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祖国江山如此多娇

如此这般的活着并不意味我再也不贪图

4号么就行动了一下,去了下南京西路。我觉得过程还算顺利,只是目前依然杳无音讯,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晚上就又去“焗诱”吃了饭,龙虾泡饭依然好吃,只是天热有点吃不下。 7号出去培训,在昌平路的“静安现代产业大厦”。这是一个新的培训供应商,这个地方也是第一次去,据说停车不便所以我坐地铁去的,需要走个15分钟,跨过苏州河。苏州河比以前真是干净多了,虽然我以前也不怎么来。我只记得20年前去大学同学家里玩,厨房窗户开出去就闻到一股……臭味…… 感觉这种小的vendor为了抢生意,服务做的还是比较好的。培训期间准备了相当多的吃的东西,中午还给安排了在附近的“万皇酒家”。据说也是一家开了十几年的老店了,看环境就是走平民路线的。开在一幢老房子里,各个包间都是一个个住家改造的,味道也还不错。 8号傍晚就出发前往崇明,这次住在“明珠湖”附近的“天鹅苑房度假村”。不开不知道,一开吓一跳,在岛西侧的尽头,茫茫远的地方啊,高速下来陈海公路还足足开了一小时啊……这个时候就会感叹,崇明果然是……中国第三大岛!这次其实也没玩啥,就是住房车这个噱头。房车么虽然没有很小,但我觉得还是不够干净,据说有的车里还有虫子。还有就是厕所太小,抽水马桶要用力拉才能抽水。 个人觉得那里没啥意思,周围也没有可玩的,就有一片草地,可以钓鱼的池塘,和一些小动物。说起来这只羊真是夺人眼球,妖娆至极。 在酒店里吃了周五的晚饭和周六的午饭,周六晚上在附近找了一家叫“秦大姐农家乐”的餐厅吃了顿,味道还可以。周五晚上吃饭的时候随便看了眼12123的APP,本来是想看看当天开去崇明的路上有没有违章,惊恐的发现居然在上一周的上班路上有一个!那天的场景我也还记得,分明是旁边十三点867逼迫我借道出去,等我再回来的时候,就变成实线变道了!本来看第一张照片的时候我还有些不买账,心想这并不能说明我压线啊。结果看第二张的时候我就默默的接受了……后来被人家教育说,这种时候,应该“让速不让道”……人生的第一次扣分有木有!留念一下,T_T 10号周日回到上海之后就去了南翔的“古猗园”,先在旁边的“古猗园餐厅”吃了小笼。这里附近到处是吃小笼的,当然这家生意最好。这次档次了哦,坐到里面大堂点菜吃了。味道我觉得也就还好吧,蟹粉的其实会有那么一点点腥。 接着买票进到“古猗园”里面。我从没来过好像,比我想象中的大一点,环境也比我想象中的好。已经到了初夏,虽然荷花还没开,但处处绿意盎然。 茂密的竹林。 偶开的莲花。 走一圈散散步差不多一个小时,感觉挺不错的。然后又走到旁边的“南翔古镇”去晃了晃。古镇本身就跟其他小古镇差不多,特色是有一个建于五代至北宋初年的“南翔寺砖塔”。旁边还有一个建于公元505年的“留云禅寺”,进去转了下,规模也不小。 16号开始就是端午小长假咯。 17号去“杨浦体育馆”打球,然后请萨总和臭老师吃个饭,感谢他们这些年来愿意陪我这个不成器的弟莫道不消魂子打球……咳咳~ 地方是萨总选的“火筒三”。味道还可以,量也够,萨总选这里主要是因为可以让服务员帮烤,而且停车又方便,还不用排队。 18号去探望了一下前阵子生病的沈总。人到中年,工作和生活让人亚历山大,身体是很容易出问题的。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看望看望他,劝他多注意休息。在他办公室里聊了一会儿,然后就到楼下吃了“梅园村”。前几年跟他碰头也在“梅园村”吃过几次,却总是因为找不到路而感到很恼火。这次有直达电梯下楼,方便了不少,感觉味道也比以前好吃了点呢! 22号晚上10点多临时跑了趟大阿姨家拿轮椅,然后送到了“瑞金医院”的急诊室。 23号周日就出发去西安,这次没有其他安排,所以27号直接回家。回到家就听说阿姨要来家里住几天。 28号晚上吃了个“金虹桥”的“瓦城”。我以前觉得“瓦城”蛮好吃的啊,是我吃过的泰国菜里最好的。但那天吃下来又感觉有点一般般,可能是螃蟹季节不对,那个心心念念的咖喱螃蟹味道很普通,蟹肉软软的没有劲道,蟹膏也没有。 30号周日白天又送母上和阿姨去瑞金。宇宙的中心交通好可怕,医院门口车流如织。先是碰到一个傻逼在路口绿灯的情况下停车挡道,我又不敢实线变道,生生被堵住。过了路口依然不能变道,于是被硬生生导流进了医院停车区,在那里排了好一会儿队才开出来……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梅雨季╋╋╋╋╋╋╋╋╋╋╋╋╋╋ 不知道是不是梅雨季的关系心里总是有点潮。 有些事情我自己都没勇气做又何必要指望别人做呢。 但我知道我有所贪图。 只是,我不想再去揣测别人的意图。

Posted in 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祖国江山如此多娇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绍兴

会想到去绍兴主要是为了去拍樱花。当时还以为是预演呢,结果后来日本的樱花没追到,就变成了今年唯一一次正式的赏花、拍花了。 11点抵达“樱花林”,停好车走到入口5分钟。人还不少,太阳也很大。 走进去一看,已经只剩下晚樱了,今年的花期好像是比较早。于是拿出微距镜头一阵拍。 其实樱花也拍了几年了,但始终觉得很难拍。密密麻麻的一片拍出来远不如看到的实景,所以我现在总会拍一些特写。这次被刘总点拨了一下,说终究是要搭着点景才会好看,而且载花的树枝必须有造型,细细想来的确如此。然而这个樱花林里并没有什么景,光线的关系我又找不到蓝天的背景,于是最后就出了一堆自认为是屎片的片子。 差不多拍了1个多小时吧,然后1点到“绍兴饭店”吃饭。“绍兴醉鸡”。我现在不会再问“醉鸡”、“酒香草头”、“酒酿圆子”之类的,开车能不能吃了,咳咳~ 这个季节必须吃“油焖笋”啊。 “梅菜扣肉”。 “油炸臭豆腐”。 “清汤鱼圆”。 总的来说味道还可以,价格也还可以。 2点吃完,然后就步行去不远处的“仓桥直街”。 在街角拐弯的地方,有个小树林。绕进去,就看到了城墙。 走上城墙,看到一片小樱花林。 城墙上好像才是真正的环山路,环境很优美,不知道这城墙是新的还是旧的。 20分钟后来到“仓桥直街”。 就是个小小的水乡古镇。 两边还有不少住户。 当然也开了不少小店。 有人在晒“笋脯花生”。 绍兴盛产黄酒,现在居然把黄酒这个元素放到奶茶和酸奶里了。这个有点重口味了,而且我真心怀疑开车不能吃…… 半个多小时逛完之后,就决定继续走到不远处的“鲁迅故里”。路过公元504年建成的“大善塔”,有塔和樱花搭配果然好一点啊。 差不多3点30分到了“鲁迅故里”。这里也算是一个景区,倒是不用票,只需要出示身份证就可以进绝大部分建筑,比如著名的“百草园”和“三味书屋”。然而,我并没有带身份证……Orz... 因为都进不去嘛,所以整个景区10来分钟就逛完了,然后就找了一家星爸爸坐了会儿。期间相互选出了各自心目中对方的最佳之作,高低立显,实在惭愧…… 一直到5点来钟才出来,路过了著名的“咸亨酒店”,不过我们不准备在这里吃晚饭。 我们依然回到“仓桥直街”,来到这家“寻宝记”。 稍微等了一会儿位,大概也就半小时吧,就坐进去了。“醉蟹”,蟹黄还挺满的。 “五香豆”。 “绍三鲜”是一个大锅,里面放了很多不同的荤素,用料很足。这哪止三鲜,实在太鲜了! 这个好像是“野生大黄鱼”,还挺嫩的。 “西施豆腐”。 吃完差不多6点30分,然后就步行回“绍兴饭店”拿车。环山路环的是“府山”,这个大概是山上的“飞翼楼”吧。 然后就结束此次丰富的绍兴之行,愉快的回沪了。

Posted in 祖国江山如此多娇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我为王在自己的国度

由于在一次吃饭的时候无意中谈起一些往事然后被我捉住了板头,于是刘总说要请我看电影补偿一下。五一小长假最后一天1号,先去参观了“龙美术馆”的西岸馆。“杨福东个展《明日早朝》,美术馆新电影计划2018”这个展览有点晦涩,还是美术馆外面的据说是运煤的大漏斗比较吸引我,挺好玩的,很多人在那里拍照。 看完展就去外面的徐汇滨江走了走。新闻里一直在宣传说滨江贯通了几十公里,然而,有大树遮阴的道路我根本没见过。那天太阳还蛮大的,虽然身边有黄浦江,有铁轨,有火车,但我心里的念头就只有一个,这根本就是“滨江晒道”…… 然后就到附近的“绿地缤纷城”觅食,那里人不算特别多,吃饭的倒不少,最后选了“爽爆美蛙鱼头”。口味类似“哥老官”,还不错,而且也不用排队。吃饭的时候买了电影票。趁电影还没开始,就逛了下“绿地缤纷城”。这个商场的定位也蛮奇怪的,除了吃饭,基本都是儿童娱乐及幼教,很少有卖服饰之类休闲用品的店。最后总算找到了以颜值取胜的“钟书阁”,还行,就是小了点。说起来,第一家位于“泰晤士小镇”的“钟书阁”至今未曾涉足呢。 到点了就到楼上“SFC上影影城”看《幕后玩家》咯。我觉得一般,虎半夜凉初透头蛇尾,故弄玄虚,连我都能在看到一半的时候就猜到主谋是谁,可想而知。继那天开了奔驰的B200之后,这天又开了C200,仿佛自己又买了部新车,哈哈~ 咳咳~ 6号周日,大舅家重新装修完毕,入住新居。几家人前去参观,中午在他家附近的“余记1号”吃饭。味道有多好吃么也不至于,但价格是真心便宜,15个人一大桌人均才40元多我记得。吃完午饭把爹妈送回家,稍微坐了会儿,然后就驱车前往懒总家赴宴。一开始球总不在,懒总亲自下厨给我们做白灼小龙虾,反正吃的最多的是我,哈哈~ 因为姨夫生病的关系,阿姨家的冰箱有点不够用,于是和大阿姨集资给她买了个新的冰箱。11号到货,于是12号周六带上爹妈跑去看看。冰箱是网上买的,外观看上去还不错。但物流只负责送到家门口,还不帮拆箱,后来付了20块钱才帮拆的,而且说24小时内不要通电,好像是因为药水问题。这点就明显不如实体店买的来得好,我们家去年年底买大冰箱的时候,都是一步到位搞好的。 5号周六去“悦享源”打球的时候被告知,接下去的几个月他家又要关门装修了,于是又要另觅场地,然后萨总就帮订了13号周日的“杨浦体育馆”。第一次去,两位大师们对场地都比较满意,我觉得交通和停车也还算方便,而且可以网上预订场地。就是他家活动也蛮多的,经常订不到。 15号跟某总在“爱琴海”吃了个饭,选了湖北菜口味的“莲餐厅”,味道还可以。而且餐厅不用排队,停车不用给钱,哈哈~ 19号么就跟嘻嘻和刘总去南京了咯。后来突然想起来上次去南京差不多就是3年前的这个时候。然而那时的我啊,现在想想也只能呵呵了。一大早8点多刘总来接,本来想先请老司机帮忙把昨天停的很尴尬恐怕我会开不出去的车开出来换个位子,结果出门前发现左右两部车都走了一刚!于是自力更生挪了位子(不过据老司机观察,就算两边车子不走,应该也是开的出去的,个么只能说我水平有限加上比较心虚,咳咳~)。然后去青浦接嘻嘻,接着在途中,先去了一下苏州的“裕兴记”,因为当时有季节限定的“三虾面”啊!去的时候一路下大雨,到了苏州稍微小些。我们选的那家“裕兴记”就在“苏州博物馆”旁边,当时看到排队入馆的人还不少,心想着以后有机会再去参观这座贝聿铭的设计吧。10点30分到店里,点了“三虾面”,“手剥虾仁面”,“虾仁蹄筋两面黄”以及“苏式小笼”。味道总的来说都蛮好的,“三虾面”虽然贵到88元一碗,但河虾仁、虾籽和虾黄三种用料还是比较足的,因为虾籽只有这个季节才有,所以这面只有每年5月前后,才供应一个月左右。不过可能是对“三虾面”期望过高,感觉没那么好。虾籽太多导致有点腥,另外面的汤是很少的,所以吃到后来像干拌面一样,稍微有点腻。 吃完这顿brunch就前往南京,2点半抵达了预订的公寓。位置就在玄武湖旁边,算是湖景房了。但实际房间并不如网上照片里的那般好,只能感叹房东发挥了他自己是摄影师的优势。而且厕所比较小只有一个莲蓬头连浴帘都没有,这点我挺不喜欢的,洗个澡水溅的到处都是。放下行李后就驱车前往从窗户里就能看到的湖对岸的“古鸡鸣寺”。到了那里为了找停车位来回兜了两圈才找到。 “古鸡鸣寺”始建于西晋,是南京最古老、香火最旺的佛寺之一。说起来这里也是赏樱胜地,幸好我们去的时候并没有樱花,所以没有人挤人,但人也不少。买票进门后就被发了一人三支香,虽然不信这个,但既然发了,就爬到寺顶点着插了起来。嘻嘻在插香的时候听到旁边一游客说“哎哥,咱来结义吧!”,于是嘻嘻建议咱仨也结个义!个么,“玄武三结义”诞生!从后门出来的时候,发现直接就可以买票上古城墙,然后我们赶上了4点关门的最后一波。只有这个门是4点关门,其他的门是5点30分。 据说这个也是修缮过的城墙了,还蛮宽的。我们就一路沿着城墙往东走。结果中途错过一个下城墙的口(地图上靠近“临湖厅”),然后就只能一直走到“九华山公园”出口了,全程走了半个多小时。因为要回去取车,所以又沿着城墙脚下、沿湖的“环湖路”往西走回去。然后刘总就带我们去吃幕府西路的“韩记海鲜兄弟龙虾”(貌似以前叫“韩记·我家菜园”,是一家)。这家味道挺好的,所在的位置也蛮神奇的,在一个二手车交易市场附近,周围都是吃饭的地方。吃完又去离公寓不远的“常发广场”里的“幸福蓝海IMAX影城”看《复仇者联盟3》,还蛮好看的,至少比2好看多了。 20号早上睡醒起床,先去嘻嘻心心念念的“李记清真馆”。10点到那里,店面倒不小,提供的菜品也很多。招牌的“牛肉锅贴”金黄酥软,可能因为是浸在油里的关系,个人感觉皮太软了点,不过还是算蛮有特色的。 李记旁边就有一家“章云板鸭”,也蛮有名的,但心想就算买了总不能在车里放一天,于是就作罢了。接着就驱车前往“栖霞山景区”。停车也是绕了2圈,最后为了颜面找了个特别难停的地方,幸好是老司机,还是搞得定的。11点30分买票进门,爬了栈道,走了山路,等绕了一大圈下山时也要2点多了。“栖霞山”是赏枫圣地,想必11月赏枫时节应该很美。虽然现在不是旺季,但好处就是人也不多,走在空旷的山林大道上,倒也惬意。不过我们都觉得这里的管理有点问题,一路上也没看到有个让人休息的地方,唯一的茶室也关着。别说餐厅什么的了,就连个卖水的小卖部都没有,很多栈道也都关着说在维修。幸好我们那天没有太热,否则这一圈走下来不要渴死的啊,实在是不太人性化。 从“栖霞山”出来以后再到“德基广场”时已经2点30分了。先在楼下看了眼“优衣库”,结果想买的暴雪联名Tee没有血精灵那款了,结义的520礼物就这么没了!>_< 然后就到楼上吃“南京大牌档”,到了那里才发现,这不是就是3年前我去的那家么。然后在那里吃了几道嘻嘻推荐的菜,比如“美龄美颜粥”(就是豆浆煮粥)和“王府泡椒鸡”(一点也不辣,酸甜的),而“糖竽苗酒酿赤豆元宵”感觉略一般,其实“狮子头”味道也不错的,虽然很肥但相当嫩,汤也鲜,就是后来有点吃不下了。 吃完这顿迟来的午饭,然后去“狮子桥”。到了那里,12年前刘总带我们去南京的回忆就涌上来了。路过那年吃过的“狮王府”,再次来到那个吃过的“京城葫芦王”(现在改名字叫“小肥熊”了),吃了冰糖葫芦,然后绕了一个大圈子,来到“马祥兴菜馆”买盐水鸭。买鸭子的过程中还有个小插曲:我跟切鸭子的阿姨说,买半个。她说,你要脖子还是要鸭头?我说,都不要。她说,不可以不要。我皱了皱眉说,好吧,那就要吧。她说,要什么?我说,脖子和鸭头啊!她说,脖子和鸭头你要哪个?!我汗,最后我选了脖子。原来这种买半只鸭子的是必须搭配鸭脖或者鸭头的,不然脖子和头就没人要了。 买完鸭子大概5点吧,再次前往“常发广场”的“幸福蓝海”,这次看的是嘻嘻想看的《寂静之地》。结果这家伙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一部惊悚片,她自己看得比我还怕的样子…… 看完还挺早的,回到公寓也才8点。总算欣赏了下昨晚没欣赏到的所谓玄武湖夜景(因为昨晚回的比较晚),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夜景啦,只是比昨晚稍微亮点而已。然后就拿出盐水鸭和两个素菜就着啤酒当晚饭,吃这些还不过瘾,后来还叫了一点麦当劳的外卖,咳咳~ 21号早上也没吃早饭就收拾了行李出门了。10点30分先到了网红的“先锋书店”,去的是广州路的五台山总店。这家于1996年成立的书店是国内知名的民营学术书店。早先获得过多项殊荣,比如:CNN称其为“中国最美书店”;BBC评其为“全球十大最美书店”;英国卫报评其为“全球十二家最美书店”;美国《国家地理》评选出全球十大书店,南京先锋书店入选,系亚洲唯一入选书店。所以去之前期望比较高,但实地走访下来感觉也就这样吧。现在国内新兴书店很多,就光颜值而言,“先锋书店”实在很一般,最大的特色可能就是这个十字架了(也不太明白放这个的用意是啥……)。而且因为建在改造的车库里(地上还有车行标志),所以空间略压抑,空气也不够清新。 11点从书店出来,就直奔嘻嘻想吃的位于“香格里拉”的“江南灶”。虽然是五星级酒店的中餐厅,但坊间对“江南灶”的口碑不错,而且价格也不算很贵。我们点了招牌的“慈城年糕烧黄鱼”,“淮安软兜”(也就是鳝丝),还有“鱼汤小刀面”,“茭白炒毛豆”。总的来说味道还蛮好的,就是“鱼汤小刀面”比较清淡,面完全没味道。吃完这顿又去旁边“金茂汇”撸了杯星爸爸,然后就打道回府,结束了这次欢乐的南京之旅。 25号周五晚上在“南丰城”吃了“巨说还不错”。作为一个以老板是羽泉以及现场有音乐表演为卖点的餐厅,本来我对他家的味道是没什么期待的。结果意外的,口味倒蛮好的。印象中“猪手”和“弄堂里鲍鱼年糕”都很好吃。这天回家的时候遭遇大雨,好多人连代驾都叫不到。从虹桥路上中环的时候,地上的积水很严重,只能靠着边慢慢开。 27号周日预约了去4S店做保养,时间倒是不长,也就1小时吧。然后就到成山路的“夢間心”吃午饭,味道还可以。接着开去了“金虹桥”,在“CAFE&BAR PRONTO”坐了会儿,然后就到旁边“虹桥艺术中心”里的“天山电影院”,看了《游侠索罗》,然后回家。 可能是因为最近大奔开多了,我们家那位屌丝中的战斗机不开心了,那天下班回家发动以后打开音响,索大法居然给我脸色看,发出了巨大的噪音,完全没法听音乐。后来我在路上等红灯的时候还熄火了一下,再打开依然是老莫道不消魂毛病,只能先开回家。然后上网搜了下,发现我还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居然是运动版的特有毛病一刚!有的人已经遇到过好几次了!据说解决方法是电瓶断电,不过萨总不推荐我自己搞,说危险。然后网上也有人说熄火一阵子也会好,个么我就想再等等看。幸好第二天起来发动,果然就好了。后来去4S店的时候也反映了这个问题,人家说问题已经解决了就测试不出来了,而且福特专门维修音响的全上海只有一个地方,她们那里不会弄。废物! ╋╋╋╋╋╋╋╋╋╋╋╋世界是一堂布景,人生是一条路 ╋╋╋╋╋╋╋╋╋╋╋╋ 没有人能一手遮天 也没人能阻挡你自己的人生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我还是那句话 我为自己负责 我为王 在自己的国度

Posted in 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祖国江山如此多娇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风生水起

1号这天临时起兴,和刘总一起去绍兴的“樱花林”看了樱花,因为深深的觉得自己会赶不上原定的日本追樱行动了……下午又在老街逛了逛,吃过晚饭才回来的。这次算是多年来少有的一次正式采风吧,等改天写一篇详细的,这里就不再赘述了。那天还有一个大收获就是从刘总那里批发过来一个“微软识花”的app,对我们这种植物盲而言简直是天赐福音!后来在日本也靠它认识了很多美丽的花。 去年10月的咳嗽以及复发还犹在耳边,结果这次换季又咳嗽了。我深感自己大概是年纪大了,不然怎么以前感冒就不咳嗽呢?咳嗽咳得喉咙痛,肚子痛,这都不要紧,最麻烦的是一到晚上躺上帘卷西风床就咳得昏天黑地的没法睡觉。但我依然带着这种状态,抱病在清明小长假开车去了崇明。 因为之前听说清明去崇明巨堵,所以为了错峰,我们选择了4号晚上下班后出发,结果接了樱花她们,也愣是开了2小时45分钟才到暴姐租的位于“东滩花园”的小别墅。这个别墅吧,房间是蛮大的,但我个人觉得不是非常干净。因为我咳嗽的厉害,所以给我安排了一个楼上的单间。房间自带的浴室的水下不去,枕头又太低,侧睡的话脖子疼。二楼的wifi信号也不好,手机信号也不是很好。我第一天早上是8点多咳醒的,第二天晚上更是迷迷糊糊咳到5点多还没睡着,后来只能坐起来靠着包包好一会儿才算睡着。不过他家空调蛮给力的,而且房东比较好沟通。因为之前我们订了房间以后又想错高峰换时间,她也都同意的,而且退了全款(因为节假日不同时间价格不同)。 5号上午去住处旁边的海边逛了逛。风很大,有点冷,幸好穿了轻羽绒。中午和懒总她们汇合,一起去“大龙农家乐”吃午饭,也就是上次去崇明开会吃过的那家。吃完午饭回到别墅,准备食材,晚上自己吃火锅。 6号中午去小区门口的儿童乐园逛了逛,那里除了游乐设施之外,还有几只羊,居然还有一对孔雀,而且竟然还开屏了!这好像很多年没见过了,好漂亮! 然后就准备去也是上次开会吃过的“老滋味农家乐”,结果开到了发现没位子,只好吃了旁边另一家“阿婆土灶”。他家特色是桌子上的大铁灶,下面煮上柴火,来一锅鸡啊什么的还是很香的。不过这家明显无力应对大客流,根据我们的观察也就一家人,老爸掌勺,老妈切菜,女儿接单送菜算账。反正我们的菜上的也蛮慢的,而且很多菜都没有了,不过味道还可以。凑合着吃一顿之后,2点多的时候就撤离回城了。 13号到22号就去了霓虹咯。 23号第一天上班,中午刘总来拿帮他在日本买的“薯条三姐妹”,顺便一起去龙茗路的“吉亨”吃了碗面。 29号,五一小长假第一天,带中国好亲戚去“天马山公墓”扫墓。错峰扫墓挺好的,虽然门口只有一个鲜花摊位,但那两捧花质量很好。而且整个园区里几乎没人,可以直接把车开进去随便停。我们决定以后就这么干,毕竟时间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心意。 30号约了刘总和Cissy去看拖了很久的“安藤忠雄展·引领”。早上先坐刘总的车到吴中路“爱琴海购物公园”8楼的“明珠美术馆”。由于某人睡过头,所以我们先到顶楼屋顶去逛了圈。那里不但有小农场,还有马场,里面的几匹小马还是很可爱的,骑马的人倒也有几个,大人骑大马,小孩骑小马,还要穿马术装备的呢,搞得很正式。然后就到楼下的“Tea Bulb”坐着等。这家茶饮店的特色就像它的名字一样,饮料是放在电灯泡里的——不但造型是电灯泡,里面还有灯会发光。作为理科生的我跟刘总研究了半天发光原理,后来终于发现,原来是玻璃灯泡杯底部有一个凹槽,把带有塑料底座的led灯点亮之后,直接按进形状契合的凹槽里,就行了。 等Cissy气急败坏满头大汗赶到之后,我们就上楼去买票看展。这次展览应该说是比较带感的,毕竟在日本的时候、特别是直岛的时候,看了一些安藤的作品。从展厅出口出来之后,直接就连通了楼下“新华书店”的“光之空间”。然而,最佳拍照位却被拦了起来,不能进入,只能随便拍了几张。 午饭就在楼下吃的“皖约”。这次没点兔腿,点的手撕兔肉,还有臭鳜鱼啥的,味道也挺好的。接着就出发前往民生路的“民生码头八万吨筒仓”。之前那里有个“上海城市空间展”,但一直拖拖拉拉的没时间去然后现在就已经结束了。心想着展览结束了就参观一下建筑好了,结果临出发网上一搜发现人家说,展览结束了,里面也不让进了!我靠,这下损失大了,我本来看照片觉得那里很嗲,心想着这可能是继“1933老场坊”和“隆昌公寓”之后,上海第三个最让我喜欢的地方。为啥展览结束了就不开放了呢,这种安排真是很奇怪。不管怎样,我们决定还是去看看,反正最多就是外面看看不能进去咯。结果到了那里发现,果然不让进,不过倒也不是关闭,而是在举办一个亲子活动,非活动人员不让进。后来就在外面走了一圈,旁边就是滨江和民生路码头。一圈逛完接着就驱车到浦江对面的网红书店“建投书局”去参拜一下。没有预期那么好,可能因为节假日人多,感觉有点拥挤,不是很舒服。上下层的风格也很不一样,临江的咖啡馆也满座。倒是一窥了那个著名的穹顶报告厅,也算到此一游了。 然后就在旁边的“星巴克”坐了会儿,最后晚饭Cissy建议去我以前推荐的“水丹花”,一拍即合,即刻前往。点了冬阴功锅底火锅套餐,外加猪颈肉和虾饼 ,味道依然保持了水准,得到了大家的好评。本来还想让他们尝尝特色春卷的,后来韩国老板娘用还挺流利的中文说,太多啦,吃不下啦。那就下次吧,哈哈~ 那天值得纪念的是,一天大部分时候都是我开的刘总的大奔,很顺手呀,无压力呀。用我最近很爱说的一句口头禅来说就是,开过就算买过呀!哈哈~ 从日本回来后的第五天,就收到了离开的那天Cissy从银座给我寄出的明信片。言辞情真意切,让人颇为感动。其实我也想说,谢谢你这几年来的一路陪伴,也请以后多多关照! 这个月表面上看起来挺风平浪静的,甚至很云淡风轻,但其实也是暗潮汹涌,风生水起。有些阴险卑鄙之人原形毕露,让我看清她们的嘴脸。虽然我尚处在被动之中,但也并非毫无绝地反击的机会。一切,最近应该会尘埃落定,我也只能静观其变。

Posted in 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祖国江山如此多娇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再忍耐一阵子就能出去撒欢儿了

2号这天因为晚上要去看球,所以没带饭,中午就跟同事们去“东兰休闲广场”的“好再来”随便吃了点。味道倒挺好的,便宜又实惠。晚上约了葱总在“虹口足球场”看申花的比赛,好久没去过虹口了。晚饭就在旁边的KFC吃了个汉堡。最后0:0收场,总算还看到了两个门框球。 5号去“江湾”打羽毛球,珠美和葱总也来了。那天超热,才打一会儿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了。打完球大家去“合生汇”的“将太无二”吃晚饭。据说“合生汇”现在停车不免费了,所以终于有车位了。不过这家日料店的口味比较一般,没啥特色。 7号那周去哈尔滨了。那几天航班延误很严重,等我13号周日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早上6点多了,Orz... 16号中午又吃了“农屋里香”。 17号晚上跟母上出去散步的时候我还说,股票已经开户一年半了,到现在一个新股也没有中过,这人品……会不会是证券公司的问题,我是不是该换个证券公司!结果,那天晚上就收到了中新股的短信,咳咳~ 第二天18号把钱转进账户。而18号这天也是诡异,想着要去车库洗车,居然不开门,然后去加油站加油,居然也不开门。真是个好日子…… 19号周六约了Cissy去静安寺。先上ASH专柜,又去了旁边“商城”的“Ferragamo”专柜,但试下来都是最下码还是太大,遂放弃……那天蛮热的,一圈逛下来我竟然也渴了,于是在“芮欧”的“La Creperie”喝了杯饮料,味道挺好的。貌似老板是个老外,亲自把我们引入座位之后问我们要中文菜单还是英文菜单。像我们这种不喜欢装逼的人么当然是毫不犹豫的……要了中文菜单咯!喝完也就5点来钟,然后上楼去了“大董”。本以为拿个号还要等,不过因为我们来的早,现场就有位,于是直接坐进去开吃。味道也就还不错吧,烤鸭很香,鸭心很嫩,但也没有太过惊艳。其他的菜味道也很普通,还有好多贵的都没法点,但毕竟也算是拔过草了。 25号周五中午和同事们去吃了离公司不远的“鱼介”,味道尚可。我的海胆饭上的太晚,上来以后海胆也太少,跟图片差距很大…… 26号带着Cissy去常熟看费店。12点多到的,在她的“轻食记”里蹭吃了一顿午饭,一直待到6点多,貌似也没啥生意了,于是关店。一起先去预定的“汉庭”入住,然后开车去了新开的“万达”,在那里和费店的弟弟汇合,吃了“宴欲”,味道还行,有个烤肉还挺好吃的。吃完9点不到,费店说要听我唱歌,于是一起去了“MKBox”,后来遇到了小韩和费店的弟媳。又是喝酒又是唱歌,一直搞到12点多。还不算,又被小韩硬拉着去了附近的一家“头大烧烤”,小韩对他家的“螺蛳”赞口不绝。然而实在是太晚啦,搞的也很累了,吃完已经2点了。 第二天睡了个懒觉,不过也没有睡的特别好。旁边有个工地,8点多就开始动工。11点多的时候出发,退房。因为昨晚喝了酒,所以车就停在KTV了。早上就先打车去KTV取车,然后开去“兴福寺”,吃费店推荐的常熟特色“蕈油面”。 驱车来到“兴福老面馆”,来吃面的人很多,停车场很满,好不容易在一条小巷里被一个老太太指挥着停好了车,收了我10块钱。然后走到里面去吃面。 我们点了“虞山野生蕈油面”,35元一碗,让阿姨面少一点,怕吃不完。我不怎么有文化,一开始还不认识“蕈”这个字,其实年念“Xun4”,貌似是“菌菇”的意思,然后伴着菜籽油,加一点点酱油。味道很不错,很鲜美,面也是我喜欢的细面,下得也不是很软,强烈推荐!一会儿就都吃完了,哈哈~ 吃完面就到旁边走走,本来还雄心勃勃的想爬“虞山”,后来觉得那天太热了,实在不想爬。于是就去旁边的“兴福禅寺”逛逛,门票10元,也不贵。 进去以后发现,哎,这里倒是别有洞天,环境很不错呢。 一个大水塘里很多雨,卖鱼饵的老板家的孩子直接把手伸进水里,鱼儿争相来啄他的手。 水挺清的,衬着莲花很素雅。 再往里走,还有一个小水塘也挺让我惊喜的。 那种繁花飘落于树枝之间、掩映在光斑之中的精致,相当有意境。 慢慢走一圈“兴福禅寺”大概40分钟,人不多,而且宗教色彩也不是特别浓,就像在逛一个大花园。在这么个炎炎的夏日里,让人觉得很舒服。作为一个千年古寺,门票又平易敬人,推荐哦! 大概1点30分从寺庙里出来,回到停车场,拿了车先开到不远处的“王四酒家”。这也是一家当地的百年老店,不过我们不是来吃饭的,我们去旁边他家超市买了“蕈油”准备带回上海吃(话说昨天我已经吃过了,煮碗阳春面,然后加点“蕈油”在上面,味道挺好,就是菜籽油有点生,比较油)。最后又去费店那里坐了会儿,差不多3点启程回家。 托欧巴的福,虽然去年出过险,但今年买车险的时候依然送了3个油漆补面,半年内有效。于是趁着快到期了,预了约,然后让欧巴陪着去离公司不远的“星州汽车维修”送车。中午又去“好再来”吃了午饭。 31号中午一起吃了“御花园”。这次总算不是吃二楼的粤菜点心了,吃的是一楼的海鲜火锅,味道还不错。 最近这一年吧,我突然之间就觉得自己的眼纹已经深到我自己都看不下去的程度了。虽然眼霜也一直有在用,但貌似并没有什么卵用。所以这个月特地买了最近比较红的“蛇毒眼霜”,另外现在我基本坚持每天不是做眼膜就是做面膜(以前经常懒得一周也做不了一次面膜),希望能有所改善…… 本月《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终结,生死大战一触即发,不知道明年的第八季会不会如传闻是最终季。

Posted in 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祖国江山如此多娇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