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川西(2)

前方是坐落在318国道上的“二郎山隧道”。作为川藏线改造咽喉工程的“二郎山隧道”全长8596米。我看了下网上有些人说全长13.4公里,那个好像是当时新落成的“新二郎山隧道”,而我们当时走的那个貌似还是老的。

进隧道之前停车拍了几张照。

周围山上的树叶开始有些变红了,挺好看的。

出了隧道之后,景色一下子开阔起来。前方路遇一个观景台,再次停车拍照。

连天气都好起来了。

3点不到的时候,来到此行第一个景点“泸定桥”。先把车停在了售票处对面的地下车库里,然后走个几分钟来到大门口。依着护栏就已经能看到这座著名的历史名桥。

“泸定桥”始建于清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九月。

“泸定桥”位于“大渡河”上,是一座铁索桥。全长103.67米,宽3米,由13根锁链组成。

铁链由28毫米的铁条手工锻打成长形扣环链接而成。

“大渡河”两岸的景色。

“泸定桥”两岸的桥头古堡为木结构古建筑,为中国独有。桥面还挺宽的,不太吓人,但还是有点晃的,所以还是有人被吓到。

当然它现在的历史意义则全部因“飞夺泸定桥”战斗而闻名中外。

在桥上走一个来回,拍拍照,半小时最多了。出来以后在路边买了点水果,话说我都不知道这是啥……

继续上路。

当时那里在造高速公路,建好以后应该对当地的交通有很大帮助。

然后又一路往上爬,天气也再次变差。在将近6点的时候,来到海拔4298米、人称“康巴第一关”的“折多山”。这里海拔有点高,连打火机都打不着了,幸好人倒没什么高反的症状。

去观景台看了眼,然而,外面刮着雪风,而且雾蒙蒙,所以什么都看不见,仿佛寂静岭一般。

“折多山”是重要的地理分界线,过了这里后才算是进入真正意义上的藏区。刚翻过垭口,天气就好了很多。

“折多山”的盘山公路是名副其实的“九曲十八弯”,而几分钟后的这个大转弯,则更是美的让人惊鸿一瞥。

下坡风景独好,还能回望刚才看不到端倪的“折多山”。

再往前开,天色开始有点暗了。

夕阳余晖。

这一天,一路从阴天开到出太阳再开到大雾再开到下雪再开到出太阳,终于在6点30分的时候,来到被誉为“摄影家的天堂”的“新都桥”。

临近太阳落山,远处起了一点点薄雾。

为了找预定的旅馆稍微花了点时间,一开始开错了,后来终于找到了“康定新都桥格桑花园客栈”。几部车都到了之后,放下行李,差不多7点30分,就走出去到附近找了家小饭馆吃晚饭。吃的好像是羊肉火锅还是啥,配菜不是很多。

吃完,聊完,回房间睡觉。这里也有点海拔,安全起见,为了保暖,我用了睡袋。

那天依然咳的有点厉害,咳得第二天早上隔壁房间的人还问我要不要紧。

2017年10月26日

这天早上7点多起床,然后去隔壁屋子吃早饭。这就是我们住的小楼。

找了个加油站加点油。在藏区加油就是严格,加油前还要登记身份证。

上路。

天空稍微打开了点。

云开日出,两边的树在阳光的照射下,衬得这条路很美。

Posted in 2017 | 成都 & 川西 | Tagged , | 1 Comment

一路川西(1)

2017年10月22日

这天坐飞机去成都的时候,正逢某会。全国各大机场安检全面升级,幸好速度倒没有受到太大影响。那天一不小心又被last call了,坐的是好像第一次坐的“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航空”(航班应该是到成都中转然后飞拉萨的),但意外的是座椅前方居然有显示屏和usb充电,后来起飞后好像还能看片,总之好评哦。

到了成都之后放下行李就冒雨打车出去吃饭。这家“雨田饭店”是Cissy强推的。

门口放着很多盛菜的锅子。

还有仿佛食堂一般的大盘菜。

作为一家苍蝇馆子,环境比我想象中的好很多了。可能因为到的时候已经过了7点30分了吧,而且那天下雨,所以店里人不多。平时的话我看图片人家桌子一直摆到马路边……

“宫保鸡丁”其实一直不是我很喜欢的一道菜,一般我都不会点。但他家的“宫保鸡丁”鸡肉很嫩,也很入味,酸辣甜咸,恰到好处,尤为好次。

“蒸蛋”。

不点个“麻婆豆腐”好意思说自己到了成都咩?

“炒豌豆尖”?

“火爆肥肠”。

这个好像是牛肉还是啥……

“素藕汤”。

“水煮鱼”好像略一般。

总的来说味道都还不错,关键是价格便宜(虽然不是我买单但我看点评上写人均42……)。1985年成立至今,圈粉无数,性价比的确蛮高的,推荐~ 不过后来回去打车打了很久。

2017年10月23日

这次住的是“成都香格里拉”,旁边就是“水井街酒坊遗址”和“兰桂坊”。

这天的晚饭在隔壁“兰桂坊”吃的“梨园火锅”,是四川火锅。味道我觉得还可以,还有变脸的表演。不过刚才去看点评,发现该店已关门…… 当时还想着不知道这顿火锅吃完要拉几次,后来好像就……拉了两次,咳咳~

2017年10月24日

这天晚上吃饭的地方找的是酒店外河对面的“九眼桥酒吧街”附近的一家小店。本来从酒店门口的“安顺廊桥”过去还蛮近的,结果不巧那时廊桥正在修,所以只能绕到南面的“九眼桥”过河。“九眼桥”又名“镇江桥”,始建于1593年,桥面用青石块铺设,保留具有明代建筑风格的九孔石拱桥形象。然而我并没有看出来,而且桥很宽,来回好几个车道,感觉不是古建筑啊。反而是站在“九眼桥”上拍“安顺廊桥”的景色一直出现在大家的照片中。这天因为修桥所以没亮灯黑乎乎的,否则亮了灯应该还蛮好看的。

慢慢的走了刻把钟,来到“九眼桥酒吧街”。这里如今是成都酒吧聚集地之一,也是成都夜文化的标志。

而我们则继续前行,穿过酒吧街,拐进小路,来到这家叫“老饕食堂”的小店(刚看了眼点评,貌似大门装修过了)。

我们人多,拼了好几张方桌才坐下。当时搜点评看说是川菜的,但到了之后发现好像是冒菜。没有大菜,所以就只能一小盆一小盆的点,每个品种各来3、4份这样。

“极品嫩牛肉”。

这个好像是牛肉干?

“排骨”。

“二哥兔儿丁”。

好像是“糖醋小排”?

“香卤肥肠”。

“土豆坨坨”。

“冰粉”。

总的来说味道也可以吧,价位也不高,其实更适合人少点来吃。菜的分量很少,可以多点几个品种。

这天晚上租的车也到了,回去的时候有人尝鲜试驾了一下。

2017年10月25日

这天早上就要准备出发了。出发前很倒霉的咳嗽复发了(从英国回来以后慢慢的养好了,但是大概没好透,所以刚到成都就复发了),结果赶紧去药店买了“京都念慈菴”。

因为要上高原怕高反,所以又特地去药店买了点葡萄糖。想当年入藏买的是葡萄糖粉,然后自己加水冲制,现在高级了,有注射液,可以直接服用。讲真,出发前还是有点担心的,本来年纪大了之后就高反过好几次,再加上这次又有点感冒咳嗽,好怕自己会在高原上享年40岁…… Orz...

装备么也是发了不少,这配色也是有点醉,不过也只有睡袋还有点用处。感觉再这样下去迟早要凑齐去南极的装备啊,咳咳~

这次算自驾,租了几部“丰田普拉多”上路。本来那么多司机完全可以全部自己轮流开的,但因为租了好几部车所以被租车公司强制安排了一个司机(据说是怕我们携车潜逃,咳咳~)。后来我就坐那个司机的车,他人还挺好的,对路也比较熟悉,可以算半个向导。而且他也挺喜欢拍照的,沿途经常看他用手机拍个不停。

车很大,这车牌我给好评……咳咳~

我们这次的行程,是以“色达”为终点。去程走南面的“ ** ”,经由“新都桥”;回程走北面的“ ** ”,经由“马尔康”。

沿途景色自带仙气儿。

大河弯弯。

12点过后来到“两路口村”,停车准备在路边的这家餐厅吃饭。

正好有辆车的胎被扎到了,众人出马合力换胎。

可能因为我们一下子点的有点多,老板夫妇都来不及做,最后等了快45分钟吧,菜才终于上桌。这是“水煮鱼”好像。

“牛肉土豆”。

其实味道还可以的,就是慢。

Posted in 2017 | 成都 & 川西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升旗

本想赶着出发前把这篇发了,不过最终还是没来得及。因为出发前几天晚上都在整理东西和加班,想着就不要仓促的发文了。

立的flag算是升起来了,虽然创作频率比起二月来骤降,但毕竟是在3月里紧赶慢赶的把腐国游记写完了啊!不过感觉另一面flag要倒:本来想在这次去欧洲入的Serpenti没来得及买,那今年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有点受不了车钥匙整天跟我报低电量导致我无法“无钥匙进入”,所以终于决定要买电池了。之前主要是自己用的平头螺丝刀太窄了,总怕撬坏钥匙盖的塑料件所以没自己换,后来想想要么就找车库里修车行的老板帮换一下得了。结果3号周日那天,突然灵机一动,换了一把小平刀,就很顺利的打开了,于是就决定上网买电池自己换。不过看了下,网上CR2032纽扣电池一买就是5颗,虽然也就12块不贵,但总感觉有点浪费。而打了个电话问了下家附近“中央商场维修部”,单颗就要卖将近10块。于是在朋友圈发帖说有人要的话剩下的我可以送,结果Ninji回复说他上次买了还有剩…… 反正我也还没买嘛,于是就厚着脸皮问他要了。于是4号周一晚上,他就开车把电池给我送了过来。Ninji真的也有大概10年没见了吧,倒也没什么变化。那晚站在他车旁聊了10来分钟,还说下次有机会再约个饭。

钥匙问题解决了,第二天4号就把车开去车库老板那里做保养。虽然我超期有点久,但想着毕竟开的少嘛。不过老板也说,就算开的少,保养也不能拖太久。里面有些机油之类的有保质期,超过时间就不好了。而且新车要注意保养,后面才能用的长长久久。在车库老板那里保养就这点好,方便。中午送车过去,下班时就能去拿了,不耽误时间,还帮我洗了车。我家小福一下子漂亮了很多,嘿嘿~

5号那天拿到了签证,其实我1号就出签了,但收货地址留了公司周末没人。又不想把护照留在快递站怕弄丢了,于是让旅社改成4号周一发货。后来没隔几天,Cissy也收到了签证。说起来Cissy要我在这里点名批评一下这家新的瑞士签证的代玉枕纱厨办机构。如下图所示,当时她按约定时间(10点30分)提前抵达签证中心之后,跟我一样,不让提前拿号,于是等到10点29分。

取号之后等那部很慢的电梯上楼,开始排队。然而她排了很久,一直听到叫了30多号都没叫到她,于是去问工作人员,对方答曰:你过号了。我可以想象当时她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的心情。于是她解释说她一直坐在这里等叫号,的确是没有听到过叫28号。但对方(一个态度不太好的男硬盘)并不予理睬,只是撇清责任般的回答:我们肯定是叫了3次没人来才会继续下一个号的。为了避免横生枝节,Cissy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过多的与对方做纠缠,就问接下去怎么解决,人家就说,让她再下去取个号。然后到了下面,取号的小姑娘说不能重新取号的(后来闲聊时了解到,应该是因为这涉及到钱的问题,一个号一份钱)…… Cissy解释之后,对方答应去征求一下领佳节又重阳导的意见,然而领佳节又重阳导,正在吃饭…… 好不容易后来抓到一个领佳节又重阳导的领佳节又重阳导,态度倒蛮好的,打电话到楼上去问了情况,最后终于重新给发了个号。然后Cissy火速冲上去,就一直站在柜台旁边等。后来终于轮到她了,拍照啥的也没怎么等,很快搞定。

后来我们分析下来,很有可能是因为当时楼下取号的时候如上图所示“前面还有0位在等待”,所以其实楼上已经在叫号了,但当时Cissy还在等那部很慢的电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就是难以避免的问题,设置的流程本身有bug。总算最后几番折腾之后也算搞定了,就不计较了,也没法计较不是吗……但我就不信他们那里就从来没出过这种问题,如果有这种问题,让“被过号”的客户插个队又怎么了,为啥就一定要重新取号这么麻烦。因为搞了这么一出,最后Cissy选择的是自己去取护照。听说去取护照的时候,又碰到对方在吃饭,又要等。幸好后来有个旅行团的人来取团签,熟门熟路的找了工作人员,然后保安叫Cissy也跟上去办,结果还被另一女的插队……总之那里乱七八糟的,差评!

8号放假。这次女同志们没能按往年那样聚上,不过也算小聚了下。中午出门,发现“友谊商城”也关门改造了。说起来“友谊商城”的定位从一开张就很尴尬,没关门就不错了,希望重新开门后能有所突破。而地铁站的改造则也是如火如荼,看来还要个一年半载至少。先是去“人民广场”的“国金证券”打印了一下最近几年的交易流水,然后和珠美在“来福士”汇合。因为出门前吃了个早午饭,想到晚上要先去玩密室然后才吃饭,估计会有点晚,所以先在“哎哟麻呀”吃了点串儿,垫垫肚子。味道还行吧,价格是不便宜的,毕竟是这种地段。然后就去了密室所在的“绿地缤纷城”,在那里找了家“MANGOSIX”坐了会儿,聊聊天,等暴姐来。暴姐来了之后告诉我们,虽然预定了场次,但由于没有凑足最低4人,有可能无法成行。不管了,先去楼下的“GIR沉浸式主题游戏馆”看看情况再说。结果到了那里,果然不行(当然你也可以付第四个人的钱凑成一场,但一来费用摊下来就高了,二来有些东西可能是要靠几个人一起完成的,人少了会有影响),现场也没陌生人拼团,只能很遗憾的走了。这次可能是因为约的17点55分到19点15分的这个场次大家都在吃饭所以没人,所以还说着下次有机会再多找几个人一起来玩一场。

那么接下去就把晚饭提前了,去了对面“保利·时光里”的“普吉天堂”。听名字就知道是泰国菜啦,味道还行吧。点完菜小贱也从机场提着行李赶过来了,还给我们女同胞们一人送了一束花,哈哈。他说他那几天在云南都没吃好,急需补一补。吃到下半场,暴姐夫带着小暴姐也来了。那天暴姐兴致挺高的,本来还说吃完去唱歌,结果因为珠美要赶着回去,所以也就作罢了。吃完大家就散了,改日再约啦~

10号周日约了Cissy陪我去淮海路“巴黎春天”地下的“PETER造型”把头发搞一搞。这家去年2月懒总陪我去过,当时我记得是个用完优惠券后300出头的套餐,拉直了我那窝稻草,效果还可以,基本保持了一年。现在是上面天然卷的头发又长出来了,而且太长了,所以来重新拉一下。不过现在只有400多的套餐了,而且发型师说以前是进口的药水,现在是国产的,有点不爽。不知道是不因为听了这句话有点心理作用,我总觉得这次的效果没有之前好。而且最后让他帮我把头发剪短一虎口,那剪得……跟狗啃一样,估计下次也不会去了。让Cissy陪我去也是为了搞完头发可以再把德国段的住宿订一下,因为上次碰头订住宿还挺效率的,想着这次也可以这么一枪头搞掉。结果头发一弄就是3个半小时,从11点一直搞到2点30分,已然超过了她所能忍受的极限,加之她还要回去吃饭,所以我们决定就算了。头发搞完直奔楼上的“川颜印象”吃了个饭,然后就散了。期间还收了Cissy送给母上的网红“潘甬兴”的糕点。后来住宿只能是我俩在网上沟通着订下了。

17号带着中国好亲戚去“天马上公墓”扫墓。本来是说24号去的,后来看看天气预报说17号这天天气不错,就提前了。而那天天气也的确很好,我都热出汗了。错峰扫墓各种好,都没人,车直接开到墓区旁的马路上,很方便。

21号周五如前文所述,早上送老爷子去“上海长途客运南站”,晚上在“漫游城”的“大龙发记”吃饭。之前过年的时候考虑过来这吃年夜饭,不过后来看不中他家提供的年夜饭套餐就作罢了。这次正好来打打样,好吃的话以后可以带中国好亲戚来尝尝。这家店主打的是港式海鲜,店堂装潢也很港式,仿佛置身于香港的街道中。味道应该说也还不错,如果不点很多海鲜的话,人均还是可以控制在200块的。

23号拉着母上去n年没去过的“家乐福”逛逛,本打算采购一些吃的带去欧洲。结果没有我想要的“苏伯酸辣汤” ,那索性就都不买了,凑齐88块上“天猫超市”买。走的时候意外的发现,现在咱也可以自助买单了,果然国际接轨哟。说起来就算是“家乐福”这种大型的超市也难免受到网购的冲击,现在人已经少了很多了。不过我当时也跟母上说了,希望它能挺住不倒,毕竟有一家大超市在家旁边对我们这种小老百姓来说总归是方便的。

27号出差去了下家乡慈溪,终于拜见了我大吉利(其实只是路过门口而已,咳咳~)。中午去“世纪金源”的“KFC”随便吃了点,晚上则在这幢大楼里吃了“老庵东”,味道还行,据说是某位筒子在这幢楼里的最爱。我也确认了这幢楼就是多年前来奥亭的时候吃过的,不过当时吃的是另一家。说起来这次去一开始还艳阳高照的,结果中途居然遇到倾盆大雨。据说上次他们去搞活动也遇到大台风,真是每次都跟水有关。顺便说一句,去的路上在服务区买了一瓶“星爸爸”出品的韩国进口巧克力牛奶,味道很不错哟,就是有点贵,服务区卖30元。

30号周六么就出发去瑞士了。那天是Cissy家阿四来接的,色色一一的抵达机场,在此感谢~

高中时候在龙门路的外贸小店里买的、穿了20多年的高帮牛皮鞋的橡胶底已经被我磨平了,走路很滑。但其实鞋的质量挺不错的,当时可是花巨资买的呢(我清晰的记得是200多块,那时候算很贵了)!所以不舍得扔,去修鞋铺那里花70块又换了个新的底,又是一条好汉!哈哈~

还给家里重新买了个电热水龙头,替换掉以前家里装在厨房水池上、后来带到新家装在阳台水池上的那个。

这个月还看了“网飞”(现在发现“网飞”还是蛮牛逼的,好多很嗲的剧都是他家出的。)新出的大热动画剧集《爱,死亡和机器人》,关于这部剧的讨论网上很多了,因为每集内容都不同,所以大家也是各有所爱。但总体而言,整个剧集的水准都还是比较高的。反正我是相当诧异于现在的3D CGI居然已经能做到如此以假乱真的地步。想当年看《魔兽世界》开场CG的时候,已经惊叹不已了。而现在则又是明显上了一个台阶,让人几乎无法分辨。当然,牛逼的画面也需要故事内容做支撑,里面有几集还是相当有内涵的,所以豆瓣上评分才会如此之高。

最后。这就是那个让我魂断蓝桥的左转红灯……这个月里后来又有一次我是头车,这次是真的魂灵生紧了。总算之前两个闯红灯都没被扣分。明天就要时隔2周之后开车上班了,我要谨记之前自己对自己说的,认真开车,静心开车。

Posted in 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身心不腐游腐国(34)

中国馆也很大,也去快速的走了一圈。“戴维德对瓶(David Vases)”1351年制作于景德镇,为青花云龙纹耳瓶,是元朝青花瓷的杰出代表作。瓶的颈部位有一对象耳,一侧有注明制作日期的铭文,是世界上最早有制作纪年的青花瓷。

清新淡雅的“粉彩瓷”。

最后到了“埃及馆”,也是必到之处。这尊“木乃伊(Mummy of Katebet)”出自公元前1300-1280的埃及。

Katebet是一位女歌唱家,类似现在的唱诗班歌手,主要在宗教活动和寺庙里演唱。

面具是镀金的,有精心制作的假发和耳环。这个木乃伊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在于保留了大脑——通常制作木乃伊时要将所有内脏、包括大脑移除的。

手指上还有好多真的戒指哪!

这么一路暴走着就到了5点多,也差不多是博物馆的闭馆时间了,走了将近3小时。这也就只是勉强看了大部分经典展品而已。然而就算再给我多点时间我也……走不动了!Orz... 最大的观感就是,其实也没啥感觉……毕竟自己对世界历史和文明不熟悉啊,所以像我这种没文化的人,其实来不来“大英博物馆”都是无所谓的。没有必要因为大家都来就来,我的原则是,不装逼…… 当然从没去过的,去一次感受一下还是可以的。我只是说,看到那些所谓的“镇馆之宝”,其实没有太大感觉,因为不知道里面的背景、理解不了其中的意义。

从博物馆出来,就准备再到刚才去过的旁边那条路上去逛逛(后来才发现,原来这条很热闹的路就是著名的购物街“牛津街”),因为那里有一家“Lush”,要帮Cissy买东西。

在路口的时候珠美被派发了一瓶可乐,“零度可乐”印象中都不好喝,但毕竟是免费的啊!

5点40分来到了“Lush”,蛮大的一间。

东西很多,琳琅满目的。人也不少,我看1/3都是中国人……

这次总算帮Cissy买到了她要的漱口粒,一样要排队买单,我就买了一罐到哪儿都会买的润唇膏。后来用了,是磨砂感的,感觉一般。其他很多东西虽然很美,但感觉也不是很实用,而且好多都是液体,很重。

正好“Lush”旁边还有一家“Boots”,就又进去看了下,果然还是没有“No. 7”。这家“Boots”蛮大的,还有二楼。上去帮老同学看了下她想买的养护眼睛的保养品,然后还看到了整柜的咳嗽药。如前所述,虽然当时咳嗽还是很严重,但一来不知道英国的药对不对路,二来马上就要回国了,所以就决定不买了。

这就是“牛津街(Oxford St.)”,虽然没时间逛了,但感觉如果有时间的话,还是可以逛一下的。我记得在往回走的时候,路上遇到一个黑人女性,一个人,突然之间就在大马路上指天狂吼,我也没听出她在吼啥,而路人则都很淡定的盯着她看。不知道是她精神有问题……还是突然之间入戏了?

回程路过一间叫“Whittard of Chelsea”的老字号茶叶店,进去转了圈。

包装是真的好看,虽然我也没买,但是看看足矣。

6点30分来到地铁站,又是晚高峰的节奏。这下可好,人多的都排到通道里了。

我为这位高个子的老外深深的表示遗憾……

差不多7点到家。我忘了是这天晚上还是前一天晚上,回家时在大门口遇到一小伙儿戴着头盔、提着自行车也要进门。他跟我搭讪了下,说他是住在三楼还是四楼的吧,已经住了一阵子了,应该也是来旅游然后租的airbnb,然后我说哦,我们住一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这个内向滴银成功的把天给聊死了,咳咳~ 接着就开门,跟他说Byebye,哈哈~

而此时,本次旅行团中最后一位同仁——金牌小助理,也因感冒倒下了…… 她是最后一个感染的,加上这天下午又暴走博物馆,所以等她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有点发烧了。本想拉她去附近吃一顿最后的晚餐以庆祝腐国之行圆满结束,结果她累得连动也不想动。最后变成我和樱花到隔壁“Pizza Express”外卖了两个披萨回来匆匆了事。两个披萨一共27.05胖,我们特地花光了身上全部的英镑现金19.57胖,余下7.48胖刷了卡。

是旅行一开始的时候珠美说的:到了伦敦我们去华人超市买食材然后回BNB自己做火锅,才支撑了我在黑暗料理之都这一路的旅行的……然而,终究没吃到火锅。而且一行四人从一个病号发展到四个病号,最终华丽转变成了一个残疾团,也真是始料未及的,咳咳~

吃完就赶紧睡觉了,第二天要准备哥屋恩回魔都了。

2017年10月4日

这天早上大家在家随便吃了点,然后7点15分就拉着行李出门去坐地铁了。

一个半小时之后,来到了“希斯罗机场T3”。貌似依然是在买卡的地方吧,找了自助机办理了“牡蛎卡”的退款,一人退了8.6胖,一起退到了珠美当时付款的信东篱把酒黄昏后帘卷西风卡,金额预估的还算比较成功。关于“牡蛎卡”的退款规则具体如下:

退完款就去找退税的地方。问了个工作人员好像,才知道在机场外面。

人倒是很少,基本不用排队,可能因为当时才9点的关系。先有一个中国人在门口检查护照,一看你是中国护照,就跟你开中文,跟你简单介绍下流程。

然后进到里面的小房间,有若干个窗口。我只有在奥莱买的几样东西要退税,退税单前一晚已经填好了,所以交上去工作人员检查了一下,倒也没太大问题,给了我回执,很快就搞好了。但是他没有像一般退税手续里最后一步给我一个盖章的信封让我投到邮筒,我还特地回去问了门口那个中国人,人家说就是没有的,不用担心。然后我4号退税,8号就收到钱了,这速度倒是可以点赞的。只是刷卡时8.96的汇率退税时只有8.25,这快要10%的差异我也是有点无语。不过珠美那个窗口就蛮搞的,好像是个黑人女人吧,业务不太精通的感觉,很慢,而且有一笔退税连回执也没有(我记得是那笔Longchamp),珠美问她她还说就是没有的,反正态度不太好。幸好最后钱都收到了,但珠美的钱比我晚到很多天。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不同的退税公司手续就是不同吧,退款时间也不同。

退完税就安心的去check in了。回程我的行李才17.6公斤,真心不重好嘛。话说check in也有点搞,其实我们4个人本来都已经网上值机了,结果图片里这位中东长相的小哥,很热情的问我们要不要把位子调到一起(我忘了原来我们定的什么座位,可能也是两两隔着走廊?)。其实本来我们也不是很想换的,但面对他真挚的眼神,为了不打击他的积极性,就同意了调换座位。只是我说不要坐在靠近紧急出口的地方,那里前后的椅背都不能调节,长途飞行很难受。结果为了表达这个意思,跟他比划半天,貌似他也没有非常明白。但我们看看新的座位貌似离开紧急出口还有2排,也就算了。

然后就过安检。跟国内一样,超过100ml的液体是要托运的,而且不超过100ml的液体如果要随身带,是需要装在塑料袋里的,这里免费提供塑料袋。装在塑料袋里过安检这个点我没有get到,后来18年去日本的时候也遇到了这个问题,居然还让我们花50块买了一个塑料袋……跟这个比起来,腐国安检算比较良心的……

安检人也不多,过了之后这里也有退税窗口。你看这里就有邮筒,里面也有退税信封。好像是听到过这么一个说法:小额退税在机场外面(就是我们退税的那个点),如果是大额退税(应该是买奢侈品这种,退几千块人民币的),就要在过了安检口的这个退税处退税,而且要带好实物,以供检查。但过了安检再退税肯定就不能再把东西托运了呀,也是麻烦。

此时不过9点40分,距离我们12点25分的航班还有很多时间。我们就在中央大厅周围的商场里逛了又逛。奢侈品就不买了,就稍微买了点小礼品做手办。然后很意外的是,居然在这里的“Boots”看到了“No. 7”,而且货源非常充足!还打折!一个貌似印度裔的大姐不断的向我推销,最后好像是买4送2,还有额外的折扣,我买了6瓶,折合一瓶才60块软妹币不到一点,比某宝上的便宜太多了,还是正品,感觉赚了很多!哈哈~ 总算最后时刻也完成了代购任务,可谓完美~

总算等到登机时间,开始往登机口走,越走就越奇怪:请问,出境海关在哪里?然后一直等我们走到登机口,都没有看到海关。我们这才意识到,腐国好神奇,离境没有海关……

毕竟也是在外面野了两个礼拜,还是挺想家的,而且那天正好是中秋。迫不及待的上了飞机,开始归国之旅。回去依然是国泰航空,飞机名叫“香港精神号”,但我觉得没有来的时候好。电视屏幕要么老是没反应,要么看片的时候一出字幕就跳菜单遮挡字幕。跟空姐说了也没反馈。投食的时候打开餐具袋,居然只有刀没有叉……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因为闻到有人吃泡面,所以我们也点了一份泡面。好像还是第一次在飞机上点到泡面,味道还可以。

我隐约记得我好像还点过“干姜水”,但是空姐总是听不懂我说的“Ginger Ale”,这让我很受挫:我的发音有这么差吗?!

2017年10月5日

经过将近12小时的飞行,10月5日早上7点多,我们再次来到“香港机场T1”。转机时间不长,只有一个半小时,抓紧时间先在机场里的“翠华餐厅”吃了个简单的早饭。就点了这两份东西,花了93港币。

然后就步行去登机口。在路上遇到一个小超市,稍微买了点面膜和染发霜啥的,就结束了。最后在中午11点多的时候,回到可爱的魔都。后来等国庆结束我9号开车去上班的时候,就觉得我家小福的油门松,刹车松,方向盘松(腐国的西雅特这些部件都蛮紧的),速度慢也慢不下来……幸好没有开到左侧车道……咳咳~

╋╋╋╋╋╋╋╋╋╋╋╋╋╋╋╋╋╋写在最后╋╋╋╋╋╋╋╋╋╋╋╋╋╋╋╋╋╋

终于赶在下一次出发前把腐国游记写完了。本次腐国之旅于我而言也算是意义非凡,毕竟是人生第一次国外自驾之旅。虽然初衷并不是这样的,但总算结局还是很圆满。依然感到可惜的只是时间不够,不能细细品味很多地方,甚至还有很多地方没去。想着以后若能再去一次就好了。其实前阵子也想要再去一次,毕竟不想浪费800多块的2年多次签。可是目前腐国因为脱欧问题政局动荡,搞得我们有点担心,所以最终还是决定放弃。但依然想再去的,是的,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够再去这个有着很多不同风格的景致的国家,我深深的期待着。

Posted in 2017 | 英国 | Tagged , | 2 Comments

身心不腐游腐国(33)

接下去的一个馆有点类似珍宝馆。

这面钟的结构一目了然。

对于像我们这种不懂的人而言,上面的这些展品还挺好看的,毕竟金光闪闪啊。而对于懂行的人来说,也许这些并不是博物馆里值得一提的展品。

这个展馆像一个图书馆。

“双头蛇(Double-headed Serpent)”是公元15-16世纪标准的墨西哥艺术品,是在仪式上用来佩戴在胸前的饰品。

蛇体由木头雕刻而成,外覆绿松石。蛇头红色、白色的部分是用贝类或海螺的壳做成的。

这个骷髅不知道是不是用同样的手法制造的,但它就没有“双头蛇”那么有名。

著名的“复活岛雕像(Hoa Hakananai'a)”,出自公元1000年的“复活节岛”。“复活节岛”位于太平洋东南角,现属智利。18世纪荷兰探险家发现此地时正值“复活节”,遂命名为“复活节岛”。全岛有将近一千尊巨大的半身人面石像,其中600尊被整齐的排列在海边的石岛上。

“玛雅水晶头骨”,好像《夺宝奇兵》里的那个水晶骷髅哦。

下面这些好像是“非洲馆”。

里面的展品可能不太有名,毕竟不是很古老的出土文物,有些甚至是比较现代的作品,比如下面这棵用帘卷西风枪堆成的树。

“玉龟(Carved jade terrapin)”出自公元17世纪的印度,是由一整块玉雕刻而成的。

Posted in 2017 | 英国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