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005 | 广州

吃喝玩乐在羊城

这次去广州,是出自一个心血来潮的约定。只是一个周末的时间,到一个没有去过的地方,看看朋友,吃吃喝喝,便觉得很知足。 傍晚时分到达广州新白云机场。 因为是新建的,所以看上去很现代化。 一路坐机场巴士,开了1个半小时到终点站天河区。遇见扇子,吃晚饭,然后去超市,买了点水果就回家休息了。 南方的水果品种总是比较丰富的,我看见了在上海没有看见过的人参果,番石榴等。人参果(图中前方那个好像白萝卜的东西)长得象白萝卜,吃起来的口感也像,只是没有了萝卜的那股味道。其实根本没有味道,很淡,所以我说这是没有萝卜味道的萝卜。番石榴(图中后方)切开来以后,我才发现里面竟然不是以前吃过的那种红色的一粒粒果肉(如图盘中所示),而是好像梨一半。咬上去略硬,还有籽。 前一天虽然晚上很晚才睡,但是为了第二天早上去喝传统早茶,还是早早的就起了。我们先打车去地铁站,然后坐地铁到长寿路,再步行去“莲香楼”。 广州地铁站很干净,人也不多。票价倒是不便宜,最贵的要7元。目前也有两条,可在“公园前”进行换乘,而且换乘的时候车厢两边的门都会开。 单程地铁票不像上海是一张磁卡,而是一个“磁币”。一开始我以为进站的时候要投币,没想到它也是“照”一下即可,等到出站的时候再投币。 出了地铁站就是老城区荔湾,在看见“莲香楼”的招牌的同时,也看到另一家老字号“陶陶居”。 古色古香的“莲香楼”。 “莲香楼”是百年老店了。等我们坐定下来,放眼望去,都是老人家,咳咳~ 扇子说,这年头,哪个年轻人能起这么早来喝早茶啊,想想也是,:em213: 老人们三三两两的结伴而来,喝喝早茶,翻翻报纸,聊聊天,能耗不少时间。据说有时还有曲艺表演,想来应该是粤剧之类的东东。 因为是老店了,所以装潢也很古朴,窗格上的花纹亦很精致。 Photographed by Xun 虽然说“喝早茶”其实就是“吃早饭”,但是还是要“喝茶”才行。扇子点了“普洱”给我们。这是我第一次喝“普洱”,我意外的发现,还很不错。虽然看上去颜色很浓郁,但是味道很清淡,不苦不涩。茶叶放进有盖子的茶杯,然后倒入热水,泡些许时间,再用茶盖撇离茶叶倒入到小茶杯里。 吃的东西自己去拿,拿了什么服务员会相应的在你的记录卡上盖章,最后结算买单。 我们先拿了5种。虾饺有点特别,不像上海里面还有肉,而是纯虾的。 接着扇子又拿了几个,牛杂挺好吃的,很酥。 还有这个叫“状元及第粥”,是有典故的。大概就是一个穷孩子以前经常吃这种里面拌着猪杂的粥,后来高中状元的情节。 每桌上都有一个酒精炉,上面煮着热水,以供泡茶之用。某人说这炉子蛮好看的,想偷偷带回家,:em220: “莲香楼”的生意很不错,所以经常要拼台,我们这桌对面就坐了一对中年夫妇。 点了这些菜,最后买单一算,才50元,我觉得非常便宜。扇子说,因为考虑到这里有很多老人家来吃,所以价格相对来说比较平。 吃完以后就去附近的“上下九”逛。所谓“上下九”,分“上九路”和“下九路”,是新辟的步行街。我挺喜欢这种略带复古的街道,建筑有南洋风味。 “上下九”人不多,扇子说广州还有一个北京路,也是步行街,比较现代化,人也比较多,当然东西就比较贵,她觉得没意思,就不带我们去了。我对此表示赞同。 在街上看见一家店,宣传牌子很逗。 途经著名的“广州酒家”。据说要是在那里吃一顿早茶,没有5、6百可是拿不下来的。 凉茶,是扇子极力推荐的一样东西,有清热去火的功效。凉茶凉茶,我以为是“凉的茶”,然并非如此。它用了各种药材在里面,并且喝的时候是热的。于是我觉得我在喝中药,:em220: 扇子说一定要一饮而尽,否则越喝越苦,到最后就喝不下去了。喝完凉茶还赠送陈皮一片润喉。 步行,一路步行,接着去逛了“状元坊”。 “状元坊”类似上海襄阳市场,刚进去的时候觉得人不多,后来出来的时候就人挤人了。都是些小朋友,来买些新潮货。它不如襄阳路那么大,只有一条大路,周边是条条平行的岔路,呈“非”字型,所以倒也不怕没有方向。 里面东西挺便宜的,买了点小东西,圣诞聚会的时候可以当小礼物。还看见10元10对的棉袜,这个价格好厚道啊,咳咳~ 这一圈逛完差不多中午了,坐地铁回“天河城”,见小猪全家。然后一起午饭,一起k歌。大家玩得很high,赌骰子,喝酒。 我向来不胜酒力,但那天也喝了不少啤酒。到后来有点晕,眼皮开始重了。而且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喝了酒也不能唱歌了,因为喉咙控制不住,声音怎么唱都觉得摇摇欲坠。 k完歌,还用赠送的点券换了小礼物,心满意足的回到家里。途径天河友谊商店的时候,还进去做了市场调研。在家里略作休息,9点多的时候,再次杀出家门,前往棠下吃此行最为过瘾的炭烤生蚝。 这家路边摊位于一个街角,时常还有大巴在旁边贴身经过。扇子跟老板挺熟的,上来就先来了2打,一辣一不辣。听说平时辣的都非常辣,所以那天特地让他少放点。 生蚝挺肥的,加上辣酱、葱花和蒜蓉,烤出了诱人的香味和浓稠的汤汁,鲜美无比。 一打生蚝才25元,真是物美价廉之极。不过扇子说,也就是这家特别便宜,其他的一般是35元一打。刚巧知道Faintzy最近也迷恋上了吴江路的生蚝,我问她多少钱,她说5元一只……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2005 | 广州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从30度到15度

这个落差是巨大的。 广州的热天果然跟香港类似,潮湿,闷气,令人很不舒服,无暇专心做事。周日那天阳光普照,我们只是逛了个电脑城就已经累得够呛了,无力再战其他,回到扇子家竟然倒头就睡。 太多人跟我说广州很混乱,不过我倒是没有这方面的感受。我们住的天河区据说是新兴的一个区域,我也只是在周日那天才感受到了一点大城市应有的拥挤和嘈杂。我没有地理概念,不知道广州和上海相比,哪个大些。我只觉得,大部分时候,广州给我的感觉,人比上海少很多。商场里,地铁里,马路上,饭馆里,都是。我问了好几个人广州有多少人口,竟然无人知晓。 广州的物价我也觉得比上海便宜些。相对而言,房价便宜,出租便宜,馆子便宜,小地方的购物也便宜(大商场里卖的牌子价格和上海差不多,比如Levi's 501)。在百年老店莲香楼吃的早茶,点了7、8个菜,才50元;去了类似上海襄阳路的状元坊,看到很多平价的东西,便宜的我都不好意思还价;当然这次最爽的还是吃了炭考生蚝,价廉物美,25元一打(广州很多东西都按“打”出售),连我这个平时对生蚝不热衷的人都吃得津津有味,欲罢不能。 当然,广州是大城市,有大城市应有的腔调。新白云机场很漂亮(虽然回来的时候,也要坐接驳车才能上飞机);高速公路很宽阔;花园酒店很气势;天河城里很摩登;还有老城区,荔湾很有情怀;加上市井的棠下,让我一饱口福。这些新旧交杂,相容相伴的景象,都说明广州渊源的历史和现今的发展。 外来人口的众多倒是我没有想到的。本以为到了广州应该听到满耳的广东话,但其实并非如此。80%的人开口说着国语,这点上跟上海也很像。在外面吃饭的时候,见到服务员一概叫“靓女”。我总算体会到在广州“是女人就叫靓女”的这个风俗了。这也更加让我觉得,这年头靓女真tmd不值钱…… -_-! 当然还有朋友们。见到了从深圳上来的小猪全家;从南宁过来的妹子;还有为我尽地主之宜的Swallow,这一切都让我觉得此行的值得,完美之极。当然,我们给扇子添了不少麻烦,心中很是过意不去的。我说我无以为谢,也只有等她们夫妇来上海,我才有涌泉以报的机会了,咳咳~

Posted in 2005 | 广州 | Leave a comment

初到广州

在夜色渐暗中到达广州新白云山机场。 坐机场巴士一路途径广州市区,来到天河区。广州给人的感觉很像上海,霓虹,住房,公车,一切都很类似。家乐福,友谊商店,各种在上海亦看得到的连锁店,不说根本没感觉来到了一座南方重镇。 黑暗中看不清楚这座城市的真面目,据说还有类似浦江游览的珠江游览。 那么明天去吃一顿传统早茶,然后是一场喜相逢。

Posted in 2005 | 广州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