食以及蛋清,所以至今依然坚固无比。 大水法。 黄花阵是唯一的一座完整的建筑,只因为10几年前被重新翻修过。 不过走走它的迷宫,还是很有意思的。据说以前过节的时候,宫女们会拿着灯笼在迷宫里比赛,谁先到达中央的亭子,便有赏赐。 圆明园南门对面的“梦旅人咖啡馆”。推门而入,感觉很温馨,竟和我们店有几分相似,只是他家大了很多。墙上密密麻麻放着很多书籍。 有人就这么睡着了。 可能是因为开在大学附近的关系,价格还算公道,味道也不错。老板娘说,所有咖啡,续杯均打6折。我的摩卡。 “海底捞火锅”可能是眼下京城最红的火锅了。到了花园东路店,遇上高峰,问现在叫到几号,服务员答50号,取了一个等位号一看,150号……Orz... 服务员说,可能要等2小时,您可以留下手机号码,然后出去逛逛,差不多时间了我们会给您电话的。这种做法很厚道,我们应该在上海普及。 于是先出去走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可以打发时间的地方,只好坐进海底捞戈壁的上岛咖啡。上岛原味咖啡的器具很好玩。右壶的水烧开了以后,水会从右面流入左面,同时由于平衡的关系,左壶下沉、右壶提升,酒精灯的盖子因为没有了右壶的阻挡,所以盖下灭火。等左壶满了以后水再回流到右壶,开“水龙头”取咖啡。 等待的时间比预计的短,一个半小时以后等到了座位。此时门口依然人头攒动。 进去了才发现门口还有一个等座大厅,提供免费茶水和西瓜。有打牌的,聊天的,看报纸的,竟然还有一个台面是做指甲的,Orz... 算是相当周到了,网上评论他家服务出色,果然名不虚传。 点的锅底是黄什么鱼,我觉得那就是上海人说的“昂子鱼”。那杯清澈透明的就是著名的柠檬水。连手机都专门发个套子。 滑牛肉是他家的特色之一,酱过的牛肉很嫩。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2006 | 北京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一样的晴天

可是,北京的天,比上海的蓝。 早上火车到站的时候给家里打电话,俺娘说,降温了,当心着凉。我想,能有我前天下午在福海边上,又冷又湿更严重?出了地铁,阳光灿烂,大包小包东西拎进公司,不过7点45分,还一身汗。终于头一次,不知道是否是最后一次,第一个进公司。排队10分钟买了公司楼下的早饭,这才见识到真正的欣欣向荣的早饭市场。 话说昨天北京的天真好,我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北京的蓝天白云,那股子清澈劲儿,让人从骨子里喜欢。虽然下午的时候转多云了,但是这不影响我的好心情。 从东直门换城铁去北苑。在这里我要严重批评的是,地铁2号线换城铁13号线实在是忒麻烦了!不论是在东直门站换乘还是在西直门站换乘都是。不但要出站,而且上上下下多次,在人数并不多的情况,我以比较快的速度步行,少说也要走10分钟。以后若是人多一点更加拥挤,真不知换乘一次要花多少时间。城铁都是新建的,我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不能规划的更好一点。比上海1号线换2号线,还要不如得多。不过比起2号线还要人工撕票,13号线倒是用了跟日本一样的闸机设计,票子也跟日本的一样,跟粮票似的。比较可笑的是,你可以在2号线买换乘联票,那是一张比普通地铁票略长的票子,一头印着表示2号线的蓝色票根,进2号线用;一头印着表示13号线的黄色票根。千辛万苦到了13号线之后,你还要去换票处凭黄色票根领取一张刚才说的粮票似的车票,然后进站,Orz... 而13号线车厢里照例还是没有灯。这次我总算明白了,貌似是为了节能,从地下到路面上之后,车厢里是不开灯的。原因我是理解了,可是还是觉得非常不习惯。最夸张的是,从望京西到北苑这两站之间,竟然足足开了8分钟。实在是,匪夷所思!北五环实在是有些荒凉,尽管如此,听说房子依然到了8千。希望以后地铁5号线造好之后,可以从崇文门直接去北苑。 可是啊,可是。我还是忘了去“雕刻时光”,忘了去向老张同志他们家的庄老师问好。这件事情是我在梦旅人咖啡馆里的时候想起来的,因为我突然发现,貌似我已经在清华边上了,那么离北大也就不远了,于是,离“雕刻时光”应该也不远了。还有就是,没能去成南锣鼓巷。晕倒说,故宫、天坛和南锣鼓巷,都是可以一去再去的。我说,这三个地方我都去过了,不过我会再去南锣鼓巷的。然而最后没时间。 不过我还是会再去北京的。所以,一切的遗憾,我都有机会弥补。 最后,关于昨天的关键字。 崇文门。地铁2号线。东直门。城铁13号线。北苑。东北虎。新世界。六必居。大冬枣。油栗。北京火车站。

Posted in 2006 | 北京 | Leave a comment

北京,又见北京

第2次北上首都,上次是春天,这次是秋天。其实,今天突然降温了,那么说现在是冬天也不为过。 那么这次我发现: ·沸腾渔乡不如记忆中的那样好吃了。可能是因为环境和价格太过精品,不够市井的原因; ·13号城铁线路上,整部车子通体没有室内车灯。阴天的时候,感觉车厢里一片漆黑; ·在2环上要把速度彪起来是很有难度的。2环13郎,请允许我在这里Orz你一下…… 最后,关于今天的关键字: 北京火车站。地铁2号线。崇文门。煎饼果子。前门。六必居。天莫道不消魂安门广场。东四十条。保利剧院。沸腾渔乡。城铁13号线。五道口。圆明园。梦旅人咖啡馆。上岛咖啡。海底捞火锅。

Posted in 2006 | 北京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